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刺激」與「興奮」

 文/龜山早苗

夫妻之間沒有性生活已是存在許久的話題,只要夫妻彼此都同意的話其實也沒有什麼問題。有問題的往往是其中一方還有欲求、而另一方已經失去性趣。只不過,無法對伴侶坦承性需求的情況也很有可能發生,因此是否同意無性生活,雙方有必要坦承相對,好好討論一番,即便這可能是夫妻間難以啟齒的話題。

有的男人因為本身的問題導致夫妻間失去了性生活,野中義弘先生〈三十八歲〉原本以為自己對性愛很有興趣,但在結婚第二年便失去了和老婆做愛的興致。

「我是在三十歲結婚的,老婆比我小一歲。結婚前我們常會做愛,結婚後也會每週做個兩、三次。但在結婚第二年左右我變得無法勃起了,正確地說,受到刺激還是會勃起,每當要插入的時候就會軟掉。當時我真的很怕自己才三十出頭就不舉,最初老婆也會安慰我只是一時疲勞。結果幾次下來,她在幫我愛撫陽萎的部位時,也開始唉聲嘆氣了,我自己也難過得想哭啊。」

老婆也有一份全職的工作,多少能轉移一些注意力,然而一到週末的夜晚,兩人之間總是充斥著凝重的沉默。

「這個情況持續了半年左右吧。我自慰倒是沒問題,我偶爾會瞞著老婆自己解決,因為萬一被她知道的話,她一定會大受打擊。老實說,我並不是討厭老婆才這樣的。就精神層面來說我很喜歡她,彼此心意相通的程度甚至讓我覺得,我們是不是從前世就認識了。只是,說不定就是關係太過密切,才會失去了男女之間的欲望。」

某天,野中先生橫下心來,把一位在酒吧認識的女人釣上床了。那是他第一次外遇,當時他根本沒心力去考慮罪惡感的問題,他很怕再這樣下去會被老婆拋棄。和那位女性做愛讓他非常愉悅,他的陽具也發揮了正常的功能。

「和對方經驗豐富也有關係吧,她是一個會把感受表現出來的女人,對性愛也沒有什麼顧忌,能夠完全享受解放的情緒。我也感到非常興奮,最後總算找回了自信。那天一回到家裡,我立刻撲向已經睡著的老婆,過程相當順利,老婆也非常開心。」

他說「興奮」對他而言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因素。要是精神不夠亢奮,就算有物理上的刺激也沒辦法發展成性行為。野中先生試著分析自己會對什麼樣的事物感到興奮。

「最令我感到興奮的,還是靠自己使出渾身解數求愛、讓對方主動上鉤的時候。因此永遠不會拒絕我的老婆讓我感受不到興奮。從那以後,我常會對女人求愛、搞婚外情。這種說法或許聽起來很像在替自己找藉口,但對我來說,為了維繫和老婆的關係,這是有必要的。」

這番話聽起來很像自私的藉口,然而野中先生卻以認真的表情和真切的語氣訴說這番話。我想他應該不是在說謊,外遇的興奮對他和老婆的性愛產生了正面的影響,讓他能夠正常勃起、射精。只不過,他非得要外遇才能和老婆做愛。老婆若是不知道他外遇那也就罷了,要是知道的話一定會很受傷吧。

「為了維持夫妻間的興奮和刺激感,我認為參加換妻俱樂部或是雜交派對之類的東西也是一種方法。有一次,在我還沒恢復男性機能的時候,我曾經試著向老婆提出這種建議,看看能否到一些比較刺激的環境。結果立刻就被拒絕了,老婆說她沒打算做到這種地步。這種事畢竟關係到個人的好惡,我也不能勉強老婆。這樣一來,我只能想辦法讓自己興奮,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也是不得已的抉擇。」

老婆將丈夫當作一個男人看待,所以可以接受性生活不美滿的現實。

可是丈夫看到老婆已經不覺得興奮了,而且他是那種缺乏強烈興奮就無法做愛的類型。如果認同他的說法,那麼他的外遇或許真的是逼不得已。

「唯獨有一點,我絕不會愛上外遇的女性,頂多就是一夜情或區區幾次的性關係而已。和同一個對象做過幾次以後是會有點感情,但那不是戀愛,只是透過肉體關係交流彼此的人性情感罷了。從這層意義上來說,對方如果不是成熟穩重的女人會很麻煩。要找到這種女人是非常困難的,困難歸困難,我可絕不會去風月場所。」

我能理解他的說法,但心裡還是有個疑問。透過肉體關係交流彼此的人性情感,這樣的關係難道算不上是一種「戀愛」或「愛情關係」嗎?野中先生是不是為了維護夫妻關係,所以才會在內心裡用「外遇」這種最輕浮的字眼?是否不置身在輕浮的立場,他就難以整理自己的感情?

野口先生每次外遇就會留下某種程度的興奮感,就算一個多月都不外遇也可以和老婆享受魚水之歡。可是一旦好幾個月沒有外遇,興奮感就會再次降低、和老婆的性生活也變得斷斷續續。

當然他也試過許多其他的方法,例如和老婆做愛的時候播放色情影片,或是讓老婆穿上情趣內衣,但興奮感始終不夠高昂,沒辦法讓老婆得到滿足。

「我喜歡老婆,也想和老婆建立良好的關係。不過,大概是我的性癖好異於常人吧,忠於對方的性關係總是不順利。除了隱瞞老婆和第三者發生關係,我找不到其他能和老婆保持圓滿的方法。」

如果他經歷了諸多嘗試才找到現在這個方法,而且夫妻關係也因此圓滿、他自己也很滿意的話,又有誰能制止或指責他的行為?

然而,男人的「性觀念」若是如此複雜的心因性要素,別說是我自己不能理解,恐怕大多數的女性朋友也無法理解吧。

「年輕的時候就算不想做愛,陰莖也常會無原無故勃起。但是過了三十歲,就算想做愛也未必就能勃起。一想到自己不曉得還要被陰莖支配到何年何月就覺得很鬱悶。男人啊,真的很可悲。」

野中先生嘆了口氣說道。

野中先生雖然是為了維持夫妻關係才搞外遇,但他自己也確實樂在其中,因為可以和外遇的對象做各種嘗試。

「同樣一種體位,不同的女人也會有不同的偏好對吧?每個人敏感的部位多少有些不一樣,尋找女人性感帶很有趣,而且很興奮。我常會問女方哪些方法令她們最有感覺,然後把學到的知識和技術,試用在老婆身上。結果意外地發現老婆自己都不知道的性感帶,老婆也獲得了新的喜悅。我也不知道這樣到底算不算好事,不過老婆的精神狀態比起我陽萎的時候要好多了,我自己也是如此。接下來就只能妥善處理不要讓事跡敗露了。」

對他來說,那半年無法勃起的恐懼感想必相當深刻。他再也不想體驗那種恐懼,那樣的念頭逼得他在外偷腥。同樣都是「外遇」,有的男人是基於這種悲哀的心情而為之,這個事實帶給我不小的震撼。

「只是,我也想過這種情況不知道能維持到什麼時候。

偶爾也會擔心自己會不會就此沒了性慾。我可以感受到自己不願意失去性慾的強烈欲望,但真要為此不擇手段我也不願意就是了……」

即使年歲增長,男人對性的煩惱也永無止境。

本文出自《不能跟老婆做的事》高寶書版

高寶書版
高寶書版,用心出版 ♥ 我們將用心推薦並出版許多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