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其實你沒那麼重要

 文/艾莉

其實你沒那麼重要,即使我們已經在一起一年了。
但我並不知道我們還可以再在一起多久。
我一點把握都沒有,就跟當初剛在一起的時候一樣沒把握。

剛開始猶豫著要不要在一起的時候,你察覺到我的疏離與遲疑。
「晚上請妳吃飯~」你沒有多說什麼就把貪吃的我帶去吃大餐。
你氣定神閒的招呼著我點餐,問我今天發生了哪些了不得的無聊小事,吃完飯後我們在路邊的小公園坐了下來。
「妳現在最想要什麼?」你開口問我,逆著昏暗的路燈光線我只聽見你低沈的聲音看不清楚臉上的表情。
我很平靜的看向你說:「我只是想要快樂。」
「那妳現在快樂嗎?跟我在一起快樂嗎?」我點了點頭淚水已經模糊了視線。
「那就不要想太多,我們好好在一起就好了。」你拍了拍我的頭像是在安撫一隻小狗的動作,接下來我哭倒在你的懷裡。
然後我們就在一起了。
我們的戀愛一談就一直到現在,誰也不知道還可以繼續談多久?也許每個人面對每一段感情都一樣不知道可以繼續多久吧?

但我真的覺得其實你沒那麼重要,因為你總是不在我身邊。
你總是不在我身邊,而我也習慣了一個人的日子。
你總是不在我身邊,而我的生活沒有失序,完全走在該有的軌道上。
週末總會有朋友的邀約,再不然固定的一些生活習慣像是運動、閱讀、看電影或僅僅是自己在家裡窩著都可以填滿沒有你的時間。
我有時候會想,幸好,你不總是在身邊我才能有這麼多獨處的時候,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你不喜歡看書、陪我看電影會打呼,只有看你最愛的白爛片時精神奕奕。
當我看書看電影看到落淚,你一開始不知所措後來覺得有趣。
我們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計畫旅行時我想去日本歐洲你則是愛去海島度假。
但是,聽到好笑的笑話時都想要跟你分享。
但是,寒風吹過的時候就想要窩在你懷裡。
但是,想吃的餐廳只想拖著你一起去嘗鮮。
再說,家裡的燈泡滅了,熱水器莫名其妙漏起水來,就連水管都突然塞住了。
他們都壞了。
看著他們就這麼壞了,我跟著也壞了。
只有鬧鐘繼續滴答滴答的走著,倒數著你三天後就要回來的時間。
我沒有很想你,是他們很想你
我沒有依賴你,是他們依賴你。
但是你回來,回到我身邊,我還是覺得真好。
你回來不但會把他們修理好讓他們都好起來,我也會跟著好起來。
你知道我是愛乾淨的,歲末年終的大掃除應該要包括疏通水管這一項,但是你也知道我做不來,這樣粗重的事不賴給你,要我賴給誰呢?
而且,清水管這樣的事今年疏通了不保證明年不會塞住,明年水管塞住需要疏通的時候你也會在的吧?
畢竟,這樣粗重的事不賴給你,要我賴給誰呢?
你說呢?不是嗎?

其實你真的沒那麼重要,你不是什麼萬中選一的稀世珍寶,你甚至常潑我冷水跟我唱反調,你像毫不值錢的白開水,你像呼吸之間就可以取得的空氣,你更像開朗的大太陽總是給我大大的、溫暖的擁抱。
你真的沒那麼重要,但是你對我來說卻是真的相當必要。
即使你沒有辦法天天陪在我的身邊,但是,明年你還是會愛著我的吧?
我是這樣想的,被我逼問著的你也笑著點頭算是回答了我。

艾莉的FACEBOOK

艾莉
最佳都會女子愛情代言人,筆調溫馨,擅長撫慰女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