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明年,我們必須重新相愛

 文/天生凡骨

親愛的你,忽然有些話想對你說。你知道的,我一向不擅長說話,於是文字成了我對外的連結方式。也許是年終一面大掃除,亦覺得心理某一個混亂的角落,也需要好好的重新整理,好在新的一年,有一個新的起始點讓我重新踏出腳步。

其實剛才開頭寫著「親愛的你」,我必須坦承,我是心虛的。我當然願意相信我們還是愛著的,但似乎已沒那麼親了。我可以感覺到我們之間的疏離。有些事,即使不明說,我們心裡也都明白清楚。

為甚麼呢?我們之間到底怎麼了?我一次一次問著自己。常常,我仍會走到玻璃櫃前,看著幾年前你用珍珠板做給我的玩具廚房。那時,我只是說了一句:「我小時候好羨慕我堂妹喔,她有整套的芭比娃娃的家,連超市,美容院都有耶!裡面我最喜歡廚房了!」你聽了,沒有回應,卻默默記在心裡。我生日時,你送給我親手做的玩具廚房,我驚喜地紅了眼眶……曾幾何時,那種揪心的感覺,已經變得如此遙遠了呢?

「妳太重視感覺了!」最近這些日子,你常這麼對我說。我啞口無言。是的,我太敏感,有時近乎神經質。可是這就是我的特質,不管是好是壞,都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如果把「感覺」從我身上抽離,我就不再是我了。當初如果我們不是重視形上的感覺,也就不會在一起了,不是嗎?但我也在修正,我也明白,兩人相處,有太多的衝突,齟齬,需要長時間磨合,不該常常意氣用事。於是,我開始慢慢試著把某部分的情緒冰封在冷凍庫裡。我發現,當我逐漸變得冷漠,沒有太大情緒起伏,似乎我們之間也能相處得比較平靜。我甚至不知道,這樣是好的嗎?對的嗎?我感覺到我自己生命的某個部分,正在一點一滴的流失……我冷戰的功力,也從五分鐘延長到半年……這似乎不是甚麼值得慶幸的事。

以前,我總喜歡黏著你,耍笨耍幼稚跟你撒嬌。現在,我也不明白自己在ㄍㄧㄥ甚麼,很多時候,已經完全沒有撒嬌的心情。一起相處時,常常是一人一台電腦,各自坐在沙發的兩端。我感覺不到你的溫度,腳底的冰涼直竄到身上來,冷,好冷。

在許多次的衝突之後,你總是堅持是我的錯。我心灰意冷。我很明白,情人之間,不需要爭甚麼是非對錯,你輸我贏。然而,不知從何時起,看見你冷漠的表情,軟化對我來說,已經變得好艱難……

不只一次,我在心裡想著:分開吧!然而,我總會想起你以前對我種種的好,想起我們投契的那部分,想起我們共同擁有的美好時光……我們的狀況,似乎也沒有嚴重到需要分開,但也找不到重新點燃彼此熱情的契機。

曾在一本解釋易經的書,看到一句話:「萬事萬物每一刻都在變動,感情也一樣。沒有不變的感情。」我忽然覺得好震撼!如果,感情可以變壞,那就一定有可能再變好!那是兩人之間一種流動的,不停變化的關係,和宇宙萬物運行的道理一樣……

那麼,就讓我把新的一年,當作一個起點吧!我鼓起勇氣寫了這封信,希望你能看到。雖然我也還沒想到應該怎麼做,才能真正改善我們之間的關係。但我願意相信,這個開始,會帶著我們往好的方向走。我期待著,你的任何回應。明年,我們必須重新相愛……

天生凡骨
其實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誠實面對自己骨子裡的夢幻本質。不過既然面對了,乾脆就用文字夢幻個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