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感情生活之二十四笑

【黃端妤,創作團體「深白色二人組」主唱。雙子座太太,買菜舉棋不定,老公捉摸不定。專長是旁敲側擊、左右逢源地亂用成語,得出個人專屬的後現代解構文字趣味;搭配連任教美術老師三十年的父母也望塵莫及之素人扭曲畫風,跳躍性地分享小女孩太太天馬行空之新手主婦的大無畏生活。】

我從小就是個愛笑鬼。很豪邁的那一種。

國中的時候,下課常會有隔壁班同學跑來問我:「嘿,妳剛上課發生甚麼好笑的事啊?我們班的同學聽到你的聲音都跟著笑了。」

如果說要找一個卡通人物來描述那種欠揍的笑法的話,大概就是《櫻桃小丸子》裡的山田了吧。雖然老師嘴上都說喜歡開朗的孩子,但是到了國三那年,班導師終於忍不住拿著數學考卷提醒我的父母:「一直這樣無憂無慮的好像也不行耶…。」

當然我不是那麼無憂無慮的小孩,只是喜歡花時間在念書以外的事而已。比如說發呆。

不喜歡的事情雖然多到可以填海造地了,有時也的確會覺得臭臉解決事情比較容易,但年紀越大越覺得,還能笑著過日子的話,那才是真正的酷。

老實說剛和老公深白交往的時候,心裡暗暗喊了好幾次:「不妙」、「真傷腦筋啊」這種話。那時候的他非常嚴肅,而且難笑;現在回想起來,大概是因為遭逢他創作生涯的重大轉變時期吧(02年唱片市場景氣開始下滑、預付版稅被無預警的砍半,加上盜版猖獗,時不時還會看到搞不清狀況的年輕人在網路上反應:「反正歌星都賺那麼多了又沒差」這樣的字眼)。

印象最深刻的是,當初我挺害怕某種約會型式,叫做「開車兜風」……

因為要逗他笑真的好難啊!!!

明明談戀愛就應該是要上演那種牽手轉圈圈或互相餵食的戲碼才對,但這位大哥偶爾談到工作上的問題時,氣氛就會突然驟降。我坐在副駕駛座,勉強呼吸著低氣壓裡的稀薄空氣;靈機一動,拼了命擠出一些上課好笑的事和他分享,講到我都快被自己笑死了,他卻還是一張撲克臉。

我說啊,再怎麼樣開朗的女孩子,都會為這種新戀情捏把冷汗的。(搖食指)

約會就這樣持續冷靜的進行一個月後,我終於忍不住投降。也許我們的年齡差距造成溝通上的障礙,以至於老娘說的笑話你無動於衷吧?當然後面我不是這樣說的,只是很誠懇的想知道我們之間是不是行不通。深白聽得一頭霧水,皺著眉頭問我為什麼有這種想法?

(還用問嗎…?我上表演課都沒這麼賣力了,老哥你聽得像在上理論課;我們之間顯然有很深的誤會呦。)

然後深白很認真的看著我說:其實他最近很不快樂,但是他很開心我在身邊。

沒想到那樣我行我素的搞笑反而讓他感覺很輕鬆。我突然覺得過去一個月的努力,像是感情生活裡的二十四孝。還是二十四笑?

或許妳能從一個土象星座男人口中,得到最大的讚美,就是一句淡淡的「哈哈」吧。

唉。

這些年我們經歷了很多一起抱著痛哭,及一起笑到東倒西歪的事。好不好笑,聽起來似乎是很輕鬆的問答題,然而換種問法:兩個人若一起解決了信任的問題、在困難時相互扶持、克服種種的現實考驗,多年後彼此相視還能笑得出來的話,有甚麼不幸福的理由呢?

端端
創作團體「深白色二人組」主唱。中廣音樂網ihappy DJ。雙子座太太,買菜舉棋不定,老公捉摸不定。出過兩張專輯,並擁有職業花藝設計師證照。專長是旁敲側擊、左右逢源地亂用成語,得出個人專屬的後現代解構文字趣味;搭配連任教美術老師三十年的父母也望塵莫及之素人扭曲畫風,跳躍性地分享小女孩太太天馬行空之新手主婦的大無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