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重拾熱戀時的包容

 文/吳若權

伴侶漸漸從「相敬如賓」走到「相敬如冰」,很可能只是起始於彼此以玩笑方式互相吐槽、或是給對方過多的批評。

似乎多數伴侶,都會經歷從「無話不談」到「無話可說」的階段。這時候兩個人的關係還能維持下去,所憑藉的已經不是親密浪漫,而是互相依賴的習慣。呆坐在沙發的兩端、分躺同床的左右、悶在汽車的前座…… 是的,儘管兩人都已經分不開了,也沒有什麼非分不可的理由,可是各自的心裡都有一個共同的疑惑:難道,我這輩子就要跟這個人這樣耗下去嗎?
無解!
答案,不敢去想。若想了就要失眠,或是得到憂鬱症。
回頭問自己,怎麼會走到這個地步呢?答案,似乎還是不清楚。
很少人知道,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初戀時握在電話兩端怎麼聊也聊不完,依依不捨,說了N次「好,那我要掛電話囉!」卻還是天南地北哈啦到天亮的兩個人,在短短的幾年之內,很快地從「靈魂伴侶」走到「遊魂不理」的地步。
甚至,只要對方一開口,就有想要逃離現場的衝動;若勉強待在同一個空間,深怕自己會忍不住喊出:「請你閉嘴!好嗎?」而尷尬萬分。

和心愛的人聊天,不是開辯論會,別爭強好勝

倩蓉對這樣的窘境,體會得非常深刻。她和峻昌交往三年,關係從親密得快要窒息,漸漸變成無聊到差點不能呼吸。尚未認真檢討真正的原因之前,她認為主要的問題還是出在峻昌身上。
脾氣好、負責任、工作認真、對感情忠實……沒錯,即使到了這一刻,倩蓉依舊認為這些都是峻昌的優點。
她也不否認,這些優點的另一面,峻昌有些令她覺得難以忍受的缺點,例如:只會講固定幾個笑話,重複千遍也不厭倦。剛開始的時候,她真心覺得好笑,但聽了千次之後,她實在笑不出來。
又如:峻昌不愛閱讀,只看電視娛樂節目,跟他相處久了,漸漸暴露出他思考欠缺深度的問題,就算認真要跟他聊天,也回應不出什麼東西。感覺上很像是在和他打羽毛球,她發球出去之後,他次次都漏接,撿球撿到最後,彼此都累了。
以上是倩蓉的觀點和體會,換站在峻昌的立場,他可不這麼想。
峻昌認為,好歌都能聽上千萬遍,為什麼經典笑話不能重複講。倩蓉應該學習欣賞別人講笑話時的努力和態度,而不是苛責笑話的內容要更新。他覺得下班以後就是休閒時間,和心愛的人聊天,又不是開辯論會,幹嘛要這麼累?再說,如果真的要認真抬槓,只怕辯論到最後會更傷感情。
乍聽之下兩人申訴的內容都各有道理,若要互比高下,還真是存在著男女大不同的差異。可是,觀察過許多伴侶溝通的話題,漸漸從「相敬如賓」走到「相敬如冰」,很可能只是起始於彼此以玩笑方式互相吐槽、或是給對方過多的批評。幾次不愉快的收場之後,兩人都不願意再輕易掏心。
伴侶從「熱情如火」到「沉默不語」,往往速度驚人,連自己都沒發現。但是,解鈴還須繫鈴人,打破僵局的唯一方式,就是真誠地傾聽,不要急著做評論。放下主觀與偏見,用加倍的欣賞與包容,才能讓感情回到當初的溫度。
尤其,不要太快給出個人意見,適當保留針對性的批評,更必須「忍住一時」的衝動。否則,很容易功虧一簣,再多的愧疚與抱歉,都挽救不回彼此漸行漸遠的關係。

女人先閉嘴,男人才能重拾浪漫

強調「對事不對人」的那套說話理論,完全不適用於兩性溝通。在男女關係中,任何主張都會被解讀為:「你分明是針對我來的。」唯有多讚美、少批評,才能化解彼此的緊張關係。千萬不要抱著「愛之深、責之切」的心態,急著要糾正對方;只需讓對方盡情發揮,再用耐心靜靜欣賞,用愛心多多包容。
特別是在女性愈來愈傑出、愈來愈優秀的這個時代,要能在唇槍舌戰發生之前就適度地讓步,才會擁有比較圓融的兩性關係。
因為語言表達能力是女性天生的強項,俗語說:「好男不與女鬥」,通常講的都是鬥嘴,不是比力氣。自古以來,男人有自知之明,懂得避開自己的弱點,以免失去寶貴的尊嚴。
然而,為人處世的態度帶有攻擊性,是男性與生俱來的本能,偏偏說話方面又容易敗給女人,只要嚐過幾次敗下陣來的滋味,聰明的男人就會勸告自己少開金口,以免惹出更多是非。女人卻把男人的防禦反應解讀為「他是想要以冷戰逼我認輸」,於是心結更加糾纏難解。
話說回來,這也是男人自己必須面對的功課。在口頭上扼殺浪漫,不能只推說是對方的錯;從心靈裡重拾熱情,彼此都有責任。願意承擔、願意改過,就會重新啟動心靈的交流。

———————————
吸引力集氣小語
互相送出愛、平靜、善意給對方,
這些脈動會被潛意識接收,帶來彼此信任、愛意、與尊重。 ——約瑟夫.墨菲

本文出自《莫忘愛的初衷》時報出版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