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男人失控的時候

 文/龜山早苗

某一天,一位結婚以來一直宣示自己「不會外遇」的男性友人找我出來,和他見面以後,我發現他的樣子有些奇怪。看他心事重重,卻又刻意說一些無關緊要的閒話。

「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不經意地一問,他好像終於等到我開口似的,將身子往前移,然後壓低聲音開口。
「我啊、好像有點怪怪的。」

這句話不禁勾起我的興趣。
「我始終覺得,我是那種一旦和女人交往就會陷得很深的性格,搞不好還會把家庭給毀了。我很怕發生這種事情,所以寧可去風月場所,也絕不跟一般的女人談戀愛。這點妳是知道的。」
他的名字叫坂本忠明,是一個四十二歲的上班族。我們從學生時代起就認識,相交超過二十年了。雖然不常見面,但每次見面的時候,我們都會用學生時代的心情打屁閒聊。
坂本先生有一個從學生時代起就交往的同齡女友,兩人在二十五歲的時候結了婚。在婚宴上,他當眾宣示自己絕對不會搞外遇。根據他的說法,「瞞著老婆去風月場所不算外遇」,所以我知道他偶爾會去風月場所。他下定了決心,絕對不染指無法用錢解決的關係,實際上,他到了四十歲好像也還一直堅守這個原則。

「沒想到,就在長子就讀高中、次子也進入中學就讀的時候,我好像突然碰上了不少桃花劫。」

這就是他的說法,換言之他自己的原則似乎開始崩解了。
可是真正令我吃驚的,是坂本先生在這一年來竟然和四名女子發生關係。坂本先生對這四名女子,各有某種程度的感情,結果成了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曾經信誓旦旦自己絕不會外遇的坂本先生,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其中一位住得很遠,我們很少見面,她是我在出差的時候認識的,平常幾乎都是靠簡訊在聯絡。但是其他三個人有的住在東京、有的住在近郊,每個月大約可以碰到她們一次。當然,有幾個比較常見面,有的會稍微保持一點距離,我也常捫心自問自己到底在幹什麼。」
他說,有的對象是在工作時接觸的,有的則是在酒吧之類的地方認識的。和她們聊過以後,每一個都有吸引他的特質,幾次見面便建立了深厚的關係。
「你原本不是否定婚外情的嗎?」
我試著用挖苦的語氣問他,只見他羞愧地低著頭。

「是這樣沒錯,但我和其中一個比我年長的女人喝酒時,她突然向我訴苦,說她雖然很想做愛,但是老公糖尿病不舉。聽到這句話,我心想『這下哪有不上的道理?』腦子裡同時想到,放著送到嘴邊的肥肉不吃可是男人的恥辱。若是從前,我聽到這種話一定會裝蒜到底,然後飛也似地逃回家,可當時不知道怎麼搞的,心裡有一種『不能逃避』以及『想要解開自己長年禁錮』的念頭。因為我們是單獨在酒吧的吧檯喝酒,於是我試著握住她的手,她也用力回握表示同意。我想這下沒問題了,於是直接離開酒吧,招了一輛計程車直奔賓館。她只是默默地跟我走,並沒有說話。我們經歷了一場激烈的性愛,事後我不禁覺得,原來我多年來禁止自己做的,竟然是這麼微不足道的事情。從那之後,我只要看到喜歡的女人就會忍不住誘惑她們。現在對我來說,去風月場所花錢解決的行為好像過眼雲煙一樣。」

四個外遇對象當中,一位住在遠方、另一位是人妻,其他兩位則是離過一次婚的女人和沒有結婚經驗的單身女子。那些人妻和他的立場相同,所以比較能劃清界線冷靜交往,但坂本先生和另外兩位目前單身的女子,似乎偶爾會發生一些問題。

「那兩位都是擁有工作的獨立女性,跟她們在一起我總覺得有種束縛感。我知道她們都很在意我有家庭,所以我也不會一一跟她們計較,可是有的時候會覺得很沉重。有一次,我和其中一個單身女子說好了要一起約會,不過當天我突然接到老婆身體不適的通知,必須要趕回去才行。我不想在這種事情上撒謊,於是打電話把實話告訴她。誰知她反問我,萬一她身體不舒服我會不會也趕去看她?她的話讓氣氛頓時變得很凝重,後來我就漸漸和她疏遠了。我很想見她,卻又很怕和她見面。」

坂本先生工作勤快、重視家庭,是個普通的正直男性。正因為如此,他才會很害怕其他女人侵犯到自己的家庭吧。但是他已經體驗到和女人交往的快感,他也很清楚自己再也無法回到過去那種禁欲的生活了。

「只要一想到東窗事發的風險,我就覺得和她們交往真的很恐怖。不過一有機會,我還是無法壓抑自己想和女人交往的欲望。」

本文出自《跟老婆不能做的事》高寶書版

Tags : 女人心事
高寶書版
高寶書版,用心出版 ♥ 我們將用心推薦並出版許多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