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一夜情行不行?

 文/貝莉

網友問:

Dear貝莉:
我跟他在一個唱歌場合認識的,一夜情的延伸。
可以說,他只是要個床伴,才會在我隔天刪掉他電話時來電,我是這麼認為的。但相處下來,或許是昏頭,我想我們不僅僅是如此。
他大我九歲,密切往來一星期後,得知他結婚了,還剛結婚不到三個月,老婆在台北,工作在台中,我大概就是,他排遣無聊的工具吧!

關心樣樣不缺,每天早晚固定通話,APP傳的很勤,我出門管的緊,不准搭別的男生的車,不准在他視線之外喝酒,像男女朋友般相處。

但我很清楚,這荒唐的一切,他給的大方,我卻不敢拿,該走卻走不開,就這樣騙自己一天過一天。卻夜夜失眠從沒想到,我會有這一天…

貝莉這樣說:

親愛的夜夜失眠女孩妳好:

首先,我要先說明這不算一夜情,而是婚外情。再者,我必須要很遺憾的通知你,你已經掉入這位才已婚三個月男士的愛情陷阱(來賓請點播草蜢版本的《愛情陷阱》),你問我他愛不愛你,我沒辦法回答你,即便他是愛你,我也只能告訴你這是一個「愛情遊戲」,從你的來信就知道你不是像《慾望城市》莎曼珊裡那樣的酷角色,要跟有婦之夫玩遊戲,最後苦的是自己。

希望我即時的回信可以讓你稍微決定住手,年假這麼長,趁這段時間出去看看更好的風景。 而我,也要很難聽的在兔年的尾巴造一次最後的口業。

送一段話給這位佔著別人家的茅坑拉屎的仁兄:「X的你這個新婚人士,回家管老婆就好管這位小姐幹嘛?當你過年在忙著進行第一次回娘家拜新年時,女孩一顆心可能還懸在手機上,看著免錢的Whatsapp期待你的隻字片語,說什麼找床伴這麼帥氣,你才新婚耶,是我看過偷情界最無恥的傢伙!還不是看到這女生溫柔善良好吞好吐不黏牙,想要把她留住當自己的所有物!滾吧你!」

好,對不起,我實在太生氣了,因為這週我收到這類的「已婚」困擾來信多到我都想哭了,每個女孩的來信都很溫柔無助,我看到了只有難過,世界上有這麼多愛情的可能,為什麼美好的你們,總是要選擇坎坷的路?

而且,我以前有朋友遇過妳上次的遭遇,女生後來很慘,本來是個台北莎曼珊,後來動了感情對方愛上對方後,對方老婆還打到她公司去威脅她分手,而那個人夫也只敢用MSN離線留言說個「Sorry」就消失,最後跟老婆一起調去上海工作兩人還生了一對雙胞胎。

若問我朋友怎麼這麼傻?拜託,當年戀愛時,人夫還每次喝醉都說他要跟老婆離婚,結果離去哪?只剩下我朋友那顆破碎的心修補了好久之後才走出來,是說,他們當初開始的灑脫約定也是──睡一夜就好。

再者,我優先選這封信有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隨著連假要到了,在這個大家有錢有閒很可能會亂事的假期中,我來講想我對「一夜情的看法」。

一夜情行不行?

問我的話,我覺得是可以的,只是──

一夜情是建構在兩位單身男女(或男男女女,各自喜好搭配即可),雙方目前都沒遇到好的交往對象或者伴侶,靈魂感到空虛,只好在肉體上尋得滿足時的一個活動,只要雙方有共同意願,都準備好保險套,以及都不是大嘴巴很上道,即可進行的一個活動。

如果你今天真的只是身體餓了想要吃個飽,覺得眼前的男性(女性)很有性魅力,可是又不想要有太多糾葛,可以,反正雙方有個共識就好。我身邊也有朋友一試成主顧,從一夜情變成情侶的案例(但這真的是少之又少,少到可憐,那是因為我的朋友兩者都是江湖狠角色,所以才會引發出這樣的結局),不過我知道大部分如果開始都覺得是上床,多半就只是床伴結尾,彼此有伴時互不聯絡,單身時相約開心一晚。

你如果當下看上這位男子(女子)有超越肉體吸引力的其他,建議稍微忍一下,就像泡麵要泡三分鐘才好吃一樣,多等個兩三天、一兩週,多見幾面或許滋味更好。

再者,如果真的只是「一夜情」,好了大家隔天微笑假裝留電話就好,其實沒啥好聯絡,除非你感受到了對方有什麼「不一樣」,那可以約會看看(注意,是約會不是上床喔),之後再來看要發展成什麼關係。

後者,如果「一夜情」之後,雙方有共識是只想當「床伴」,我做過普查,大家是覺得平均一個月碰面一次就好,因為見面太多次,很容易越過單純「床伴」的尺度,最後就是叮嚀大家,如果是要跟陌生人翻滾,是要冒很大的險的,建議約在旅館不要帶回家,我另一個朋友是帶了一個女生回家,隔天女生就在他家門口等他,等啊等,現在等成他老婆還從溫柔小貓變成母老虎(當然,那就是另一段故事了)。

隨著年假到了,如果大家想要隨著年獸一起把心中的禽獸放出來,是可以啦,但記得,安全至上,懂得遊戲規則最重要,正所謂,沒有那個屁股就不要做那個位子、吃燒餅也會掉芝麻,一夜情就像擲骰子,誰知道你會擲出什麼樣的東西,都是賭一把,賭本要厚、膽子要夠大啊!

****************

如果妳有問題想問貝莉,歡迎來函至:service@babyou.com

主旨註明: 請貝莉助我一臂之力

貝莉的FACEBOOK

貝莉的Blog

貝莉的新書《我親愛的台北

貝莉
「世界這麼大,若老是只談論愛情,那實在是太無聊了!」以辛辣又搞笑的風格在水瓶鯨魚的「失戀雜誌」文學網站發跡,進而獲得陶晶瑩賞識加入「姊妹淘」網站作家群,成為第一個被陶晶瑩簽約的文學創作者。有著女性化身材兼男孩性格的她,直率、愛朋友、戀愛慾跟食慾一樣旺盛,希望擁有永遠保持對世界充滿熱情跟好奇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