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安全感女人

 文/陳慧如

這世界上,有一種女人,當你和她在一起的時候,會有無比的安全感。
我的好友碧,就是這樣的安全感女人。

我們十六歲就認識了,到現在,認識彼此的長度,已經超過歲數的二分之一,而今後,我們陪伴彼此的時間,只會在人生的比例中越佔越多。

我有一群這樣的朋友,國中同學,高中和大學的社團同學,跟任何一個人在一起的時候,我不必解釋任何事,甚至不需要提起自己最近在做什麼,我們就可以很自在地相處。

碧也是這樣的朋友之一,不過她對我而言卻還要更特別一點,從十六歲到十八歲的那兩年,我和她在一起的時間比家人還要多。
我們同社團不同班,但一放學就黏在一起。我記得,我們總是在放學後,走過那長長的總統府前,再走一段到館前路去補習,不補習的日子,路徑依然一樣,只是一起在重慶南路等公車。我回家的公車,其實學校門口明明就有站牌,但是為了可以跟她一起,我每天都陪她多走幾百公尺去等車。

碧是我認識的女生中,最溫柔的一個人。或許因為我自己個性裡最欠缺的就是溫柔這一項,所以我格外喜歡也格外羨慕溫柔的人。
我欣賞的溫柔,並不是猶豫不決或優柔寡斷的那一種,而是以溫柔體貼的角度,去理解別人所說的語言跟立場。

以前在高中社團,感情再好的我們,也會有猜忌,有爭執,有任性與不諒解,但是不管是誰做的事,碧永遠都會用一種溫柔的態度去包容對方。

那是一種非常神奇的力量,我深深地被這種力量吸引,只要跟她在一起我就感到非常安心,我知道自己永不會被誤解,即使小小地放縱也會被原諒。

後來我們讀了不同的大學,依然密切地來往,直到今天。我們總不會忘記每隔一段時間就給對方打電話,買到喜歡的東西就多買一份給對方,一起逛街,一起講很多很多的話,我們會向彼此,鉅細靡遺地描述自己身邊的人跟生活狀況,因此即使沒有見到對方的全部朋友,那些名字也都是熟悉的。甚至包括家人的狀況,我們總是隨時可以切入一句「妳媽媽最近身體怎麼樣」或者「我姐她上次去哪裡哪裡」,這麼多年來從沒有隔閡。

碧到哪裡都很受歡迎,不管是在學校,或者是公司,她永遠是那個表現最好卻不會使人嫉妒的人,因為她總是那麼大方無私地幫助別人,總是那麼溫柔地聆聽別人的痛苦與埋怨。

以前她的工作必須與客戶面對面,非常跋扈的人直接拿起茶杯裡的水往她臉上潑,她也不生氣只是繼續耐著性子向對方解釋公司的立場,說到最後連那客戶也認輸了。這就是她,如果哪裡發生了戰爭,我相信她就是那個能夠用幾句話就使對方收起刀劍的大使。

她在任何團體都會成為核心,因為她是那種很容易被人需要的人。有難題妳可以找她幫忙,有牢騷妳可以找她吐露,作為她的同事或朋友,你可以把自己最難堪的那一面攤給她看,知道她不會嘲笑你,還會用最包容的態度來理解你。

在她的家族裡,兄弟姊妹們有事第一個一定找她商量,連爸爸媽媽也不例外,家裡大事小事誰生病誰闖了禍,爸媽都先打電話跟她討論。她不是老大,卻像是一家之主。

我每次很生氣的時候,就會想要打電話給她。因為她可以使我的情緒平靜下來,再憤怒再痛苦的事,只要告訴她,就像震波被稀釋了一樣,我會慢慢從她溫柔的安慰中,找到正確的方向。

碧結婚的時候我非常激動,就像把自己最心愛的東西拱手讓人一樣,我參與了她人生的每一階段太多太多,對於這個真正能夠佔有她溫柔的男人(其實也已經是我的好友),我感到十分嫉妒。
我還記得結婚那天碧請的攝影師,要我錄一段祝福的話,我說的是:「你這傢伙,知道自己是這世界上最幸運的男人嗎!」

我有時會想,有些女人為什麼很漂亮也很完美,卻引不起男人求婚的興趣?
我有時會想,真正讓男人有衝動,想把身邊這個女人打包回家的原因是什麼?

在碧的身上,我找到了答案,或許不能用來解釋以上全部的疑問,但可以作為答案選項之一。

那就是,一種使人能夠信賴,能夠放鬆,想要擁有,想要緊緊握住的,安全感。

本文出自《愛,一個人也很好》高寶書版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