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給偶像的懺悔信

好吧,我先承認這篇文章將會是則追星族的告解。

我的童年與少女時期過得並不愉快,在成人世界的紛紛擾擾中,一個孩子能做的實在有限,於是我將自己封閉在一層灰色的薄膜中,藉此和外面的世界保持距離,薄膜中的世界很安全,我也就此成為在大人眼中,對周遭的一切毫不關心的早熟冷淡孩子。

有一天,我聽見一道嘹亮的聲音穿越薄膜,進入我的耳朵,那聲音來自電視上的沙士廣告,高唱著「我的未來不是夢,我認真的過每一分鐘..」。我楞在電視機前專注的聽著,第一次知道原來音樂是有力量的,是可以鼓勵人的,我想那聲音一定不只感動了我,因為那首歌紅遍了大街小巷。

之後我開始入了迷般的蒐集關於張雨生的一切,雖然零用錢不多,不過我還是省吃儉用的將早午餐錢拿去買了卡帶、明星照片、海報。因為知道他也很愛空中補給(Air Supply)而且聲音還跟Air Supply的主唱很像,所以我又愛屋及烏的買了Air Supply的卡帶,然後一個字一個字對照歌詞去查英文字典,好知道主唱現在唱的是什麼意思(為此我的英文成績似乎也進步不少)。

我知道他念政大外交系但將來一點都不想當外交官(於是我模模糊糊也有了想念政大的念頭,但一來知道自己的成績實在不可能,二來就算我考上他也早畢業了。)、有一個歌唱的比他還好但早逝的妹妹,他來自澎湖、他身高真的不高、他原本是唱搖滾..。反正看見哪家報紙或雜誌有提到「張雨生」三個字就先買下來再說,然後好滿足的剪下貼在我那牛皮色的筆記本裡面,雖然不抽煙,但只要聽聽「沒有煙抽的日子」,頓時我就能得到安慰。

家人基本上反對我所喜歡的一切,但意外的是對於我崇拜張雨生這件事都一直沒給過什麼阻力,其原因到現在還是個謎。

在學校,我隻字不提我的偶像是誰,還巴不得最好全天下的人都去喜歡小虎隊紅孩兒,張雨生越不紅越好,這樣我就能自私的佔有我的偶像,接著我就寫信給張雨生:「沒關係,他們都膚淺,全天下只有我懂你,I GOT YOU。」然後他就會跟我通信,並且視我為獨一無二的特別歌迷,搞不好還會約我碰面談心。

慢慢的,年少的狂熱慢慢被生活的現實擠到看不見的地方,我能運用的錢變多了,但卻不再有興致剪雜誌買海報,或許還是敗張CD以示支持。但當他開始走非主流,每天都忙著工作跟談戀愛的我實在無心研究歌詞中的哲學,往往是聽了一遍聽不見順耳的歌,便將那張CD束之高閣,聽他音樂的人真的變少了,而我卻從來沒有寫那封「I GOT YOU」的信給他,原來最膚淺的不是別人,就是我。

後來他做了阿妹,成為金牌製作人,再後來他去了一個很遠的地方,這時我才發現原來我從他那邊得到的那麼多,他幾乎可以說是我少年時期的心靈支柱,他穿透了那層薄膜,為我引導了一個過去我所未知的世界,我卻連好好聽完他用心製作的一張CD都不肯,我真爛。

很抱歉寶哥,我真的錯了也很對不起你,雖然你根本不在乎我是誰,但我依舊想在這裡公開表達我的歉意。

對了,你現在應該在那裡繼續作你的音樂,想像上帝聽你的音樂的樣子,讓我感覺很愉快。

BTW ,你說得對,等一等,那些傷真的會自由。


凌茜的粉絲團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