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別問未來我愛你

 文/小左

「明年你還愛我嗎?」要推敲一個疑問句的可能性,需要一點點技巧。
一個問題的答案往往有三種面向:肯定、否定、猶豫。
所以,要精確無誤的推算一個問題可能出現的結果,毫無疑問要從這三方面著手。當然,每一個面向都必須被演算一遍,這樣面對問題時也才能面面俱到。
這有點像是職業賭徒在算牌,自己的手邊要留什麼牌、對手曾出過什麼牌、檯面上還有幾張王牌,都必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這點完全不能含糊的。
回到問題的本身,我們開始實驗式的進行肯定、否定、猶豫這三種可能性的模擬問答。
首先,肯定句型。
「明年你還愛我嗎?」A女人問。
「會啊!」男人毫無猶豫,斬釘截鐵地說。
「你明天晚餐打算吃什麼?」A女人問了另一個完全不相干的問題。
「我怎麼知道?我連明天早上幾點會起床不知道了,怎麼還會想到晚餐要吃什麼?」男人有點腦袋有點轉不過來,什麼跟什麼呀。
「唉!你連明天的事都無法確定了,那你怎麼敢肯定你明年還會繼續愛我呢?」A女人的問題繞了一圈,組合起來還真是個漂亮的大哉問。
「……」男人,此刻,啞口無言。
「我們分手吧!」A女人冷冷地補了一槍。

看來,肯定面向的結果很不理想,或許應該嘗試一下否定的面向看看。

「明年你還愛我嗎?」B女人問。
「不會。」男人這次換了個完全相反的答案。
「你……你這是在開玩笑吧?」B女人對於男人的回答有點錯愕,就差點沒昏了過去。
「你看我這表情像在開玩笑嗎?」男人平常很不正經,但因為這問題曾經傷了他,所以他表情正經到幾乎快沒有表情。
「你怎麼可以現在就決定明年不愛我呢,你怎麼可以這樣子啦!怎麼可以?」B女人覺得好氣又好笑,而且好想哭哭。
「啊你自己要問的,我又沒逼你問。」男人義正詞嚴地說,顯然自己也搞不清楚目前狀況。
「不用等到你不愛我,我們現在就可以結束了。」B女人忍住眼淚。
「……」男人,又一次,啞口無言。

出乎意料,肯定面向與否定面向的答案,居然都以分手收場。黑與白的兩面或許都太過極端了,從黑到白所形成的灰,或許會有最適合的解答。最後一解,猶豫面向。

「明年你還愛我嗎?」C女人問。
「不一定。」男人這一次走中庸路線,不肯定也不否定。
「什麼不一定?」C女人一聽男人這麼說,有一股強烈的不安全感突然像地震一般,無預警的出現。
「就……還不知道啊?」男人這解釋也是等於沒解釋。
「你連明年要不要繼續愛我都不知道?會不會太誇張了?」C女人覺得,這未免也令人太沒安全感了吧,還不如站在安全島來得安全。
「嗯……毫無想法。」男人誠實,可惜誠實的蠻愚蠢的。
「唉!你連明年的事都無法確定了,那我們怎麼可能在一起一輩子呢,我看,我們儘早分了吧!」C女人這話不像在提議,更像在定義。
「……」男人,第三度,啞口無言。
肯定、否定、猶豫這三種面向的答案,竟然非常有默契的得到「分手」的結局,很顯然,這只證明一件事。
「明年你還愛我嗎?」這分明是一個很爛的問題。
女人啊,就別再為難男人了,大家好好過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