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那一年,我們一起愛戀著莉香

偶然間,聽到「東京愛情故事」的主題曲,心忍不住要揪一下。所有關於那齣電視劇的片段,都排山倒海而來……那是我心中永恆不朽的經典。

那年,我們五個轉系的女生,大部分上的課都和大一學弟妹一起,所以反而和大二的同班同學都不太熟。我們五個彷彿成了分割後不適應分開的連體嬰,也像端午的一串粽,選的課都一樣,作業一起作,分配查字典,似乎有那麼些惺惺相惜的味道。永遠一起吃午飯,聊天,說校園八卦……

當「東京愛情故事」在日本台開播之後,我們五個之間的話題,永遠圍繞著赤名莉香。前一晚看的劇情,第二天一定要瘋狂熱烈討論,好像要把莉香的愛恨情仇全攬在我們身上。

寶兒是我們之間陷溺最深的。看完電視還不夠,還要借錄影帶來看,同一個橋段可以看上千百回,看一回哭一回,常常肝腸寸斷,雙眼紅腫來上學。

其他幾個,有的回家後默默背起了五十音,有的在某天出現,就剪了個莉香頭,還被我們嘲笑了一整學期。比較起來,我覺得我還算是冷靜的了。我當然也愛著莉香,看電視時陪著她笑,伴著她哭。那樣一位勇敢堅強獨立又奇情的女子,哪個女生不愛?

有時放學在學校分手,我們五個就耍起白癡,演起劇裡的橋段。先是背對背說再見,走了幾步,又頻頻回頭,再見,回頭……短短的一條路,被我們演成了十八相送,淒婉哀怨,又笑場連連…….

我們還曾手挽著手逛天母,走了好幾小時,巴巴地只為了試圖尋找一件莉香劇中的大衣,最後還是沒找著,只好狂吃東西,大罵里美解悶。

寶兒可說是「東京愛情故事」的活字典了,裡面的對白,幾乎都可倒背如流。

有天她語重心長地為該劇下了註腳:「完治根本不是莉香的對手。談戀愛,應該找個旗鼓相當的人!」那時對愛情似懂非懂的我,忍不住頻頻點頭。

我們都不欣賞完治,覺得完治太軟弱。可是我們似乎又希望生命中出現一個完治,讓我們心裏的那個莉香跳出來,好像燃燒那麼一次也甘心。

寶兒在高中時看了一本「世界著名大學巡禮」,看到海德堡的照片,便立志要去留學。畢業後,她果然去了海德堡,一去就是十幾年,拿到博士才回來。在海德堡的時候,她和男友最常做的事就是坐纜車去逛城堡。兩人會買每一期的彩券,約好中了獎要去看極光。

那時我和寶兒常在MSN上對話,抓住時差上醒著的重疊。聽她說逛城堡,買彩券,我忍不住笑她:「妳在演偶像劇喔!」但心裏是暖的,很開心有這樣一個伴陪著自己,這年紀了還在夢幻,我知道她會陪我一起夢幻到白首。等我們齒牙動搖,還要面對面坐著,一邊聊莉香配老人茶。

我呢?年少的時候,也跌跌撞撞談了幾次戀愛。雖然沒有遇到完治,自己也傻裡傻氣演了幾次不怎麼徹底的莉香,愛過也痛過,也算不枉一場癡狂年少。

這幾年來,我自己的體會,也許女生都是愛著莉香的,那是自己所欠缺,而又衷心嚮往的勇敢,為了愛,義無反顧。而男生呢?我沒問過,但我猜想他們是怕著莉香的,也許他們承載不了那麼厚重的感情,所有的事都被莉香做足了,男人只能顯得笨拙,被動,倉皇。天地運行有一定的道理,月盈則虧,水滿則溢,或許感情也一樣。濃烈的感情有時太嗆人。當我遇到了深刻喜愛的人,漸漸明白,剜心掏肺容易,也許最難的功夫是在「收」,斂起一些感情,給彼此都留一點轉圜的空間和餘味。

有時候,我還是會想起莉香那燦亮若冬陽的笑容,想起結局時莉香在火車裡失聲痛哭,我也會濕了眼眶。那節車廂中,也彷彿載著我們五個有笑有淚的共同青春歲月,頭也不回的疾馳而去…….

天生凡骨
其實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誠實面對自己骨子裡的夢幻本質。不過既然面對了,乾脆就用文字夢幻個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