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真愛可以不麻煩

他一進公司時,第一眼就看見了她,其他的人彷彿都成了襯托她的背景。她穿了一件鮮紅色襯衫,白色及膝裙。這種打扮要是在別的女生身上,未免刺眼得太過招搖。可是穿在她身上,就是妥貼,好看,不張揚。

每個團體裡總有這樣的人,特別亮眼。她是sales,業績雖然不是最頂尖的,工作也不是最拼的,但是憑著出眾的外貌和氣質,的確也得了不少客戶的緣,業績也很不錯。公司的男生湊在一起,總愛討論她,談她今天穿甚麼,帶著些欣賞,又有些揶揄的口氣,或者誰又聽說哪個客戶在追她,他還真不知原來男生也可以這麼八卦。

他是工程師,專門解決客戶端的疑難雜症,不是公司的營利單位,再加上部門的人大多是宅男,總覺得自己硬生生就比業務單位矮了一截。每當同事們討論她的時候,他總是沉默不語。她是那麼耀眼,他感覺兩人之間不知隔了多少光年,好遙遠。

「你今天可以陪我去客戶那兒解決一個IC的問題嗎?Jack今天臨時請假,可是這案子時間很趕……」她問他,臉上是焦急的神色。

他有點受寵若驚,他才來公司沒多久,不確定自己的技術是否能勝任。但看她那麼急,他也很想幫忙,於是快快問過主管,主管應允後,他就開了她的車,兩人飛車趕到客戶端。還好憑他之前的資歷,解決這個問題還算游刃有餘。問題解決後,客戶又多下了一筆訂單。從客戶那兒出來,她臉上有著放鬆的微笑,更好看了。

「今天真是謝謝你,我請你吃午飯……」她說。

他才發現,她並不想傳說的那麼難以親近,對她的好感又更深了一層。他在心裡掙扎了好一段時間,才鼓起勇氣追求她。不管部門的人怎麼笑他,都無所謂了。他總認為,男人為了自己喜歡的人,總要放手一搏。

那天開她的車時他發現她車上放了一隻泰迪熊,他上網查了一下,記下那一系列。她生日的時候,他買了同系列另一隻泰迪熊,他一向喜歡動手做些有的沒的小東西,便用小機械動了些手腳,讓熊可以走路,手上還捧了花,按下旁邊的按鍵,手就做出獻花的動作。傻呼呼的,很可愛討喜。

明明同辦公室,他還是叫了快遞從別處送來,免得她尷尬。收到這個禮物時,她笑了。應該很少女生收到這種禮物不會心動吧!即便是她,也軟化了。

他們漸漸走在一起。

「真是一朵鮮花……」同事欲言又止,其他的人都哈哈大笑起來。和她在一起,他原已做好心理準備,但還是覺得心被戳了一下。他安慰自己,雖不是很出色,但也不致於如牛糞般難堪吧!

有些人,天生就是公主的命格,身邊總是有一堆人甘心伺候她。無論客戶,主管,廠商,只要是男性,即便沒有追求她的意思,也都對她輕聲細語,給她較好的待遇。

有時,對他不甚滿意時,她會脫口而出:「以前XX追我的時候都……」他覺得有些刺心。他不怪她,她是這樣一路被嬌寵著,所有人對她的好,她已經太習慣,對他的要求自然更多一些。

有時她應酬時和客戶喝了點酒,打手機給他,他自己在路上開著車,就馬上去接她回家,又坐計程車回到原處去開她的車回她家,自己再回家。來來回回好幾趟,回到家都已經半夜,還繼續趕著要給客戶的分析報告。

漸漸地,她開始干涉他的穿著,甚至髮型。他沒說甚麼,心裡卻想著:「是不是覺得我的穿著打扮跟她走在一起,讓她丟臉呢?」

他慢慢開始覺得疲憊了。他喜歡原來的自己,輕鬆自在,不喜歡耍帥裝型男。他願意為她付出,但他頂多就是個侍衛,不是能和她匹配的,她心目中血統優良的王子。雖然侍衛以服務為天命,但畢竟侍衛也是人,也需要放假和休息……

他已然明白,所有的感情,最終都還是要找到自己內心的平衡,否則都會漸趨崩毀。他還是選擇了分手,也許對他,對她,這都是一個好的結果。他明白這一趟並沒有白走,下一次再找對象的時候,他就不會找一個距離幾萬光年遙遠的人了…….他相信,若能找到輕鬆相處的人,兩人的心理和物理距離都比較接近時,真愛也可以不麻煩……

天生凡骨
其實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誠實面對自己骨子裡的夢幻本質。不過既然面對了,乾脆就用文字夢幻個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