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當真愛佇足於回憶之外(下)

 文/H

最後,景洋點了一份漢堡餐,有飲料,有薯條,有漢堡。愛媛挑了薯條吃,只希望漢堡可以讓景洋吃飽。

當景洋大口大口的啖著雙層漢堡的時候,到了最後一口,景洋忽然停止動作,將剩餘的漢堡拿到愛媛面前,示意要愛媛吃。愛媛看著景洋,微微地笑了,於是愛媛將漢堡接了過來,雖然那原本對於景洋,只剩下是一口的份量,對於愛媛來說,卻需要咬個好幾次,才能夠整個下嚥。

正當愛媛將最後的漢堡麵包整個塞進口中時,愛媛的嘴巴霎時間停止了動作,愛媛的臉上露出了不悅,含糊地說著話。

「這漢堡裡面有小石頭……」愛媛邊說,邊伸出手往嘴中探,搜尋了幾下之後,愛媛終於將她咬到的「石頭」,給拿了出來。

「我要去控告……」愛媛的怨聲只說了一半,就因為她看到手中的物品而啞口。

「……景洋…不是石頭…這是……」愛媛一時之間還無法回神,她用眼神詢問男朋友景洋,是不是要將手中的鑽石戒指,拿去給櫃台的服務生還是怎樣,然而不到兩秒鐘的時間,愛媛總算是從景洋的表情上得到了真正的答案。

「是你…買的………??」愛媛充滿了訝異,而這時候滿臉微笑的景洋,彎下了膝蓋,單膝靠在了地板上,開始像個白馬王子一樣的說出了誓詞。

「愛媛,我們交往很久了,但是,我希望我們可以一起生活更久…因此,請妳接受我的戒指,接受我的求婚,我們一起走完以後的人生…好嗎?」景洋的表情十分誠摯,眼神一直沒有從愛媛的臉上移開過。

從來沒想到過這件事情的愛媛,這下子真的驚訝了。她漲紅著臉,從原本一臉失神狀,開始轉為傻笑,但是並沒有正面回覆景洋的問題。就在景洋再一次地詢問了愛媛的回應之後,愛媛才帶點害羞,握著景洋的手輕聲地說。

「願意…我當然願意……」當景洋終於聽到愛媛的首肯,景洋站起身子,緊緊地抱住愛媛,愛媛的臉上雖然充滿了笑意,但是似乎閃過了那麼一抹疑惑。

「太好了,愛媛,我等等就打電話給我爸媽,他們一定會很開心的……」景洋顯得十分興奮。

愛媛這時則是在一旁,戴起了那米粒般大小的鑽戒,自顧自地筆劃著姿勢。在變換了幾種動作之後,愛媛像是忽然想到什麼似的,大聲詢問起景洋。

「那,我們會辦在哪裡吃喜酒呢…」

「妳想辦在哪裡,就在哪裡呀?」

「那……我想去D飯店……」愛媛這句話一出口,原先環繞在四周的幸福氛圍,不知為何,瞬間降溫了不少。

「……喔……那裡…有點貴……要不要…換個地方……??」景洋的臉色也顯得不自然了起來。愛媛並沒有針對這問題繼續回覆。

「那…我們的蜜月呢?蜜月旅行要去哪裡比較好呀?」愛媛繼續追問。

「…當然是看妳想去哪裡?我們就到哪裡去呀…」景洋重新調整了心情。

「我想去……歐洲……」愛媛望著遠方,似乎心智已經飛到了那端。

「…這…我們…可以去近一點的地方嗎……??」再一次,景洋的信心受到了打擊。然而當愛媛陸續的說出了婚紗,喜餅,買房子還有一些對結婚的要求時,原先那求婚的浪漫氣氛,一絲一絲地消逝,到最後逐漸地蕩然無存。

「愛媛…我們可以先結婚…然後等到以後我們有錢了,我再把這些補給妳嗎……??」景洋最後無可奈何地妥協著說。

「……以後…大概是多久……??」愛媛問。

「35歲…ㄟ40…還是45歲左右吧……」景洋尷尬地回答。愛媛聽完之後,無奈地嘆了口氣,眼神落到了那桌上的漢堡餐上。

「沒關係…錢…不是那麼重要……沒關係……」愛媛雖然不停在口中呢喃著,但是那沾滿了蕃茄醬的半截薯條,卻像是在她的面前,訴說著她和景洋下半輩子的生活。

有那麼一瞬間,愛媛像是想起了某個大一時期的男生的臉。

一個曾經在愛媛生命中扮演過極為重要的角色,但是到最後,卻變成反派人物的臉。愛媛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在這個求婚的人生重大時刻中,腦海中會浮現那個傢伙,但是當愛媛回過神,眼睛裡的畫面,再度出現那半截薯條的時候,愛媛大概有了答案,說穿了,應該,就只是錢的問題……!?

本文出自《當真愛佇足於回憶之外》玩媒體

很難定位這個傢伙……曾任阿貴網站創意總監,寫腳本,寫歌,出阿貴唱片,做阿貴電影。也曾創造了台灣第一本數位雜誌『酷樂誌』,寫RAP,做互動頁面。創造了內地最火的兩本數碼雜誌『me愛美麗』『wo男人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