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有時候職業就是會變成戀情殺手

不知道大家在談戀愛,和男人交往時會不會在意對方的職業?很遺憾的,我會!雖然很多人都苦口婆心勸過:「妳是和那個男人戀愛,又不是要和他的職業談戀愛,沒事不要太在乎對方工作比較好喔」

但老實說,我覺得除了沒有把重心放在事業上的男人外,所有認真工作的男人,不管是他的生活作息或者行為模式其實都深深被職業影響著。就拿我之前交往的對象來說,對方的職業是「科學家」。剛開始聽到他的職業是科學家時,我還覺得非常帥氣,畢竟科學家可不是人人能當的。

而香奈兒女士說過一句話:「女にとって男というものは、女より力があり頭もよく、一緒にいると多くを教えてくれる存在であってほしい。」(對女生而言,男人(戀人)最好是力氣比較大頭腦比較好,和他在一起能學到很多東西的存在)科學家先生對我而言就是這樣的存在。他力氣比我大頭腦比我好,和他在一起就像打開了可以看見新世界的窗戶一樣。但即使是這樣的戀人,我也無法keep住戀情。

我記得第一次對這段戀愛產生疑問,是在對方談起生育這個話題時。

「妳知道嗎?我做的研究可是對女生貢獻很大的。」

「怎麼說?」

「我在研究遺傳基因這個領域嘛,換句話說女人以後不用靠男人也可以生出自己想要的小孩,因為一切都可以複製」男人得意洋洋的說

「可是懷胎十月生出來的應該和複製出來的小孩不一樣吧,在情感方面」我質疑

「哪有什麼不一樣,品質只會更好而已。而且這麼一來,女生就不用趕在幾歲前一定要結婚一定要生產,以後都不會有這種問題了・・・」男人補充

老實說,聽到這裡我已經開始有點暈眩,表面上男人是客觀的在分析他的研究貢獻,但那是不是代表將來他自己的小孩也要用複製的方式「製造」呢?關於這個問題,我沒有勇氣繼續和他討論下去。

又,某天約會,就在他的手不斷撫摸著我的臉時,本小姐發現了男人手上的小小傷痕。

「這傷痕怎麼回事?」

「之前作實驗不小心被化學藥品弄傷的」

「你常常會受傷嗎?」我擔心的問

「常常會受傷啊,但也常常在傷害別的生命就是」男人說

「什・・・什麼意思?」我稍稍拉開了和他的距離

「我有時候一天就要殺幾十隻實驗用完的小白鼠」

「怎・・・怎麼殺呢」我害怕的問

「麻醉注射啊,一天殺個幾十隻對我們來說是家常便飯呢」

也不知道為什麼,從那之後只要男人摸著我的臉或是拿東西餵我吃時,我就會意識著那雙殺過很多小白鼠的手・・・當然,我知道那是因為工作不得已必須這麼做,但要完全不介意也是不太可能的。

而比起小白鼠更讓我無法釋懷的還有另一件事。男人的實驗室裡培育著必須每天花時間關注的「細胞」。換句話說,約會時他會不自覺的露出擔憂表情:「今天因為和妳約會無法去實驗室照顧細胞,不知道同事有沒有確實幫我關注它們。」再不然就是電話講到一半時,男人

會突然轉快速度,以驚喜語氣說:「今天不能和妳多聊了,我必須花大量時間在研究上,因為細胞產生了變化喔」在我看來,男人的一憂一喜都是為了「細胞」。

這段戀情結束之前,我常常嘟嘴跟他抱怨:「在你心裡,我可是完全敗給了細胞」一開始男人還會笑笑安撫我說「那是不能比較的啊,傻瓜」但久了之後,他終於承認「細胞在我生命裡當然是最重要的,我的人生都投注在這裡,況且我不相信妳會喜歡上把愛情放第一的男人,那種男人才沒出息呢」

也許,在和男人交往的同時,妳也必須懂得和他的職業交往才行。

Tags : 女人心事
中古小姐
東京都世田谷區住民。高中時因為遇見「東京愛情故事」裡的莉香,而開始喜歡上日本。在日本的生活已經進入第10年。著有《日本人真妙》《東京OL不能不約會》《輸給敗犬又如何?》等三書。目前正在大學院(研究所)攻讀MBA,一邊用日文寫論文,一邊用中文寫書和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