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緣分到了嗎?

我記得去年劉若英公布結婚訊息時,我身邊所有的大齡單身女性朋友,都像是被雷打到一樣。

去年有太多女明星結婚了,可是,一樣是女明星結婚,但帶給女人們的衝擊,就是不一樣。譬如說像大S結婚,雖然嫁得是多金帥氣的小開,可是「女明星v.s.富二代」本來就像一種約定成俗的公式,更何況媒體老是將大S塑造成一個嚮往婚姻的女人,她很漂亮、很注重打扮保養,除了是想把自己打理好之外,未始不是有一點吸引異性的目的。總而言之,大S的婚禮看在女人眼裡,就是她很想嫁、她也嫁了,當然得償宿願也是一種幸運,畢竟想嫁卻嫁不掉的人很多,可是她畢竟是大S又不是普通人,長得像公主一樣還嫁不出去的話,咱們這些死老百姓乾脆全體跳河自殺算了。

可是劉若英不是這樣啊。

那是唱一輩子的孤單的劉若英,

那是演少女小漁的劉若英,

那是上新聞版面從來不跟爆乳、豔遇之類充滿費洛蒙的語詞連在一起的劉若英……

講起來我們這些徹徹底底的局外人其實很無聊,人家結婚到底干卿底事,標準的看人家吃米粉卻在喊燙,可是也許那就是一種投射吧,在一條不確定的道路上,總需要一個標竿、或者楷模,讓我們相信依循著這條道路可以走到幸福,才有努力的動力。

被長輩逼婚的經驗,很幸運的,我沒有,

真正要說對「結婚與否」感到壓力的場合,竟然都是朋友發喜帖的時候。

真正的好友要結婚,那當然是滿滿的祝福,毋需多言,但不算太好(用一個比較現實的分類法吧,就是紅包不超過兩千元的那種)要結婚時,才真正讓人頭疼。我最記得一次一個舊時同學說要結婚,大家滿口恭喜之餘,她突然轉頭問我「有了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對象」沒有,我笑笑說「沒有」,而她說:「也對拉,妳一天到晚在換男朋友不是?」

我才沒有一天到晚換男友。

我只不過是換得比她頻繁了一點,像她那樣跟第一個男友結婚的人才是少數吧?以前她抱怨那個男人的話我都還記得呢,她也曾篤定的說過她才不會嫁給他、她也曾把這個男人嫌到一無是處,為什麼現在又可以用一副從一而終的高尚態度批評我?為什麼有些人一但結婚,就是一副勝利者的姿態?

在這個年代,自小就立定嫁人是會被笑的,又或者是物以類聚吧,像我這種自以為是又偽女性主義的人,身旁朋友多半也是這樣的個性。以前我們討論起婚姻,總像是洪水猛獸,妳一句「如果我要結婚,絕對家事要一人做一半」、她一句「他媽又沒有養我,叫我去他家當台傭,想都別想」、誰再一句「我也有工作、我也有夢想,又不是生小孩機器」,將婚姻打入地獄。

可是後來她們都一個個嫁了。

整個去年收到的喜帖,簡直可供我寫一篇各家餐廳宴客菜色大評比。

她們的對象,很多看起來也不做家事、在家排行還是獨子、婚後肯定要跟公婆住、嫁都還沒嫁呢新娘喜歡的宴客廳就被打了回票,變成南部的流水席……人家都要嫁了,無論如何我是不能白目地找碴,提醒她當初說過的那些豪語,只是在明明熟知他們的戀愛過程並不驚天動地、卻被美化柔焦成婚宴上撥放的浪漫影片,最終做出「這就是緣分」的結論時,忍不住衍生出無盡的疑問。

是嗎,是真的只是緣分到了嗎?

還是說所謂的「緣分」不過是外交辭令,是妳們也害怕孤老終生,所以終究選擇了妥協?

其實單身的我過得很好。

只是,在一點一滴流逝的時間裡,看著那些曾經信誓旦旦的說過「單身萬歲」的人頭也不回的走入婚姻,總忍不住有一種被遺棄的恐慌,就像老師突然說要請大家吃飯,每個人都跟妳說「我才不會去」甚至「我才不屑跟老師吃飯」,結果最後大家都去了,只剩妳一個傻傻的沒參加一樣。

雖然一直告訴自己,有些事不是趕流行,別人有你就要有,有些事情不用合群,別人怎麼做你就得怎麼做,重點是「知道自己要什麼」——可是,這種類似勵志格言的話,終究只是句格言,畢竟面對婚姻這回事,從來沒有擁有過的人,又怎敢篤定的說,自己究竟是要或不要。

FB

BLOG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