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想當年,最愛木村拓哉了

回想起大學時期,老實說有點奇怪,雖然說「男生喜歡女生」並非定律,不過當時我和阿正,喜歡的居然都是木村拓哉。不是山口智子,不是篠原涼子,就連最搶手的松隆子都不是,是木村拓哉耶!

我相信與我相同年代的人,一聽到「木村拓哉」這名字,都會感覺到一股難以抵擋的帥勁。尤其是木村在螢幕上,常常出現的那個似笑非笑、嘴角微揚、滿是戲份並充滿陽光男孩氣息的微笑時,女孩子看了絕對是心花開得亂七八糟,男生看了則是不知不覺地想複製那樣子的笑容。

就是因為木村的關係,當時很沉迷木村所演出的日劇。我個人覺得,日劇之所以厲害,是其所營造出來的力量,不是讓我愛上劇中的女主角,而是讓我想要成為劇裡的男主角。

關於這一方面,與我後來研究日本AV,有著完全逆向的感受。看日本AV時,我完全沒有想成為男主角的想法,老實說,我連男主角長什麼樣子我都不想知道(我認真覺得,那是最需要打馬賽克的地方),甚至不小心看到AV男主角的長相,我都會失落一整個晚上。(離題了?是吧!)

我想說的是,日劇讓人很容易入戲。而那種入戲方式,不僅僅是替主角的處境緊張難過擔心,而是連觀眾本身根本就想要參一咖。阿正,我大學時代被公認最浪漫的男子,就是個「想要參一咖」的木村迷。

阿正的浪漫招數,八成都是從日劇學來的,他的必殺兩大浪漫絕技,第一招「一起盪鞦韆」暫時不談,第二招「想要彈鋼琴給你聽」──完全就是從木村所主演的日劇《長假》學來的。

《長假》中,木村所飾演的,即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鋼琴家。

而阿正,他哪懂怎麼彈鋼琴啊,他連汽車腳踏板到底哪一邊是煞車?哪一邊是加油?都分不清楚了,更別說鋼琴的腳踏板,到底該怎麼操作。

但阿正不管那麼多,仍然堅持要學鋼琴,他的浪漫就是這樣的勇往直前,才不管腳踏板哪一邊是加速哪一邊是煞車呢。阿正忽然來個「我要像瀨名一樣當個鋼琴家」的同時,讓原本以為「我是班上中,最接近木村的男人」的我,驚覺輸很大。

浪漫浪到無可救藥的阿正,不僅僅想學鋼琴,他還想為他所喜愛的女孩寫一首歌。我想很多男生都曾想這麼做,因為這麼做感覺很有藝術氣息,反正就是為喜愛的女孩子,寫一首歌或是做一首詩這一類的事。只是常常詩最終也沒寫成、歌最後也沒完成,喜愛的女孩子就跟人家跑了,後來只能去教堂唱唱詩歌。

這也難怪,天下哪來那麼多周杰倫、方文山。

不例外,當時阿正連一首《小蜜蜂》都還沒練成,喜愛的女孩子就已經和別系的男生共用一根吸管喝蜜茶了。但阿正並沒有因此而遠離木村,之後阿正也曾試著想要當美髮設計師、想考檢察官、想考機長、想當曲棍球員、想當職業賽車手,縱使最後都沒能如願,不過很顯然他的步伐一直都跟著木村在走。

我還記得,我和阿正會開玩笑說,我們是傑尼斯事務所台灣分部的成員。那時,看電視只要看到木村就叫著師兄師兄,搞得自己好像真的是傑尼斯的成員一樣。(這其實有點像我另一個同學阿妗,每每看到劉德華的影像時,就好像身體有某個按鈕被強行壓到一般,一直對著身旁的人說:「那是我的老公ㄟ那是我的老公ㄟ……」這一類的話語。)

前幾周,我和阿正在他書房電腦前,看著木村所主演的日劇《南極大陸》,我們都有著一種「現在日劇好像無法超越以前日劇般」的感受。不知道是我們停留在以前,還是我們該承認我們已經不在主流線上了。

而《南極大陸》裡的木村,還是好帥好帥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