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男人一輩子都在尋找真愛?

真愛真難找

《廣編特輯》

我跟畢卡索不熟,畢卡索也不認識我,但就算粗鄙如大叔我本人,也會知道畢卡索是二十世紀藝術文化的代表人物,也會知道他的作品風格獨特,像是小時候看到同學寫字讓人看不懂,我們就會說「你是畢卡索嗎?」來形容他的字,由此可見大師的作品是多麼有深度,而且是多麼具有藝術價值。

放心,我不是來談畢卡索的作品,畢竟一個能把凱蒂貓畫成豬小弟的人憑什麼跟人家談藝術及美學,就算是你想看,不好意思,大叔也掰不下去,這就像是你硬要叫禮儀師去當美容師,不是不可能,只是這樣子被化妝的客人應該會感覺修誇怪怪的吧?

我想談的是「追求真愛」這件事。

追求真愛跟畢卡索有什麼關係?因為畢卡索有過多段感情,他的人生不斷在追求最後的真愛,據說有記載的就有七個,而且他的作品也深受女人及愛情的影響,愛情幾乎等於他創作的靈感來源,我們可以說他風流花心,但諷刺的是,如果不是一段段的感情,他可能就沒辦法創作出這麼多流傳千古的不朽名作。

畢卡索交往過七個情人,老實說以現代的觀點來看,只是剛好而已。現在只要稍微長得像樣點、嘴巴甜一點的男生,說不定光是在大學畢業前就已經可以集滿七點交往七個情人。
 

 

1935年9月,瑪莉-泰瑞莎為畢卡索生下一女;11月,畢卡索另擁新歡朵拉.瑪爾。這幅1936年畫的《百葉窗前沉睡的女子》,泰瑞莎在陰暗的百葉窗前沉睡著,彷彿知道離別將至而滿懷憂傷。

 
《朵拉‧瑪爾肖像》
1936年,畢卡索認識了南斯拉夫籍的藝術家朵拉‧瑪爾,畢卡索在她身上找到了女性獨立自主的個性魅力。 在不同色塊組合的空間裡,朵拉瑪爾像一尊古希臘的雕像,一隻手撐在臉頰旁,好像陷入沉思。

跟不同的女人在一起,畢卡索的畫作就有不一樣的風格,上面放的畫作女主角朵拉。瑪爾就說:「畢卡索每換一個女人,他的生活全然改變。換房子,朋友圈也換,狗也換,藝術風格也完全轉變。」。他的第一段婚姻維持了十年,之後的情人就沒有這個榮幸能撐到十年這麼久。

他們只是一直不斷地追求適合自己的真愛嗎?

我覺得他們只是不知道或者忘了自己究竟要的是什麼而已。

不過,如果你問我究竟什麼是真愛,我也沒辦法正確無誤地回答。

真愛的條件是什麼?在還是學生的時候我會回答你「酒井法子」,在我二十多歲的時候就務實多了,我會告訴你「乖巧,有氣質,溫柔體貼」,然後現在我三十好幾了,答案看似更務實了,我會說「合得來,感覺對了就好」,其實答案根本是變得更模糊了。

於是,在我還是學生的時候,找了一個外型有點像酒井法子的女孩交往,然後沒多久就被她易怒善妒的個性給嚇跑了,你想想看,我只是跟女同學借支筆就被打耳光了,如果我不跑,萬一以後跟別的女孩子聊個天還有命可活嗎?

接著,我二十多歲的時候也找到一個乖巧端莊個性溫柔的女友,一切都很美好,美好到一切都像是假的一樣,結果還真他媽是假的,因為不到半年我就接到她還在當兵的男友來電表示關切,我也只能表示深感遺憾,對於他的憤怒表達尊重之意,並且承諾在一周內完成女友的交接工作。

我現在三十幾歲了,在之前遇到了幾個「合得來,感覺對了」的女生,每個在當時都覺得是真愛來了,但過一段時間後,不是她們突然覺得合不來、感覺不對了,就是我覺得合不來、感覺不對了,然後真愛就這麼來了又走、走了又再來…


1927年,畢卡索結識了17歲的金髮美女瑪莉-泰瑞莎,他與妻子歐嘉的感情也陷入風暴。《持尖刀的女子》畫中,主角就是他的妻子歐嘉。畢卡索以誇張、扭曲的線條以及大片流淌的鮮血,渲染出他在婚姻中點滴在心的苦痛。

沒有人是生下來就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樣的愛情,就算是愛因斯坦這種天才,我相信在愛情面前也是一樣會變低能,聰明的人經歷過幾段感情後就會漸漸明白自己要的愛情是什麼,像我這麼愚笨的人可能需要更多的考驗之後才會慢慢知道自己要什麼。

但更靠杯的是,就算是我們搞清楚自己要的愛情是什麼了,我們要的愛情也未必願意走近我們啊!

雖然愛情這麼靠杯,但就是因為它能讓人愉悅、讓人痛苦、讓人悲傷與讓人驚喜才會如此靠杯,所以畢卡索因為愛情能夠創造出這麼多樣的精彩作品,或許你還不知道自己的真愛是什麼或在哪裡,也許你的真愛最後選擇的不是你,但我希望你還是能夠繼續地尋找下去,哪怕我們已經變得懦弱不再瀟灑,只需要開了一點縫、踏出一小步就足夠,至少還有機會讓真愛找到我們…

誰規定真愛只有一段而已的?我們對於每段感情都要當成是真愛去面對,這段真愛結束,除了淚水,記得準備好微笑,我們隨時可以迎接下一段真愛。

真愛不是什麼樣的外型,不是什麼樣的特質,也不是什麼樣的個性,說穿了,不就是你愛死那個人,那個人剛好又愛死你了,這就是真正的愛啊!

Tags : hot issue
阿飛
身高不會再變高,但髮線卻不斷變高。曾任百貨業行銷主管、服飾品牌行銷主管及電子商務專案企劃,稱得上是滾石不生苔的代表。現在可好了,搞行銷搞成了部落客,還不知羞恥地出版了一本關於兩性的書,事實證明,人生永遠都不會照著劇本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