×
淘心話

珍藏在盒子裡的美好

 文/里比

舊情人,一向是我和現任男友間的禁忌話題,早在交往前我們就協議,不管發生什麼事,絕對不能說出「以前的他(她)都……」因此早在我說出「我願意」的那刻開始,舊情人就被我塵封在心中的潘朵拉盒子裡,永遠不能開啟。這不是一種無情,而是一種對現任的尊重,畢竟過去都過去了,再多的「以前」,都不會等於「現在」。

在當時年輕的腦袋中,只希望我和他分手後,我可以不被討厭,所以我問了一個很愚蠢的問題:「在你心中,對你而言我是什麼樣的人?」其實答案不管是什麼,對我來說都應該不具有任何意義,因為他的答案不會是我下一段戀情的「推薦函」。他當下沒有立刻回答我,卻在兩天之後發來一封訊息「你是一個很重要的人,一個會讓我在你的婚禮上狂吻新郎的人」。屆時我才明白,每個男孩心中都有一個很愛卻無法修成正果的沈佳宜,那麼,他是我的柯景滕嗎?我只希望他不要狂吻我的新郎。

也許,沒有他,我現在不會懂得怎麼去愛現在的他;也許,沒有他,我現在不會有幸福的微笑;也許,沒有他,我現在不能適應遠距離的思念。也許,沒有他,我現在不會懂得體貼的等著他的電話。現在我與舊情人就完全斷了連絡,是我刻意的不接電話、不回訊息、不接收任何與他相關的消息,雖然我們曾經在交往的過程中互相嘶吼,在分手後毫無尊嚴的挽回,這些都是好珍貴的回憶,對我來說,即便斷了連絡,舊情人也還是沒有因此變成陌生人,而是成就我現在美好的那個重要的人,但從今以後,他只能塵封在盒子裡永遠珍藏,而且絕對不是回鍋肉的好材料。

即便這是一段值得珍藏的美好,我也不會在現任的面前提起任何舊情人的好壞,因為現任情人的好不需要靠著舊情人的壞來襯托;現任情人的壞更不能讓我懷念起舊情人的好,他們是完全不相同的人,遇見了不同階段的自己,因此不能拿來比較。

謝謝你給我的美好,這讓我更愛現在的他。

Tags : hot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