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空虛、寂寞、覺得冷

這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什麼鬼神妖怪的靈異傳說,也不是玩弄心機的複雜社交圈,更不是那些為了和你上床就什麼話都說的出來的男人。最可怕的是自己在這些日子裡以來,不知不覺被改變了,然而若不是一個十年沒見的朋友突然說:「妳變了耶,以前那個做什麼都不顧後果的妳去哪了?」這句話,就像聽到「你被裁員了」的當下,無可奈何卻又震驚不已。

她上一個男友不管大事到小事,總是會幫她準備周到,讓她和身旁的朋友都覺得她是一個很幸福的女人,可是越周到的男人越會覺得自己有種服務大眾的使命感在,在某個周末晚就服務到別的女人床上,後果當然就是各走各的路。

後來結交到現任男友,由於他個性比較內向孤僻,鮮少和她的朋友們一起聚會,所以朋友大家對他評語也不多。在姊妹們的下午茶聚會裡,總會聊著一些無關緊要的感情事,其實也不是生氣的說自己男友的壞話,大概就是朋友問一句,自己就簡單地回應了幾句感情近況。

她每次說的話題大概都是男友不夠體貼,因為一下子從以前被細心呵護的感情模式轉換成凡事靠自己的感情模式有點不能習慣,他老對她說:「妳可不可自己處理呢?」這句話,一開始會為了這句話生氣,偶爾還會故意大作文章發發脾氣,可是結果總是冷戰到沒有一個結論,於是她的脾氣好像也改變了,變得在每次發生這種想找人幫忙卻找不到人幫忙時顯得非常有耐性,不容易發脾氣,因為自己知道,生氣是多餘的,現狀不會因為生氣有任何改變,但說穿了,骨子底還是生氣的,生氣對方怎麼那麼強勢,生氣自己怎麼那麼軟弱。

有幾次朋友跟她說:「妳應該試著放下自尊心,該撒嬌就要撒嬌,男友應該就會比較願意幫忙吧。」

她說:「可是我不會撒嬌啊,撒嬌很噁心耶,應該是男友要主動去幫忙女友吧。」

一段關係本來就該用點小手段跟小心機,好比對方幫你做了什麼事情,你會懂得說謝謝還會再稱讚一下,這樣對方才會心甘情願的幫你做事情啊,這不是什麼談感情還要心機重城府深或用詭計才得到對方的付出,這是一種付出與回饋,大家都要互相,感情才會融洽。

而她被現任男友訓練到非常獨立,甚至讓旁人都覺得『他好不像妳男友喔』、『他像脾氣很大的老闆』、『妳比較像他公司裡的員工,不能生氣,只能默默承受』…等,因為他們倆經常講沒幾句話,男友的脾氣隨時都在引爆邊緣。好比說聊到想要買什麼物品,男友也開始往『妳這個虛榮的女人』的態度來結束話題;聊到未來的結婚計畫,他也先下手為強的說:「不管怎樣,以後妳不能過問我的金錢流動、交友狀況、工作細節…因為這是我在意的隱私。」;或者是她剛好公司有活動需要休假的他幫忙協助,他會開始奚落她的工作怎麼那麼麻煩,然後還會說:「妳朋友不是很多?為什麼不找他們幫忙?」

她每次聽到這種話,內心都會吐血甚至想抓自己頭去撞車的擋風玻璃的畫面,可是她韌性超強,是說猶如絲襪一樣,怎麼拉怎麼有彈性,就這樣把性格磨成另一種性格,不是沒脾氣,是為了不吵架而不生氣。

兩人之間,不幫忙就算了,還喜歡持續去向對方講一些風涼話,這導致他每次不耐煩的說:「妳說啊?妳說啊?妳到底有什麼不滿的?」她總是沉默以對把話吞回去,從以前會試著說說看到現在不說也罷。

大多時候,她覺得空虛、寂寞、覺得冷。

不過這最後更可怕的是,明知道對方不可能會變,而是自己早就變了,在不知道要怎麼辦的無力感下,就這樣默默地又過了三年…

 

高中廣告設計畢業後便在藝文網站『失戀雜誌』裡當駐站作家,左手寫字,右手畫圖,以輕鬆詼諧的生活態度來觀察人生的每一刻並且紀錄下來發表在網路平台上,也因為個性活潑外向開始接觸電視節目,口無遮攔、辛辣直接是觀眾第一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