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家庭主婦(下)

離婚後這陣子,我常常想起青春跟選擇的事情。這麼多年來,我跟先生,一起做了一些決定,我們戀愛,結婚,有了女兒,買了房子,生活在一起。漸漸地,我習慣聽他的意見,不再自己做出選擇。我記得他有次若有所思地問我,我們不再年輕了,怎麼辦?我在心底問,年輕又算是什麼呢?但我終究沒說出口,只是默默看著他,等著他說出答案。其實我的青春,那些奇奇怪怪的夢,早就在嫁給他以後,掉進生活瑣碎的雜事裡,再也跑不出來了。

而現在,當我終於開始思考以後,不知道為什麼,那間英式古典套房的畫面,和深藏在背後的一些道理,就讓我在夜裡,睜著眼睛睡不著。我想著,如果那女人可以不費任何氣力,就躺在那麼浪漫美好的地方,挺了個肚子出來,我又何必每天灰頭土臉地待在家裡測量體溫,注射荷爾蒙,等著先生回家。反正現在社會裡做個情婦也風光成這副德行,那我也要過過那種跟公主一樣的生活,我礙不著誰,誰也管不了我。我想著想著心裡明白了,便安穩地睡去。

隔天一早,我告訴吃著早餐的女兒說,妳跟媽媽一起搬去那家汽車旅館住吧。「英式維多利亞古典套房嗎?」剛掉了門牙的女兒,說話並不太標準,但她卻一字不漏地準確念出那個房型的名字,我於是露出微笑點點頭。就這樣,女兒高興的表情藏也藏不住,跳上跳下地也跟我一起認真打包起來了。晚些,我打電話到那家汽車旅館,說明我要住一個月,對方熱情地給了我八折的優惠。這可引起我的興趣了,我問,你們總共有幾種房型?電話那一頭算了一下說一共有四十八種,我說,如果我每間房都住個三、四次,你幫我算算能再打幾折。

「每一間房都住三天以上嗎?」接線生有點不可思議的逐字詢問,就怕是聽錯了。

「是的,沒錯,」我肯定的說,「我打算花個半年享受貴旅館這些變幻無窮的房型,就看你們可以算多便宜給我。」現在想起來有點好笑,其實不管發生多難堪的事,在某些方面上,我那家庭主婦無論如何都要議價,喜歡打折的性格,還是很難去除的。

「對於長住的房客,我們都很有誠意的。」客服人員支支吾吾地回答我,顯然對他來說,我這個每間房都要住遍的大膽想法,實在有點超過他所能理解的範圍。

「不然,我請經理跟妳說明一下好不好?」沒等我回答,那客服人員便放下電話,落荒而逃求救去了。一分鐘過後,電話裡傳來另一個甜蜜到無法形容的聲音,「先生您好,我是客房部的經理,聽說您有長住在我們旅館的計畫是嗎?」聽著帶有濃濃鼻音的女經理邊撒嬌邊說話,我覺得她誤以為我是男人這件事,也算是挺合理的。

畢竟有這樣的雄心壯志,決定要長時間住在汽車旅館的客人,能不是個男人嗎?於是我笑笑地用更濃的鼻音回答說,我不是先生,不過我真、的、是、考、慮、長──住──喔──那個女經理愣了一下,不好意思地連忙道歉,她的聲音一下子變得正常了很多,又再給了我更好的折扣。雙方相談甚歡,我們就這樣約定了下來。

清晨七點半,暖暖的陽光灑入了房間,我聽見門外傳來清掃的聲音,便慢慢甦醒過來。我喚著女兒的名字,她在浴室裡回應著。門縫塞進了今天的早報和旅館最新優惠訊息,我爬下床拎起報紙,注意到上頭的日期。仔細算了一算,原來我住在這個旅館裡,已經三個多月了。現在的我,已經能心平氣和地每天跟女兒一起泡澡,吃飯店提供的精美早餐。每隔三到四天,我們就拖著行李,換去另一個潔淨美麗的房間,感受不同風格的夜晚。那個年輕的房仲業務員,很快就把我原來的房子賣掉了,價錢還不錯,足夠我在這裡住上三十年。我在電話裡跟一個女性朋友說起這件事情,她對我的做法很不以為然,她憂心忡忡地勸我別賭氣,好好安定下來找間像樣的房子吧。我沒說什麼便掛了電話,曾經我以為安定下來是件好事,但現在的我,已經不在相同的位置上了。

看完報紙,我輕輕地把乾淨的床單掀了起來,突然發現自己終於不用在天氣好的時候只想著曬被子的事情。女兒走過來很認真地跟我說,她以後也要蓋這樣的房子給我住,我說真是太好了,妳把每天的房間都畫下來記錄一下。她便很有興致地像個專家,在屋裡繞著轉著忙著,怎麼也停不下來。不知道為什麼,望著那一個個亮晶晶的家具組合,她小小的身影拿著蠟筆走來走去的背影,我想,我的人生,總算做了一個正確的選擇。

家庭主婦(上)

家庭主婦(中)

葉揚的粉絲專頁

FYI,我想念你:葉揚短篇小說集


【想看更多到讀冊】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Tags : 女人心事
葉揚
政治大學企管碩士,目前於大型網路公司,擔任業務經理。生平第一次投稿,便以〈阿媽的事〉榮獲「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首獎。 平常是個上班族,持續練習創作中。最喜歡聽普通的人,說自己的故事,都是出乎意料的精彩。最近容易對各種奇妙怪異好笑瘋狂的事情感到著迷。 葉揚個人粉絲團連結:http://www.facebook.com/yehyang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