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大部分的男人,都沒有生活可言

 文/史提夫.畢度夫

男人們到底哪裡出了錯?簡單來說,答案就是大部分的男人都沒有生活可言。男人認為是生活的,往往只是一齣戲,每天早上男人把面具硬往臉上套,直到晚上睡覺才拿下來。大部份的男人每天竭盡全力地生活在謊言中。對此男人已經感到如此習慣,以至於完全沒注意到這點。

這並非亙古以來就存在的狀況。綜觀歷史,有時候男人的確需要「硬充好漢」,但是他們也可以不要演戲,如此才能好好去愛別人、放聲大笑、與人維持親密關係、或是感受哀傷,培養友情。至今男人都還是一直把面具戴著,面具背後通常是困惑或驚慌的表情。大部份的男人畢生都裝成一副沒事的樣子,但實情卻非如此。假裝自己沒事的生活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生活。

這個問題很早就出現。通常男性在十五、六歲時就會遭遇到「蛻變為男子漢」的問題,男孩開始試著從男性的刻板印象中去挑選要扮演什麼角色:是個很酷的男人、苦幹實幹的男人、乖巧的小子、男子漢,或者是「敏感的新好男人」。最後男孩會選擇一個角色定下來,他所選的角色對於自己的社交生活(包括在家裡、在學校以及在街上鬼混的生活)是最有利的。

這個角色的面具上往往會帶著一抹不變、假假的微笑,好像在對別人說:「沒關係」或是「我很好」。選擇蛻變角色的過程大多在不知不覺狀況下完成的,男孩們對於自己正在做這件事根本就沒有概念。而且,因為他周遭的男孩們也都是這樣,更讓他們感覺到這件事是理所當然。

男人的寂寞是自找的?

面具自有其功用:它們可以遮掩脆弱的一面,避免露出真性情——對於那些不知道自己本性為何,或者不知道自己應該有什麼感覺的男孩而言,面具是非常重要的。戴上面具後,沒有人可以傷害他們,如果別人看不見他們的真我,也就不能嘲笑他們、拒絕他們、或者評斷他們。他們大可以「遊戲人間」。

但是裝酷是必須付出代價:這樣的男人們,就像躲起來似的,不以真我示人,感到很寂寞。當父母察覺兒子把自己封閉起來時,會感到很悲傷。至於男孩的朋友們,本來有可能成為女朋友的人、或是其他長輩,如果也察覺到男孩為自己砌起一道高牆,原本想伸出援手的人們都會因此退卻。而最痛苦的還是這些即將成為男人的男孩們。一旦戴上了面具,他們一輩子都無法好好療傷,也不能真正去愛。

大部分的女性沒有這種問題。只要花幾小時觀察一群女性(特別是那些年紀比較小的),你會發現,她們都比男性更為真誠與活潑。在她們的言談舉止以及笑容中,自然地散發出內心真正的感覺與氣質。女性有她們自己的問題,但是大多數女性的表現至少都表達出真正的自我。一般而言,女性比較清楚自己的本性以及想要的是什麼。

這種性別差異是從何而來?不管是男孩或女孩,一開始的狀況都很好,孩子的本性就是有開闊的心胸,他們期待的生活是快樂而充滿冒險。這就是為什麼一群孩子們在一起時總是那麼快樂。

然而小男生的心靈很早就開始萎靡不振,到學齡時他們已經變得死板板、總是一副不自在的模樣。而到十幾歲時,他們身上每吋肌膚彷彿都寫著:「我不快樂」。長大成人後,他們變成像被豢養在動物園裡的老虎:四處徘徊、困惑而呆滯,身體裡蘊藏著無法發洩的巨大能量。他們感覺到人生不應只是如此,卻不知道還有什麼是自己可以做的。所以他們用畢生的時間偽裝自己,在朋友、家人與自己面前,裝出一副沒事的樣子。

壓力超載

整天都處於偽裝狀態實在很累人,所以男性遲早都必須面臨「壓力超載」的時刻,這沒什麼好訝異的。

有時候,他們會像靈光乍現般隱約看到自己應該做些什麼改變;有時候他們會發現自己在大自然中獨處,不管是衝浪或者觀賞夕陽,突然感到自己與海洋、樹木和天空之間存在著上天恩賜的關聯。

當他們與某位女性相處時,會發現自己有股強大的熱情,或是溫柔的親近感。也有可能在和孩子們玩耍時,突然覺得自己的赤子之心還在,充滿活力。他們彷彿看到了什麼,雖然令人不安,但卻如此美好,但那感覺隨即消失無蹤。他們沒辦法找回那種感覺,又回到自己的生活常軌中,但內心其實已為之撼動。他們發覺自己的生命有所欠缺。

「壓力超載」有時會是突然出現的。如果有人擅於壓抑自己的真感情,這種內在張力可能會持續累積,但他們卻視而不見。某天,就像個充滿壓力的鍋子一樣,突然超過臨界點,接著立刻造成嚴重的損害——有可能是身體健康突然出狀況、令人感到羞恥的事發生、事業受到重大挫敗(從各種跡象看來,都是自作自受),或是場驚人的車禍,顯然他們自己就是肇事者。

然而出現的狀況通常不會那麼戲劇性,只是有種絕望的感覺慢慢逼近。他們會突然懷疑身邊的人並不愛他們(通常不是這麼一回事),發現沒人了解自己(通常就是這麼一回事)。轉瞬間,他們與自己的生活開始脫節,關係變得薄弱無比。

本文出自《說男人的壞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