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一定能戒掉你

忍住悲傷,堅強的告訴自己,只要過了這些日子,我一定能戒掉你…

當和另一半冷戰吵架的時候,你能撐多久才去求合?
或你們能有多少把握,冷戰是對自己最有利的武器?

還記得某年夏天,那時候沒有智慧型手機,也沒有像現在可以輕易偷窺對方生活點滴的交友網站,所以當你想找對方時,只能打家裡電話或打手機,如果家裡電話沒人接,打手機也沒人接,自己就必須要隨時注意電話鈴聲有沒有響起在旁靜靜等候。

那時候她很愛他,可是他卻有很多人愛。

一個太多人愛的人,通常都是會被寵壞,分不清楚誰是真心、誰是假意,可是偏偏這樣的人並不在乎真心假意,他在乎的是自己的寂寞能不能即刻被消滅,所以當他約不到她,他就會找了其他的女生碰面。

她當然很生氣,怎麼可以因為她沒辦法陪他,他就去找其他人呢?那麼是不是也意味著她的存在也能讓別人替代呢?好幾次她發現他會這樣對待她,她都哭得很慘,可是當時就是愛得深,所以原諒與寬容也跟著放大,或許很多人都會覺得她很傻,但她當時並不這麼認為,不管他做了什麼事情,事後只要他說一句『對不起』,她還是會輕易的接受、原諒,並且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可是她是人,她也是有情緒,也是有突然什麼都想計較的時候,一樣的原因,他背著她和其它女生出去,而且還是由他的男性友人不小心說溜嘴才知道的,當她去詢問這件事情的真相時,他突然像是作賊心虛的被發現而顯得不安外加胡言亂語,她知道他有鬼,她知道他慌了、亂了,於是更加逼問了先前的事件,導致他不耐煩的脾氣也跟著上來了。

後來兩人還是沒講出一個什麼結果來,她聽不到他坦承的答案,他說不出她想聽的愧疚,所以在掛上電話前,他意氣用事的說:「我覺得我們不適合,我們分手吧!」她在當時的氣氛下也順著他的意回答:「好!分就分!」說完,她主動掛上電話。

可想而知的是,她又倒在電話旁痛哭不停,甚至後悔為什麼要那麼快的答應分手,她想假裝剛剛只是開玩笑然後再打電話給他,可是這一回她做不到,因為這一次真的氣到了。

跟姊妹們聊到這次因賭氣而答應分手,很多人都說:「你們一定會再復合的!」、「他一定會回來找妳的!」

剛開始前三天,每天都怕漏接電話,也礙著面子不想主動打電話給他或他的朋友,那三天總是想到就哭,哭了淚水就無法立即停止,到了第四天開始發呆,在工作上也顯得不用心,第五天開始轉移注意力,抒寫一些文字,努力的讓自己可以不要那麼悲傷,在那本藍色的小筆記本裡,她寫了一個對自己的承諾,『過了第七天,我就要正式跟他告別…』。

第六天仍帶著期盼神經質般地注意電話鈴聲有無響起。

第七天服務業的工作忙碌得讓她有點喘不過氣來。

夜晚回家的路上,她仍握緊手機,心中有許多不捨,回家後梳洗完畢躺在床上,這時眼一看牆上的鐘也差不多快十二點了,這細長的分針只要過了十二這個數字,就代表她與他就要正式說再見了。

沒錯,電話聲還是沒有響起,而她為此也哭到睡著了。

直到幾天後,他打來給她,她稍顯驚動,但仍舊維持著鎮靜的語氣,聽著他說有多想她、多對不起她之類的話,她並沒有因此用著驕傲的態度去面對他,但她也沒有原諒他,最後她還是讓他先掛上電話。

她有自己想要的約束,算是對自己的承諾,也是成長往前跨的一大步,那七天的等待煎熬是她最不想渡過的日子,七天後這樣靜默的告別式,直到現在她從未跟任何人講過,她在心底默哀這段戀情,用了自己的方式向他說再見。
 

Tags : hot issue
高中廣告設計畢業後便在藝文網站『失戀雜誌』裡當駐站作家,左手寫字,右手畫圖,以輕鬆詼諧的生活態度來觀察人生的每一刻並且紀錄下來發表在網路平台上,也因為個性活潑外向開始接觸電視節目,口無遮攔、辛辣直接是觀眾第一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