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男人一旦戀愛,會變得徹底 「西門慶」化

文/曾子航

倘若把婚姻比喻成供需市場,投資金錢和地位的男人,顯然是買方市場,憑著青春與美貌待價而沽的女人,則是賣方市場。對此,某些女權主義者也許會怒不可遏,女人的資本怎麼只剩下了青春與美貌?她的溫柔、賢慧、內涵、才華,難道男人都視而不見嗎?

很遺憾,男人在求職就業、投資理財、合作談判方面都很理性,完全的「諸葛亮」思維;一旦面臨戀愛擇偶,哪怕是偶爾的豔遇、外遇,反倒變得相當感性,徹底「西門慶」化了!

有個故事說:一個有錢的單身漢,要別人給他介紹女朋友,有四個女人的資料和照片擺在他面前:

A,貌平才女(才華橫溢);B,商界奇女(精於投資);C,鄰家乖女(擅長理財);D,大胸舞女(陪舞不陪睡的舞女)。

結果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D女。

男人就是這樣,有時候會把性衝動看成戀愛衝動,又常常把戀愛衝動當成了性衝動!

不要責怪男人的幼稚可笑,因為男人既是野生動物,又是視覺動物(這就有點像貓、虎這些動物,從大範圍講屬於哺乳動物,小範圍來說又屬於貓科動物)。只要面前出現年輕漂亮的美眉,上至七十歲的白髮老翁,下到十七歲的懵懂少年,無不兩眼發光、目不轉睛、頭重腳輕、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兩腿酥軟、渾然忘我……總之心臟病、高血壓、憂鬱症乃至神經衰弱、老年癡呆等各種發病症狀,全都在遭遇美女的「視覺轟炸」之後,不由自主地表現了出來。男人雖然不是演員,但絕大多數一見漂亮美眉眼就圓。

所以說,好色是男人的天性,男人看女人,首先看的是她的容貌,其次是她的身材,第三?對不起,還是容貌身材,男人的視覺動物本能,決定了他在跟美女打交道的頭一回,很難對她是否具有西蒙波娃的頭腦、柴契爾夫人的才能產生興趣(至於男人有時候會被智慧女人所降服,那是男人對漂亮女人審美疲勞以後)。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早在兩千多年前,我們的老祖宗就看出了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然後總結出這「八字方針」,規規矩矩地寫在了一本叫《詩經》的詩歌總集中。

時光飛逝如梭,都二十一世紀了,審美觀念日新月異,不過有一點請放心,男人好色的老毛病依然改不了,電影、電視劇、晚會、頒獎典禮少了帥哥不要緊,缺了美女,就跟一道菜沒放調味料一樣,味同嚼蠟。

對於男人來說,女人的比基尼,永遠是舞台上最亮麗的風景線。連散文大家周國平先生都嚷嚷:「我要躲開兩種人——淺薄的哲學家和深刻的女人,前者大談幸福,後者大談痛苦,都叫我受不了。」散文家都對頭腦發達的女人敬而遠之,遑論一般的俗世濁男子?可以說,男人的好色,是帶有某種恆久的,甚至建立在天性上的東西,某種像燃燒的炭一樣,永遠流淌在血液裡,永遠可以點燃欲火的東西,哪怕上了年紀的,也許,都澆不滅。

本文出自《男人是野生動物,女人是築巢動物》哈林文化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