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真愛也有山寨版?

不知道是不是一路上跌跌撞撞的關係,對於真愛這一回事,我已經不再把它當成一回事了。

關於真愛,我曾經也是個很執著的人,後來漸漸發覺「真愛」和我現在情人口中所謂的「用心」,其實是相同性質的名詞。

因為,都是超級難以定義的字眼。

「真愛,照理來說,應該只有一個吧?」我問阿正。

「對呀,只有一個,才叫真愛。」超級浪漫的阿正說。

「可是,一個人一生中的愛情際遇,不會那麼剛好,只出現一個情人吧?」我的經驗談。

「嗯啊,通常戀愛的次數一定一次以上。換句話說,運氣好的,會留住真愛,運氣差的,會流掉真愛。」阿正這麼回答我,但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他的經驗談。

想起從前,真愛之於我而言,一定會落在一個誰誰誰的名字上頭。就像是我買了一件套頭毛衣,然後親自向誰誰誰套上去一般,毛衣穿著誰誰誰,而真愛,應該也就是穿著誰誰誰一般,道理一樣。

不過,經過幾番愛情風吹雨打五雷灌頂後,我變得無法很肯認的以一個人的名字,來敘述真愛的樣貌。只因我曾看見女孩子離我遠去時,還穿著我親手為她套上的那件毛衣。而我一度以為,毛衣的名字就叫作「真愛」。(嗯,真實的故事,總是有那麼一點殘酷。)

而我觀察我身邊的朋友,也總是把某某某套在真愛上。

很多人都會說「某某某肯定是我這輩子的真愛」、「直到今天,我才發現某某某是我的真愛」、「我想真愛就是這樣,遠在天邊,近在眼前」等等這類與真愛相關的話語。

而這些話語,有個共通點,就是都有著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也因為這樣,使我覺得尋找真愛的過程,大概就如同一種修行。

而修行的路途上,應該如何辨別真愛到底是哪一個?究竟是目前這一個?抑或是還會有下一個?又或者其實是上一個?

該如何分辨哪個是真?而其他是假呢?總之,怎麼才能恍然大悟?

「既然如此,那要如何判斷哪一個情人,才是真愛?」我試探性地問阿正,他可是我大學時代被公認最浪漫的男子。

「不用判斷,而且根本無法判斷,一來真愛又沒有長胎記,二來如果可以判斷的話,那就沒有分手或離婚的存在了。」阿正分析著。

「那……真愛,總該有個特徵吧?」我猜。

「特徵嘛,『無法辨識』大概是唯一特徵。」阿正微笑。

「那……不等於沒說。」我不喜歡被哈拉。

「如果你硬要一個說法,我倒是有一個。」阿正語氣略顯得意。

「說說看。」我好奇。

「與目前的情人還沒有打架翻臉之前,都嘛是真愛。等到愛情突然有個閃失,再改口說,這真愛根本是山寨。」阿正這話很有哲理,我直覺一定是經驗談。

「山寨真愛!?所以,就有理由,再繼續另一段戀情,尋找所謂正版真愛了。」我好像想通了一些事(人間的一些俗事)。

「嗯啊,大概就是這麼回事。」阿正點點頭。

「好詐喔!比炸蝦還炸!」我不得不這麼覺得。

什麼時候,連真愛都可以搞得像查緝仿冒品一樣。尋找真愛的過程,竟然還要辨識真貨假貨,甚至還要一起向「山寨真愛」說:不。

回頭,說說現在的我吧。

現在的我啊,其實寧願相信真愛是一種狀態(我覺得曖昧也是一種狀態),一種屬於愛情極度美好的狀態。而不是絕對要出現一個誰誰誰,才得以套入的字眼。

也許,這麼一來,才是真愛最最最正確的說法。

Tags : 小左真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