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如果你真的在意我

屋內瀰漫著一股甜膩略帶焦味的香氣。 

「你在做什麼啊?你買了蛋糕嗎?」我笑笑的問。

他抓抓頭髮,一臉為難的表情,五官全部皺在一起。

「嗚…嗯…唉…妳等我一下…」

他走進廚房,端出來一盤深咖啡色的食物。

「因為做的很失敗,本來想默默丟掉的…」

他乾笑。

近看那咖啡色的物體,原來是被焦糖包裹著的,一片一片蘋果,邊緣還看的出淡黃色的派皮。

「反烤蘋果派。」我說。

先製作焦糖蘋果,再覆上派皮放入烤箱,完成時直接倒轉烤模,形成蘋果在上、只有下層有派皮的法式蘋果派。

在等待他把蘋果派切塊的同時,我恍惚想起多年前的記憶。

當時我跟另一個男人在一起,出社會不久的我,連同大學時打工存到的薪水,和男人約好要參加旅行團,一起去見識一下歐洲的風景。

該付的錢都付了,為了旅行而買的新衣服也準備好了,在出發前兩天,男人卻為了一個蘋果派跟我分手。

我很愛蘋果派,但我討厭肉桂的味道,我跟男人提過很多次,但他依然買了一個加了肉桂的蘋果派給我,我半是撒嬌半是抱怨的說:「這有加肉桂…人家討厭肉桂的味道啦…」

沒想到男人因此爆發。

「只不過是多了肉桂的味道有這麼嚴重嗎?我實在受不了妳!!」

從我討厭肉桂講我的偏食,接著抱怨我諸多生活不良小習慣,最後以分手做結尾。

我不爭氣的哭著求他說我會改,但他寧可連已經交給旅行社的團費都放棄,堅持要和我了斷,他離開後,我一面流眼淚,一面吃完那個我不愛的蘋果派。

我還是獨自去了那趟旅行,錢都花了、假也請了,臨在出發前毀約,可以拿回來的錢少的可憐,我將這趟歐洲行當做失戀之旅,獨自出發。

抱著沉窒的心情,我沒有拍一張照片,硬撐著微笑和團員互動已經是我的極限,這趟旅行的風景,我幾乎想不起來,我只記得當行程到了法國,得到半天自由時間,我和另一個單身旅行的女團員隨處閒晃,看見一間麵包店。

店裡滿滿的蛋糕、餅乾、麵包、糖果,整間店瀰漫著香甜的氣息,我看著剛出爐的反烤蘋果派,眼淚撲簌簌流個不停,嚇壞了整間店的人。

回國後,漸漸得到朋友傳來的訊息。

原來男人早就有別的對象,當天的暴怒是借題發揮,為了有理由和我分手。

我回想分手前和男人相處的時光。

是呀,他早就無心了。

去吃冰的時候,他總是忘記我不吃紅豆;一起在麵攤吃麵,他在我和他的麵碗裡加了一堆我討厭的香菜芹菜;我們都喜歡吃蜜餞,但他永遠不記得我怕酸,老是買一堆偏酸的蜜餞回來。

或許他不是忘記,而是沒有心去記;愛一個人,就該把他的口味放在心上。記得他愛的,也要記得他討厭的。

把回憶轉了一遍,現在在我身邊的他,正努力的想要從被切的支離破碎的蘋果派中,弄一塊比較完整的給我。

派皮不是粉碎便是充滿裂痕,焦糖太焦導致整個派吃起來都苦苦的,唯一值得嘉許的,是裡面的蘋果十分鮮脆多汁,淡化一點焦苦味。

這是一個難吃的蘋果派,這也是一個沒有半點肉桂味的蘋果派。

「平價的蘋果派幾乎都有加肉桂,高級的又有夠貴!我想說自己做比較省,上網看一看,這種蘋果派的作法最簡單,誰知道做出來變成這副德性…超難吃的!妳不要吃了啦!我之後再買別的給妳。」

「還好啦~第一次做總是會失敗,這蘋果這麼好吃不吃太可惜啦!」

明明他只會煮泡麵和粥而已,明明他討厭甜食,卻願意為了我學習如何做蘋果派。

買便當時,他絕不會選我討厭的菜,我們一起去吃板橋知名的甜不辣時,食量小的我總是和他共吃一碗,他會耐心等到我吃飽了,才加入大把大把的香菜過癮。

因為他心裡有我,儘管我們兩人的口味有許多不合,他依然會從中找尋最好的方式,或許他配合我、或許我配合他。

這塊帶著焦苦的蘋果派,撫慰了多年前那個在法國麵包店落淚的女孩 。蘋果派的記憶不再悲傷,一邊苦笑著,花了快2個小時,我們才解決整個蘋果派。

「嘴巴裡的味道都苦苦的…」他皺眉。

「對啊…哈哈…」

儘管苦多於甜,裡面包含的滿滿心意,讓我們兩個不自主的微笑。

戀人充滿心意的味道,就是幸福的味道。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