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台北天氣好嗎?

文/艾莉

從小根深蒂固的觀念,年前一定要特地挑個好天氣來場大掃除。

她覺得老天爺很給自己這個南部小孩面子,至少這兩年年前的周末假日都是個不太冷的好天氣。

因為是個有些潔癖的人因此她的小窩並不髒亂,但還是折騰了一整天才弄到自己滿意的乾淨程度,做了簡單的晚餐,打開新買的玫瑰精油點上薰香燈,她裹著毛毯舒舒服服窩在地毯上翻閱被自己整理出來的舊日記本。

數量驚人有十幾本之多,他們跟著自己一路從南部、中部最後來到了北部。

她依稀記得是國小六年級某次考到了班上第一名時,堂區的修女特地送給她的禮物,那是一本附帶著一個小小金鎖的日記本。

「寫日記是個好習慣,試著寫寫看。」修女笑瞇瞇地對自己說,她也沒想到自己真的就這樣寫起了日記,剛開始寫的都是抱怨,媽媽不愛自己啦~哪個同學不跟自己說話那些自以為不被瞭解的心事,寫著寫著開始出現了一些用代號記錄的男孩們。

她邊看邊覺得好笑連自己都不記得到底這個代號寫的是哪一個男孩?翻著翻著毫無預警的,他出現了。

她當然記得他,誰會忘記生命中第一個讓自己心動的人?

她和他是那種大家都以為他們會在一起卻又讓大家通通都猜錯的關係。

是因為不夠喜歡嗎?還是不夠勇敢?或者一切都是命中註定?

她自己心中一直沒有答案,而現在也已經不想去追究答案了。

她曾經告訴一個寫了好幾首極其美麗的情詩給自己的男孩說:「我們一直在等待對方,雖然我們始終沒有對彼此說出這樣的承諾。」他是她拒絕寫詩給男孩的理由。

寫詩的男孩不懂,他以為這是個極其糟透的藉口,他帶著受傷的眼神負氣回答她說:「要是我絕對不會為這樣沒說出口的感情等待。」

她和他一直錯失可以在一起的機緣,兩人好像貼得很近卻又始終居住在不同的城市裡,他來找過她不止一次卻沒有人鼓起勇氣先踏出那一步,就這樣蹉跎了三年後,從他死黨口中知道他終於談了戀愛交了女朋友。

「他對她很好。」在一次朋友聚會上他死黨誠懇的這樣說,眼神直盯著她不放。

「有多好?」她聽到自己不死心的追問,像是要知道自己到底錯過了些什麼。

又是好幾年過去,她和他一直斷斷續續的聯絡著,維持著他們一貫不近不遠的頻率。

有一年冬天她突然接到他的電話,他劈頭就問:「台北天氣好嗎?」

Tags : 女人心事
艾莉
最佳都會女子愛情代言人,筆調溫馨,擅長撫慰女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