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孔雀的正確飼養方式



前幾年我跑去學底片的沖片和放像技術。某天我興奮地帶著才晾乾的,自己放像的照片上了車,迫不及待地向老公展示我的得意之作。

「今天我選了一張雨天的蜿蜒石子路放像喔!你瞧瞧,這分明的色階、還有這灰濛濛的意境,是不是很有布列松的風格啊?」我一路自顧著說:「我跟老師說的時候,他都語塞了呢!」「才上了幾堂課而已就這麼厲害,這樣下去怎麼得了啊!嘖嘖!」,然後還偷了玉嬌龍的台詞:「我摸不著天際的邊,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害怕……」

老公瞪大眼睛問我:「你哪來的自信啊?」

我氣定神閒的回答:「我老公那兒來的。」

別看我這樣,其實我一直是個沒自信的人;每當事情沒做好被質疑時,我就像被狠狠揍了一拳似的失去平衡,一邊力圖鎮定,一邊還勉強著蹣跚向前。而通常只要我多遲疑了一會,接著就會「哎呀呀呀」的不支倒地。光是看我學生時期的打工經驗就不難明瞭:第一天在麵包店打工,店長坐鎮一旁看著我一邊算錢一邊將麵包裝袋,先後順序被糾正了幾次之後,竟然緊張到把客人買的肉鬆麵包上的肉鬆抖個精光。當天下午就被開除,回家的路上還恍神的掉進正在施工的水泥洞裡,好慘。

不管做什麼事都一樣,當壞念頭萌生之後,狀況便接二連三的報到。

老公瞭解「正增強」對我的強大效用,所以都會用很正面的態度看待我做的每件事情。

像是臉歪嘴斜、奮力咬著被我料理得像橡皮的牛排時,還不忘要美言幾句:「這牛排煎的真是美味!」或是誇張地稱讚我畫的畫:「好一個放浪不羈的小小畢卡索~~~」沒想到久而久之我的內在自卑被豢養成一隻驕傲的孔雀;那個微不足道的信心,像照了小叮噹的放大燈一樣迅速膨脹。漸漸的,做起事來都煞有其事在那兒擺擺弄弄的,插盆花還要放 Carla Bruni 的專輯、穿無印良品的格子圍兜兜、還把花盆放上蛋糕盤那樣轉啊轉。我相信能這麼慢條斯理的打理瑣事,接下來的人生必然能平順的進行吧。

對於放任老婆的自信無限制茁壯的後果,就是有天她出門跟人打交道時,真切的感受到何謂世態炎涼了。初次試著自己接工作,慢慢接觸的人和事變得複雜之後,才驚覺到,自己原來缺乏磨鍊和柔軟身段;忍耐了一整天回到家,腦中唯一的想法就是:要回自己賴皮的主控權;怪這個、怪那個,說得理直氣壯。

有天,老公終於忍不住對我說起道理了。

「嗚!好爛的老公!我要去找游心怡!」老公看我變身成大怪獸,趕忙安撫:「我也可以像朋友一樣很豪氣的挺妳喔!挺妳又不用花錢、又不傷感情、又不用負責,對不對?不過還是希望妳更好,才會說出這些話的。」

「可是我現在不要這個!」

我不是故意要強悍的。當我脆弱時就會強悍。

「那你要甚麼呢?」

「充滿私心和癡傻的愛!我現在只要這個就可以了!」

此刻的我不是隻美麗的孔雀了;我感覺今天出門毛都給人拔光了,是光著屁股回家的受傷狀態。

「那一個抱抱可以嗎?」

「可以!」

老公張開雙臂 hold 住我像蟲一般蠕動的身體。

「去他們的。」

「沒錯,去他們的。」

老公看我被逗樂的臉,不放棄的再次試探我:「現在我可以說了嗎?」

好!一個換一個,很公平的。

每個女孩都有她沒自信的那一面。有時顯得張牙舞爪難以相處,是因為已脆弱得不堪一擊了。

我不需要無止盡的認同,一點點體諒就可以了。

謝謝你,學會和它如何相處。

Tags : 女人心事
端端
創作團體「深白色二人組」主唱。中廣音樂網ihappy DJ。雙子座太太,買菜舉棋不定,老公捉摸不定。出過兩張專輯,並擁有職業花藝設計師證照。專長是旁敲側擊、左右逢源地亂用成語,得出個人專屬的後現代解構文字趣味;搭配連任教美術老師三十年的父母也望塵莫及之素人扭曲畫風,跳躍性地分享小女孩太太天馬行空之新手主婦的大無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