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程又青的洋裝

趙雅芬,初老熟女,曾任職中國時報很多很多年,外界通稱前資深媒體人,現職為娛樂產業新鮮人。

是的,很妙,我居然有一件程又靑的洋裝。




「我可能不會愛你」這齣戲下檔好一陣子了,這件水藍色的夏裝晾在我衣櫃也過冬了,此時會突然想起它來,是因為送我這件衣服的女生,這兩天正飛往北京就任新職,展開全新的人生。

去年的那一晩,我心情很差。找來一票姐妹淘吃吃喝喝,那時,「我可能不會愛你」正是流行話題,我們大口吃著又油又鹹的垃圾食物,猛喝著五彩繽紛的調酒,那晚聊的主題是,這地球無所不在的「瑪姫們」。

沒多久,我之前中國時報的同事也碰巧走進這家PUB,雖好久不見,但很快就熱烈融入我們現場喧嘩的氣氛。正當大夥兒興緻高昂、嘰嘰喳喳,突然間這女生從她的包包裡拿出了這件乾洗完畢、包裹在乾淨袋子裡的這件洋裝,認真的跟我說:「這件衣服送妳,它很適合妳,它是程又靑的衣服。」

原來,那天「我可能不會愛你」的劇組把演員的衣服捐出來義賣做公益,我這位舊同事一連買了丁立威、李大仁和程又靑戲裡的衣服,她知道我那天心情欠佳,當下決定送給我留作紀念。

我後來是用一杯調酒換得這件「又青之衣」。衣服帶回家之後的兩三周吧,「我可能不會愛你」播出第11集,程又青在戲裡踩著黑色高跟鞋,搭配這件削肩洋裝去參加同事(也是前男友Henry)的喜宴,接著就在幫新人找婚戒的房間現場得知丁立威墜機的惡耗。所以,從此之後,我跟朋友聊起這衣服,它的dress code,就是「又悲又喜」。

是啊,人生原本就交織著悲與喜。我在這位舊同事跟朋友們宣告啟程北京工作的那一則臉書上,留言給她:「要得體,要美麗,要強捍!」我想這是我周遭「程又青族」 互勉的宣言吧。我身邊有很多優秀美麗的「程又青」,她們往往在職場奮力工作,卻經常在情場上屢屢受挫;她們總是對虎視眈眈又嗲聲嬌弱的瑪姫們看不順眼卻無可奈何;她們總是會招架不住那些主動放電卻慣性劈腿的丁立威們;她們也總是愛幻想生命中可以出現長得像陳柏霖的李大仁們。

「我可能不會愛你」最終是以喜劇收場,但你我還在進行的真實生活,仍充滿了未知的悲與喜。在可能和不可能之間,唯一能確定的是,我們一定要愛自己。

趙雅芬
初老熟女,曾任職中國時報很多很多年,外界通稱前資深媒體人,現職為娛樂產業新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