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讓彼此自由」只是想名正言順外遇?

Share

文/龜山早苗

Advertisement

過去有不少男人自己在外偷腥,卻不允許老婆外遇。如今也有男人認為,彼此和其他異性發生關係也沒什麼不好,這樣做可以刺激兩人之間的感情、且不見得會破壞彼此的關係。儘管這只是少數人的意見,至少過去在生活周遭是絕對聽不到這種話的。這是否代表本來保守的男人也開始擁有自由的思考方式?說不定這種擁有自由思想的男人出現,只會讓女人被迫做出更痛苦的抉擇。

「讓彼此自由吧。」

這種話其實就是要對方容許自己外遇。如果遇到像堀內先生的老婆那樣,對丈夫外遇感到厭惡、自己又無法和其他男人發生關係的情況下,那種「自由」其實非常不自由,簡直像拷問般痛苦難當。

要建立可以誠實和對方討論「外遇」的信賴關係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種毫無顧忌能否稱為真正的信賴關係也還有待商榷。堀內先生的狀況也是如此,即便他想老實告訴老婆,

老婆也有自己的「容忍範圍」和「不能容忍的對象」。堀內先生也期望自己「想和其他女人做愛」的心情能獲得老婆的全面認同。但老婆也有「非特種行業不可」的顧慮。堀內先生不能理解為什麼同樣是做愛會有這種區別,而老婆的「容忍範圍」又拘泥在對方是不是特種行業女子,因此想必沒辦法說出一個令他信服的答案。

「我現在有一個深刻的體驗,萬一自己和別的女人發生了老婆不樂見的男女關係,打死也不可以說出口。其實我不能理解,為什麼我和其他女人做愛會讓我們的關係動搖。呃、理論上我是理解的,我只是希望我們的關係能跨越那些無謂的嫉妒,好歹我們也是經歷過離婚才在一起的,彼此的人生早就分不開了。我以為我們應該有足以跨越嫉妒的信賴關係。我衷心期盼能和老婆赤裸裸地討論這種話題、以最真實的面貌和她共渡人生。」

我能理解堀內先生的心情,這種感情也許能稱得上男女關係的極致。可是,據說就連追求自由關係極致的沙特和波娃也沒能成功,甚至有人說波娃的內心其實很嫉妒沙特奔放的男女關係。這點不禁令人懷疑「完全自由的男女關係」是否真的存在?

我也能想像堀內先生的老婆飽受嫉妒煎熬的心情,堀內先生認為「讓彼此自由且不會心生妒意的精神狀態,才是兩個人完美的愛情世界」但真的有女人能接受這種想法嗎?更重要的是,這種想法的真實性如何?

說到這我突然想起被喻為「色彩魔術師」的法國畫家皮耶‧波納爾。他反而是在失去自由的情況下被迫和老婆培養感情。原因在於,被波納爾視為人生伴侶的瑪爾特女士,連波納爾和其他女人說話都會不高興。波納爾接受了她的心意,成天足不出戶,還一直以她為模特兒來繪圖。波納爾下定決心要住在完全沒有外界干擾的兩人世界裡。為了成就完美的愛情,這種非兩人世界不可的想法是不是瑪爾特的主意我們不得而知。不過實際上他們兩人一直居住在只有對方的世界裡。倘若營造出這樣的環境,並且照這樣生活下去,那麼生活中的確沒有明顯的嫉妒因素,但對方究竟心繫何處也無從得知。不僅如此,沒有了嫉妒的因素,這也不一定就是真正的愛情。

圍繞於性愛的嫉妒、愛情、和自由,這種三角關係說不定比男女間的三角關係還要複雜難解。

本文出自《跟老婆不能做的事》高寶書版

Advertisement
高寶書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