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甘心願意,連自尊都拋掉

每當想起他,她總會先深呼吸,再慢慢吐氣,其實的確是有些滯重的情緒糾結著,那吐納聽起來便成了嘆息。而嘆的是甚麼,也只有她自己心裡明白。她總想,喜歡一個人的底限,到底在哪兒?

年少時的她,不至於有公主病,因為她也自知是不夠格的。論外貌,論內涵,都不算極頂尖出眾,就算有幾分清新氣質,也是比較冷門的類型。或許也因為如此,喜歡她的人,反而也是比較品味獨特,甘心願意寵溺她的。因此她也天真的以為,女生是可以耍無賴,耍任性,就像小王子的那朵玫瑰,就算自己再平凡,小王子也會包容呵護她。

直到遇見他,她才徹底感受到自己狠狠栽了跟斗。他是隔壁部門的主管,不過跟她之間,還是有一些業務往來。她以前總是幻想在職場上會遇到一個讓她佩服的主管,約莫是能力極強,以德服人的理想類型。想像中的那個人,可能有著半白的頭髮,慈祥的笑容。可是他,也才大她兩歲而已,她卻不得不服氣。幾十家客戶,哪個客戶要多少貨,好像他腦中有CPU。他底下的工程師得罪原廠,他二話不說,把責任都扛下。他真的是一個肩膀剛硬,即有擔當的漢子。

她原本只是遠遠望著他,抱著純欣賞的態度。有幾次為了討論客戶端的事,一起吃午飯,兩人也漸漸熟稔起來。她驚訝的發現他竟有些孩子氣,跟面對客戶時完全不同。了解了他的另一面之後,每次見到他,都會忍不住心跳加速。

她搬新家,邀了幾位同事去她家玩,也邀了他。她還厚著臉皮拜託他開車載她去拿一些訂好的食物,他也答應了。她到了一家餡餅店,問他要吃甚麼。他說:「我要吃牛肉餡餅。」她忽然心動了一下。她喜歡他講話直率的樣子,一點都不會覺得她請客有甚麼不好意思。

到她家後,他很開心地大剌剌拿起餡餅大咬一口,她從廚房衝出來大喊:「哎呀,來不及提醒你,裡面湯汁很多,要先拿個碗盛!」

他苦笑著說:「真的來不及了!」

「你喔!」

「中午趕報表,忘了吃飯,肚子餓了嘛!」他語帶委屈。

湯汁淌在他藍襯衫的胸口,她急急拿了面紙去拭,也擦不乾淨,他手上的餡餅還繼續滴油,她手忙腳亂,兩人忍不住笑成一團。她忽然希望其他同事都晚點到才好。

有次一起去吃午飯,她說:「有車耶!」結果他們倆都去搶比較安全的那一側,擠在一塊兒,她也知道他是故意的,她推了他一把,罵道:「男生要保護女生耶!」兩人又狂笑。她心想:「怎麼幼稚的跟孩子似的!」但心裡是暖的,似花開的春暖。

但漸漸的,辦公室裡開始有些閒言閒語,她也慢慢感到他的疏離。有時,她會往好處想,也許他真的認為男生該保護女生吧。有時,她又忍不住偷偷怨他,也許他根本就不曾喜歡她,兩人之間的愉快相處,只是他直率的個性使然,也可能是她自己想太多。但她還是忍不住想對他好。

有天她問他:「廠商有送記事本,你要哪一種?」

他隨口回答:「我要活頁的,但不要有日期的。」

為了他這句話,接連一個禮拜,她逛遍了書店和文具店,終於選了一本很素雅的記事本給他。後來,她卻發現他用了別本。

「我拿給你的那本呢?」她問。

「不知擱哪了。」他答。

她覺得自己心在淌血。可是,面對這種把工作擺第一的人,能怨甚麼呢?諸如此類的蠢事,她不知做了多少次。她這才明白,原來喜歡一個人,可以讓她願意把自尊都拋掉,不管對方有沒有回應,就只當個傻傻付出的呆瓜。每次氣過之後,還是繼續付出。

由於種種原因,她選擇離開公司。臨走前,他發了封mail給她。也沒特別寫甚麼,只說他大學時去修了莊子,因為是營養學分。但修了以後,發現自己真心喜歡莊子。他把「逍遙遊」的內容寄給她,想跟她分享,也祝福她找到自己的一片天,自在飛翔。

她的眼淚,一顆顆滴在鍵盤上。她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哭甚麼。約莫是覺得,在爾虞我詐的職場中,竟有人很誠懇跟她分享「逍遙遊」,也算是一件幸福的事了。她的付出,他已經用感情以外的方式回報她了。他其實是懂她的。她在人生中任何時候回想起這一段,也許都該微笑……

Tags : hot issue
天生凡骨
其實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誠實面對自己骨子裡的夢幻本質。不過既然面對了,乾脆就用文字夢幻個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