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在森崎書店的日子

 文/八木澤里志

我在森崎書店的日子是從夏天剛開始到隔年的初春時節。

那段期間我住在二樓的空房間裡,整天過著埋在書堆裡的生活。房間內採光不足,空間又很狹窄,還經常飄散著二手書的霉味,感覺很陰暗潮溼。然而直到今天,我從未忘懷在那裡度過的每一天。

那個地方開啟了我真正的人生。如果沒有那些日子,我今後的人生肯定會是枯燥乏味、單調孤寂。

一個絕對無法忘懷的重要地方—這就是森崎書店對我的意義。那些回憶至今仍鮮明地浮現在眼簾裡。

整件事情的起源,只能用晴天霹靂形容。不對,對我而言,那是比青蛙從天上掉下來還要驚人的事實。

那天,交往一年的男友英明跟我說:「我要結婚了。」

一開始聽到時,我的腦海中充滿了問號。因為如果說是「我們結婚吧」,還可以理解,或是說「我想結婚」,意思也能聽得懂。可是說「我要結婚了」,就絕對有問題。所謂的結婚是基於雙方同意後所成立的誓約,因此他的遣詞用字根本完全錯誤。尤其是語氣之隨便,到底是怎麼回事?他的口吻簡直就像是在說「我在路邊撿到一百塊」似地滿不在乎。

那是六月中旬的星期五晚上,我們下了班到位於新宿的義大利餐廳享用晚餐。開在飯店頂樓的餐廳可以眺望霓虹燈閃爍的美麗夜景,是我們倆都喜歡的約會場所。

英明是同一職場、大我三年的學長,打從一進公司起他就是我心中暗戀的對象。光是和他站在一起,我的心跳就跟彈簧床沒兩樣。所以難得私下共聚的那天晚上,我們很高興地喝著紅酒,沒想到他卻冒出了這句話。

我不禁開口反問「什麼」,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可是他卻氣定神閒地重覆剛才的那句話,「我是說明年就要結婚了。」

「結婚?誰跟誰呢?」
「我和我的女朋友呀。」
嗄?我偏著頭不禁納悶。
「什麼女朋友?」

沒想他居然臉不紅氣不喘地說出了同公司不同部門的女生名字,一點也看不出感到內疚的樣子。對方跟我同期進公司,是個感覺很可愛的女孩子,甚至連同樣身為女人的我都想一親芳澤了。

相較之下,我不但個子高,容貌也平凡。我實在無法理解,他都已經跟那麼可愛的女生交往了,為什麼還要來招惹我的心情。

仔細一問,他們早在兩年前就開始交往。換句話說,他們的感情比我們還久。我不僅完全不知道他早有戀情,而且也從來沒有懷疑過,或是想過有那種可能性。我們的交往在公司內算是秘密,我還一廂情願地以為是怕在職場裡造成尷尬。不料對他來說,我不是真命天女,只是玩玩的對象罷了。到底是我太遲鈍了,還是他有問題?

總之,他說他們兩人都已見過對方家長,下個月就要訂婚了。我聽了頭昏眼花,腦袋瓜裡像是有和尚在敲鐘一樣。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