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以前的情人,現在的「還好你不是我什麼人」

 文/銀座妞

「我覺得他才是這輩子最愛我的人。」哭腫了眼睛,涵涵抽吸著鼻子對我說。

涵涵說的不是她老公、不是現任男友,是一個已經分手多年的「前人」。而且當年是他以涵涵需要重考不適合交男友,把再兩個月就要參加聯考的涵涵一腳踢開的(喔!當年電話裡涵涵的哭叫聲幾乎要把我的耳膜震破,現在想起來還心有餘悸)。

認識涵涵六年,她是個笑起來眼睛瞇成線,兩頰圓潤可愛到誰都想摸一把的女大學生,涵涵什麼都好,對朋友總笑容可掬,做功課討論報告精明能幹負責任,假日也常回家看父母,還燒一手好菜又懂打扮。就是總對不該心軟的人心軟,並且該死的超會為做錯事的男人找藉口,好像他倆之間的不順遂,都是因為涵涵不夠體貼、不夠溫柔造成的。而且只要前任男友一放低姿態,一流淚一苦求,涵涵就會很輕易的回到當年交往的熱烈情緒,反覆失眠著、幻想著他倆的未來可能性。

那天涵涵說的那位最愛她的人是峰,是已經分手多年的初戀前男友。涵涵曾經對我說過當年峰對她的瘋狂追求行徑,包括當著全班面前送花,雨天撐著傘等她一小時,天天一首熱烈的情詩…浪漫如小說情節的事都做遍了。「峰真的很愛我!」涵涵眼神迷離,思緒仿彿飄回那情竇初開的年少。「嗯,他那時真的很愛你。」我心裡想,沒忍心說出來。「如果他一直很愛你,怎麼會拋下兩個月就要聯考的妳,悠哉的自己去過大學新生活呢?」

這道問題太尖銳,我不敢問。

峰在拋棄涵涵兩年後來挽回她,當時涵涵已經有了情投意合,相處融洽的新男友。

峰不放棄,不論涵涵怎麼流淚拒絕,怎麼落狠話「我跟我男友很好,我不會回頭。」,「你快點交新女友,我祝福你。」…峰只是不改追求,一遍又一遍的跟涵涵承諾: 「我這輩子最愛的女人就是你,永遠不會有人超越你在我心裡的地位」、「不管多久我都會等你,沒有你我乾脆出家算了!」、「我根本被辦法想像別的女人在我懷裡啊!」…

這些話肉麻至極,連局外人的我都要以為現實生活演出瓊瑤劇了。更何況是自以為瓊瑤女主角的涵涵,她以為遇見了命中注定的真愛。

於是她很抱歉的跟現任男友說自己需要靜一下。任無辜的現任老實男友怎麼苦求怎麼傷心流淚,涵涵就是認為非要去「追尋真愛」不可,於是跟現任男友協議暫時分手後,回到了峰號稱永遠只為她敞開的懷裡。剛復合甜滋滋,沒想到過沒幾天那些之前就彼此討厭的陋習,吵架的點又浮現出來了,還越演越烈,因為分開的歲月彼此又有了新的習慣和價值觀,舊問題伴隨新裂,縫導致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涵涵幾乎受不了峰的歇斯底里和精神虐待,「妳是不是以為是我挽回的就可以用分手威脅我?」、「妳以為自己條件多好還敢挑剔我?」峰吵架的時候嘴巴不留餘地,一如當年。涵涵突然清醒了,那些當時導致分手的問題永遠都不會解決,這跟峰嘴裡說有多愛她一點關係都沒有。峰就是峰,永遠都不可能變成另一個他嘴裡說的人。

「現在我成熟,冷靜,根本不可能會對妳生氣,妳在我眼裡就像小女孩,我對妳只有包容…」峰之前是這樣告訴她的。

想開的那天,涵涵靜靜的把許多對話紀錄刪除了,東西也扔掉,她打了通電話約峰出來,告訴他「謝謝你以前愛過我,現在我已經找到想珍惜的人了,祝你幸福」。

不知道是因為想要懺悔還是惱羞成怒要扳回面子,峰炫耀地告訴涵涵一個秘密「你以為我沒人要嗎?告訴你,在跟你分手後兩年內我交了16個女友,每個都差不多交一兩個月,玩膩了就換下一個…」峰以為他將要把涵涵當紅粉知己,可以跟她分享自己的不堪和劈腿經驗。可是就在那一瞬間,他永遠的釋放涵涵了。也把自己吹了多年的大氣球戳破了,裡頭滿滿的粉紅色謊言。

以後除了偶而飯後把這段故事拿出來讓姊妹笑笑,涵涵再也不提起峰了。我想她終於了解她的初戀前男友了,分手多年以後。

當我們在一個人懷裡的時候,愛讓我們很難看清對方的真實面貌,等到你平靜的當局外人了,也許可以更客觀冷靜的鑑賞舊時的情人,或許你會突然醒覺─還好你不是我什麼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