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給已知戀人的愛情簡訊——蔡康永(二)

愛白網 張佳寧

所以他放任那些記者和觀眾們去猜測他的感情生活而不予回應。所以他第二天依然打扮得頗有趣味地去參加”WORLD OF WEARABLE ART”大賽。所以他遊走在那一件件奇裝異服之中履行著評委的職責。

因為他是蔡康永。

“WORLD OF WEARABLE ART”大賽的主辦者一開始想要找一個參與過時尚工作並且對五花八門的當代藝術感興趣的人,而且這個人最好自己也時常穿得怪怪的。

當年蔡康永曾經受台灣康泰納仕樺舍集團總經理兼發行人劉炳森先生的邀請,於1996年10月至1998年間擔任男性時尚雜誌”GQ”國際中文版的創刊總編輯,而後在”GQ”第一百期時成為首個身為雜誌總編輯的封面人物。

當年蔡康永曾經和焰火藝術家蔡國強一起使用火藥爆破過期的鈔票,製造出了令人刮目相看的藝術品。

當年蔡康永曾經穿著過各種令人乍舌的奇裝異服,甚至在肩膀上放了一隻「死亡筆記」里的死神Ryuk去主持金馬獎頒獎典禮,另類程度並不遜於”WORLD OF WEARABLE ART”大賽中的參賽作品。

正是因為這些經歷,所以他成為了”WORLD OF WEARABLE ART”大賽舉辦二十一年來的第一位亞裔評審。

不過這也正合他的口味。他看著眼前的蒲公英裝和木頭片貴族裝,讚嘆不已。

愉快的紐西蘭之行結束之後,蔡康永重新回到台灣。然而讓他始料未及的是,「分手傳聞」已經甚囂塵上,發展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媒體上面都在報道著蔡康永與交往十數載的男友”George”劉坤龍分手了。

是的,沒錯,蔡康永有一個男友,從1994年開始,兩人相戀至今已經有十餘年了。他不是因為同性戀而喜歡一個男人,也不是因為喜歡一個男人而是同性戀,只是他喜歡一個人,剛好那個人是同性而已。

2001年11月21日中天資訊台錄製「文茜小妹大」時,陳文茜有事無法主持,找來好友李敖代班。李敖怕一個人主持會很無聊,便想要找一個熟識的人當來賓,於是就邀請了蔡康永。既然李敖這麼賞臉,蔡康永當然欣然允諾。

蔡康永在主持節目的時候一天到晚問別人一些很尖銳的問題,然而他自己也會被別人問到很尖銳的問題。可是他覺得都還好,他覺得要是不想回答就不要回答。其實他也從來沒有遇到過無法招架於是拒絕回答的情況。

後來在節目錄製中間插播廣告的時候,李敖就問蔡康永是不是真的什麼都可以問。蔡康永很坦然地答覆他,是的,什麼都可以問。然後廣告一回來,李敖就將話題一轉,用「李敖式」的問法在閑聊時質問蔡康永:「你為什麼不結婚?你是不是gay?」他的聲音提高,完全不給人喘息的機會,「你是不是gay?」

蔡康永還是那副略帶頑皮的笑容,泰然自若地回答他:「你這是『真情指數』嗎?你套出我的真話來有什麼好處?你要介紹人給我么?」

在毫無預期的情況下,蔡康永坦承了自己的性取向。

而後,蔡康永問李敖:「你是個歧視同性戀的人,對不對?」

「我不是歧視同性戀,我是痛恨同性戀。」李敖這樣回應蔡康永。「我碰到一個女孩子跟我說,她碰到一個朋友是同性戀,『好恐怖喔!』女孩子說。她不是同性戀,可是見到這個同性戀的女孩子以後,她有種魔力心裏面感染你,使你也變成同性戀,有嗎?」

蔡康永曾經遇到過很多很霸道的人,直接在他主持的節目中表示自己完全不能夠接受同性戀。這是當面否定了他的存在,所以他或多或少都會讓對方知道自己的反對意見。

在異性戀為主要群體的世界裡,教育出了很多諸如此類的蠻橫態度,但是蔡康永沒有打算照單全收。

可是他沒有那麼霸道,沒有那麼蠻橫。

所以他永遠不會跑到一個異性戀的主持人面前去高喊「我不接受異性戀」這類的激進言辭。

於是面對李敖極具攻擊性的挑釁,蔡康永回答他,「可以的!」

就像是太極,蔡康永用溫和但是有極其堅定的言辭回擊。

李敖又接著問道:「那你是感染別人,還是被別人感染?」

「我通常都是感染別人,我在任何一個領域都感染……可是我對你非常收斂。」蔡康永很坦白。

儘管蔡康永被迫在一個凡事都以異性戀為惟一標準的世界裡長大,但是他一直抗拒被那些所謂的「惟一標準」洗腦。很多人都渴望自己和世界龐大而看不清的壓力展開潛移默化的反抗,可又沒有足夠的勇氣,頂多只是在嗡嗡作響的空氣里,幻想著逃離這由大片灰色的天所構成的世界。但是蔡康永不是這樣,他不想要被這個充滿異性戀的世界所馴服,做一個唯唯諾諾自怨自艾的溫馴愚民。

因為他不是異性戀。

他雖然不打算對這個世界造反,但是他也同樣不打算對這個世界投降。不以自己身為同性戀者為傲,但也同樣不需要以此為恥。

最後節目結尾的時候,李敖盯著蔡康永,「最後二十五秒,我告訴你,如果你把鬍子剃掉以後,我想我會kiss你!」

「哈哈哈!我終於成功地感染了你!」

這就是蔡康永的力量,語言的力量,讓「同性戀」成為一件光明正大的正面存在。

有多少的人,正是因為他們始終不敢也不肯逾越那些嚴密的所謂「社會道德規範」,所以他們之間始終隔著一段距離,這距離不大,但足夠讓細如涓流的感情側著身子飛逝。欲愛不能,欲說還休。

對於這件事情,蔡康永後來曾多次表示,能夠敢於「做自己」的人很幸福,他也承認自己很幸福。他從來都沒有後悔過出櫃,因為他無法把謊言掩藏得太久。自己放得開,整個世界才會看得開。如此一來,所有的迭變就都能夠經歷風雨之後,卻不至於沖毀那條漫無盡頭的旅途。

蔡康永的父母都已經過世了,在他們生前蔡康永從來沒有對他們提起過自己的事情。喜歡男生的事情。不過他猜他父母知道。因為從蔡康永念中學開始,他母親就想要幫他安排去跟那些達官貴人家的小孩相親。她會說今天誰家的女兒在辦生日派對你要去參加,然後蔡康永就會乖乖去參加。可是他們發現他從來都表現得很冷淡。

可惜他沒有沒有機會親口向他的父母出櫃了,不知道這到底是幸,還是不幸。

(未完,待續)

©文稿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愛白網」。

Tags : 蔡康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