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To 賴 Or Not to 賴 ?

陰雨連連的氣候讓人心情一直很萎靡啊。

半夜連續做了好幾個惡夢,醒來全身汗答答的走到廚房喝水。我像神隱少女裡頭的無臉鬼,拖著長長的步伐邊走邊嚷嚷著老公的名字;深白從門縫探出頭來回應我:「在這裡喔,我在上廁所。」

「哇!」的一聲,我哭了出來。

他連忙把門推開要我進去;我一屁股坐在浴室地板上,大把抱者他的小腿不放。

深白面露難色的看著我說:「這樣不好啦,妳要不要搬椅子進來坐?我們來聊天。」

我抹掉鼻涕感激的問他:「像里民服務處那樣嗎?」

兩個人忍不住一陣爆笑。

說不上來甚麼原因,總在天氣濕濕冷冷的時候,無端鬱卒起來,變得很想黏著老公。這是以前的我無法想像的吧?在交往初期,他常是抱怨我下車就一個人逕自走在前面;總是忙著劇場的畢業製作;整身穿的黑鴉鴉的、一付臭跩的模樣;很愛搞笑,不過行為完全不受控制。才約會第三次吧?我就突然剪了一個男生頭現身,完全沒有在乎他的想法。

現在的我,懂了。其實那是種故作堅強的心情。

如果過分的依賴別人,或一廂情願的耽溺在感情裡,遲早會遭到懲罰吧?就像媽媽從小告誡我們的一樣:女人要獨立,不可以甚麼都靠另一半;像我這麼不聽話的孩子,會受到詛咒吧?而事實上也的確碰過不懂珍惜的男孩子,同時劈腿好幾個的狀況。

雖然不懂得欲擒故縱到底有什麼好稱許的,不過也只好硬著頭皮這麼辦了。

因為害怕失去,所以不敢顯露出我的需要。當你上前牽起我的手時,簡直是開心的飛上天了;只是,表現適切的微笑即可。真是充滿糾結的戀情啊!

老公對我倒是相當坦率。當我想碰面時,他會直截了當的讓我知道:可以呦,那我們等下去喝杯咖啡吧!或者,不行喔,我會在家寫歌,想我的時候可以隨時電話來。簡直就像走進價目詳實又價格親民的高級SPA館那樣令人激賞啊。掛上電話後,我激動的握著室友的雙手說:「這回…終於找到好人家的孩子交往啦~~~」

睡前我望著天花板開口問:「這麼沒有羞恥心的賴著你可以嗎?」

老公:「為什麼不可以呢?」

我也說不上來為什麼不可以啊,那如果有一天你不在了我怎麼辦?既沒有甚麼理財概念、很多問題也無法一個人釐清;雖然力圖振作,不過一想到從前的日子已經如此遙不可及,最後還是會自暴自棄吧!到時後三餐靠朋友接濟泡麵也不一定……唉,好悲慘的人生啊。

我克制心裡不斷冒出的恐懼,很認真的解釋:「也許人一輩子能用的依賴都有固定的限度,像裝在盒子裡的彩色糖果一樣;如果我毫無節制的想吃就吃,會不會三兩下就沒了?也許偶而應該要忍耐一下,這樣少吃一顆又等於賺了一顆。」

老公想都沒想就說:「可是依賴是種需要,它不是會被用完的啊。而且一個人活在世界上沒有被人需要,不是太孤單了嗎?」

小白的一句話開釋,讓我彷彿從萬丈深淵搭乘直達電梯又回到人間。

我用前所未有的無比自信對老公拍胸脯保證:「那,我確定你是世界上最不孤單的人喔~~~」


Tags : 女人心事
端端
創作團體「深白色二人組」主唱。中廣音樂網ihappy DJ。雙子座太太,買菜舉棋不定,老公捉摸不定。出過兩張專輯,並擁有職業花藝設計師證照。專長是旁敲側擊、左右逢源地亂用成語,得出個人專屬的後現代解構文字趣味;搭配連任教美術老師三十年的父母也望塵莫及之素人扭曲畫風,跳躍性地分享小女孩太太天馬行空之新手主婦的大無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