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權威是危險的吸引力

Share

文/吳若權

Advertisement

愛情的吸引力,最好不要單向地建立在欣賞對方的權威,這對兩人的相處,會是一個阻礙。
伴侶之間,還是要互相欣賞,彼此尊重,才會幸福長久。

陪著朋友去試鏡,後來卻被導演看上,搖身一變成了大明星?

類似的奇遇,雅馨在報紙的影劇版上不只看過一次,但大多時候,她都認為那只是明星炒新聞時刻意編造出的戲劇性說法而已,並不全然相信那會是真的。

直到在尋覓感情的途中,這樣的劇本在自己身上演出,才發現人生真的有些奇妙的緣分。

好友碧芬的弟弟在當兵,放假回家時,常提到部隊裡的班長阿海人長得帥、體格又好、個性耿直,而且目前還是單身,要推薦給老姊當男友。

當時正好軍教片當道,碧芬對部隊生活也感到好奇,在一次允許家屬參觀營舍的假期中,碧芬邀請雅馨一起去開開眼界,順便一睹這位阿海班長的丰采。後來,碧芬和班長彼此沒有看對眼,反而幫雅馨牽到紅線。

雅馨和阿海開始第一次單獨約會之後,確認了雙方繼續深入交往的意願,她坦言:「那天去參觀部隊,看你肩上披掛值星帶的模樣,真的好帥!」
看見她仰慕的表情,阿海有點於心不忍,但想了一下,還是決定告訴她實情:「部隊已經在考慮要取消披掛值星帶的做法,等到正式生效以後,將來值星帶可能會就此消失。」

聽到這個消息,雅馨感覺既詫異又失望。

頓時,阿海的魅力彷彿被打折了。

後來,雅馨跟碧芬提起這件事,被譏笑說:「妳是愛上值星帶,還是愛這個男人呀?」

雖然整個過程多少都有點開玩笑的意味,卻也很直接地反映出男女交往時的一個議題:即使絕大部分的女性愈來愈優秀、而且獨立,但是對於某些女性而言,男人的權威可能是一種吸引力。

剛認識時仰慕對方權威,交往後可能會爭奪權力

權威這個特質,在交往初期是加分的,但一旦喪失之後,男人的魅力也跟著失去光環。可是,如果男人繼續以他的權威吸引女伴,除非對方永遠想做一個小鳥依人的小女人,完全不想要有任何自己的主張,否則兩人相處到熟悉的階段,必然會出現「爭奪權力」的問題。

衍生這個觀點,可以很快地發現,愛情的吸引力,最好不要單向地建立在對其中某一方的權威上,這種崇拜與仰慕的情愫對兩人的相處,會是一個阻礙。伴侶之間,還是要互相欣賞,彼此尊重,才會幸福長久。

在我出版的作品《我的愛情,我說了算!》中,鼓勵所有曾經在愛情中委曲求全的朋友,勇於「拿回愛的主導權」。有些讀者光看書名、尚未閱讀內容,就提出疑問:「萬一相愛的兩個人,都因此而爭奪主導權,該怎麼辦?」

其實,所謂「拿回愛的主導權」,是主導自己該負責的部分,例如:自己的作息、自己的健康、自己的情緒、自己的規劃……這些都要靠自己決定,不能找藉口說:「因為對方怎樣,所以我只好這樣!」這是不負責任的說法,等同於放棄自我的權益,卻得不到對方的尊重。

就算因為顧及這份愛,而必須有所妥協,也一定要是自己考慮過後的決定,而不是因為對方逼迫才不得已這樣做。

除此之外,有些決策牽涉到各自不同的專長,例如:享受美食、投資理財、維修電腦等。這時就應該要讓比較懂得專業的一方做決策,不要因為誰的掌控欲比較強烈、或是誰說話比較大聲,就取得決策權。若只是為了討好對方、或懶得去管,就很不理智地奉上決策權,最後只會落得兩敗俱傷。

願意授權之前,要先看對方是否有能力

銘軍自稱是「怕老婆俱樂部」會員,從決定正式「以結婚為前提」交往以後,就同意杏娟的要求,把所有錢財都交給她管理,用以表示具體的承諾,藉此換取她的信賴,以便將來論及婚嫁時可以有助於婚事的進行。

不自量力的杏娟感到很開心,還到處跟親友炫耀,自傲於她尚未結婚就已經掌握了經濟大權。

然而,並不擅長理財的她竟擅做主張,聽信剛認識的理財專員推銷,把銘軍的錢拿去買基金、保險、股票,沒多久就把錢都虧空得差不多了。等到兩人真的要結婚的時候,已經欠了一堆債務。

這時候銘軍才深深後悔,不該輕易讓渡自己財務的主導權,損失了金錢、也傷害了感情。

除了以上的個案之外,還有另一個極端的可能是:如果兩人的專長有很大的重疊性,該如何分配主導權呢?

其實,效法部隊「值星班長」的做法,也是可行。兩人可依照時間或次數輪流做決定,互相學習領導與服從的概念,在過程中學習同理,更可以體會彼此的立場,相處得更融洽。

———————————
吸引力集氣小語
想像你渴望的目標,感受它的真實存在,
持之以恆,你一定可以如願以償。  ——約瑟夫.墨菲

本文出自《莫忘愛的初衷》時報出版

Advertisement
時報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