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野人花園主唱戴倫·海斯:婚禮是我生命中最幸福的時刻



曾紅極一時的野人花園樂隊賣出了2500萬專輯,1500萬單曲,並在悉尼奧運會閉幕式上向全世界演唱。樂隊主唱戴倫·海斯(Darren Hayes)單飛後,發行了四張新專輯,去年發行的《密碼與戰艦》讓他頗受關注,而他的同志身份以及與同性伴侶的生活也是媒體關注的焦點。近日,英國著名同志媒體Pinknews專訪了戴倫·海斯,除了談及音樂創作,他更坦率的分享自己的感情經歷,以及年近不惑的生活感受。


談新歌:生活並不總是美麗,但我們還有尊嚴

戴倫·海斯於去年2月26日在英國發布他的最新單曲「染血的心」(Bloodstained Heart),這是他單飛后第四張專輯《密碼與戰艦》的第三首單曲。這首單曲奇迹般地回歸到流行樂壇的頂峰, 佩雷斯•希爾頓評價說:「一首美麗,強勁,深情,宏大,橫掃一切的流行歌曲……與野人花園鼎盛時的風格相近。」

海斯解釋說「染血的心」這首歌的創作是很偶然的。「當時我快要結束專輯的製作,製作商告訴我還至少需要添加一首歌,使專輯變得完整。我在當時心力交瘁,簡直傾盡全力。不過結果很讓我滿意。」

海斯說這首歌完全是他當時心境的寫照:「我在生活和事業的十字路口。這首歌的核心就是生活並不總是美麗的,有時候你不可能贏得生活中所有的殘酷戰鬥,但是至少我們還有尊嚴,還在繼續前進。我巡演的時候唱這首歌,觀眾們大聲伴唱,我的眼淚一下子就下來了。」

談同性婚禮:當天唯一缺少的,只是社會的認可和尊重




海斯在2006年公開出櫃,當時他向公眾公布了他和英國製片人理查德•卡倫的民事伴侶關係。他們在2005年舉辦了婚禮,卻直到2006年,才終於按法律在英國結成民事伴侶。

儘管只有名義上的婚禮,不過海斯認為:「我內心的想法是,不管是精神上還是情感上,我已經結了婚。婚禮是我生命中最幸福的時刻,我生命中重要的人都在婚禮上給我祝福。當天婚禮唯一缺少的,只是社會的認可和尊重。」

現在海斯的祖國澳大利亞和他目前居住的英國對同志婚姻正處於激烈的爭論中,對此海斯認為:「今天我有英國的國籍、英國護照、公共醫療保險,這些都是民事伴侶關係帶來的權益。雖然它還不能稱之為婚姻。我對此不很滿意,但我相信這是會改變的。」


談異性婚姻:我百分百是同性戀,只是愛上了最好的女性朋友

海斯曾有過異性戀婚姻。在1994年,他與高中的女性好友珂比•泰勒結婚。這場婚姻維持了5年。有人據此認為海斯是雙性戀。對此,他解釋道:

「同性戀多種多樣,我覺得我是一個百分百的同性戀。我不是雙性戀,只是我愛上了我最好的女性朋友。當然當時我還不知道自己是同性戀,只是有些察覺。我很愛我的媽媽,但她是一個天主教徒,我從小也是接受天主教的。所以當時我對自己的性傾向又羞愧又害怕,我甚至不能認同我自己。」

但海斯認為她對前妻的感情並非欺騙。「我對珂比的愛是真誠的。現在回想起來,我們的關係維持了一年,雙方都察覺有問題。我是個誠實的人,我從來沒有對妻子不忠過。我覺得我自我認同時的有個很大的問題就是我對同志的負面偏見,我當時覺得同志總是濫交的,我不可能是同志。我和珂比的關係很真實很美麗,我當時覺得我們倆可以天長地久。只是到最後,我意識到我不能給她全部的我,她應該得到比我更好的。」

如今,戴倫和珂比還是很好的朋友。他說珂比是個很好的女人,現在他們的關係更像哥哥和妹妹。


關於孩子:我想成為父親,卻沒有計劃




談到孩子,海斯表示自己多年來一直以來很想當父親,「我能找到前些年的採訪內容,那會我就說過很想要小孩。這些年我也沒多少改變,我應該會喜歡成為一個父親」。

不過,令海斯感到難過的是,至今仍然沒有開始這方面的計劃。「有時候這讓我很難過,因為我想我本來可以疼愛嬌慣我的孩子的。我知道我會是一個好父親,但是今年五月我就40歲了。我對現在和理查德一起的生活挺滿意的。」


談中年危機:我喜歡變老,喜歡做不一樣的自己

最後,我問了他即將到來的生日。我問他對即將四十歲怎麼看。對於很多人來說,40歲是很重要的一個里程碑,我問他他有沒有大多數人都必然會遭遇的中年危機。

「我覺得我的中年危機已經過了。我製作這張新專輯的時候就是中年危機。我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啊,上帝,我的生命已經過了一半了。我做了些什麼呢?我還要做什麼呢?』有太多的問題困擾著我,我把它們都放進了我的新專輯裡。」

「也許很奇怪,但是我喜歡變老。我總是喜歡做不一樣的自己,但現在我過得很滿足,我知道我要幹些什麼,我也明白有些事情我永遠也得不到。這讓我看得開了。」

資訊來源:
愛白網

作者譯者:haiming 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