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放棄當情人的最佳代言人

文/陳欣兒

愛情是不受制約的,自由自在的愛情才是最真切的,一旦制度想施淫威,愛神就會振翅遠走高飛,因為愛神和其他諸神一樣,都是自由自在的。

—傑弗瑞.喬叟 (英國文學之父)

*當愛情發生細微的改變,不論速度快慢,都會為未來的關係種下變異的因子。

Linda是我的大學同學,那天她哭哭啼啼地打電話給我訴苦,原來男友和她提出分手的要求。

因為大學時,我們三人都屬於同一個社團,彼此都很熟,所以我也等於見證了他們愛情的初始與歷程。聽見Linda的男友跟她提出分手,不要說是她了,連我都覺得難以置信。

聽完Linda的哭訴後,我提出忠心的建議:「我想你最好不要再幫男友買東西了……」

她十分不解:「為什麼?這不是一種愛的表達方式嗎?」

因為當下她的情感如此脆弱,我想她應該難以承受過於理性地建議,所以我斬釘截鐵地勸她,請她相信我,試著這麼做,先不要問為什麼。

其實,我要Linda停止為男友購物是有原因的。

在Linda的哭訴中,我發現這段關係變質的問題所在:有時她的購物動機不單純是為了心愛的人,反而是「看不慣男友的品味」心態居多。

例如:她嫌他選沙發的眼光差、送車子去保養的廠商爛。她覺得自己隨便找個朋友,都比男友找的商家更便宜、品質更好。她覺得男友要是先詢問她的想法,這樣不知可以省去多少麻煩事!

所以,她開始為男友打點一切,而且認為只要不花男友的錢,他就應該接受她的安排。但是這樣專擅的行為,卻讓男友愈來愈有壓力。我希望她停止為男友購物,只是讓她停止越權的第一步。

一個月之後,Linda約我共進下午茶,席間她對我當初的建言表達感謝,並感性地表示,她終於找回當初那個愛她的人。

「你知道有多麼神奇嗎?當我不再一直為他買東西時,我們之間就出現了某種神奇的改變。」Linda說。

「這段時間,他對我比從前更溫柔,也讓我們變得更親密。」

我問Linda:「你真的以為只是買東西的問題嗎?」Linda露出疑惑的表情。

很多時候,情人的關係瀕臨崩潰,其實只是因為情感的連結太過緊蹦。只要消除彼此緊繃的感受,情人就會回到那個彼此尊重欣賞的時刻,甚至會讓關係比從前加倍地好。

Linda請我喝完下午茶後,剛好男友開車過來接她,順道送了我一程。在車上,Linda不再像以前頤指氣使,我和她眨了眨眼,會心一笑。

要是換做以前的她,在男友開車時,很難不開口指揮。像是:「前面紅燈了!」、「右邊有車,你沒看到嗎?」、「嗯,你現在可以走右線了」……呼來喚去、沒完沒了。但是現在,她學會信任對方,並享受身為副駕駛的怡然自得。

我們在車上安靜地聽音樂,偶爾說說話,有一搭沒一搭的,漫無目地聊天,大家都感到很輕鬆。而且,少了Linda的嘮叨,她的男友「依舊如往常」般安全地把我送達目的地。換句話說,Linda以前都是白費口舌了。

其實愛並非恆常不變,而是在宇宙間自由流動的,所以如果愛的傳遞無法讓兩人更親密,就會更疏離。

愛的改變是如此細微,以至於我們常常感受不到,但不論改變的速度快或慢,都會為未來的感情種下改變的因子,讓兩人愈來愈緊密,或是漸行漸遠。

問問自己,在兩性關係中,我們希望愛情的流向走往何處?你是需要一個處處聽命於自己的人,還是需要一個願意相互分享的親密伴侶?

這段日子以來,Linda從痛苦疲憊的關係中學到教訓,她終於願意相信並且支持男友:即使沒有我,他也能把事情做好!並且放心地把自己交給對方照顧。

當Linda的內心出現這樣的變化,她的男友也感受到了,願意努力為她披荊斬棘,試圖成為她的王子。當彼此的心融為一體,更激發了兩人個性中最好的一面,相輔相成下,愛情湧現出前所未有的親密感。

*與自己對話*

Q:為什麼我會心生「控制」的欲望?

A: 問問自己:「你在害怕什麼?你的害怕是否屬實?最糟的情況會怎麼樣?」所有的「控制」與「習慣」,其實都源於自身對於「變化」的恐懼。只要在不失去自己的情況下,以平常心盡己所能,就能擊退一切毫無根據的恐懼。只有面對恐懼,放下控制、拋開習慣,我們才能與伴侶創造出親密的心靈空間與對話。


*欣兒小語*

如何擺脫「控制」的陰影?

◎愛的本質是給予而非獲得,愛一個人是要幫助他回到自己,使他更接近他自己。真正的愛情能夠鼓舞人,喚醒對方內心沉睡的力量,激發對方潛藏的才能。

◎愛情的繁花盛開,只有在完全無束縛、恣意奔放下才有可能展開。認為愛情是某種義務的思想,只會讓愛情置於死地。

◎我們常常用本末倒置的方式去處理感情,對陌生人客氣親切,對情人親友卻頤指氣使。別總等到失去後才有所領悟。

◎你可以控制一個人的行為,讓他對你百依百順,卻不代表你能掌控他的心。與其想盡方法操控情人,不如試著設身處地了解他的感受,與處事的緣由。你會發現,有時只是因為別人做事的習慣和我們預期、習慣的不同,其實事情往往沒那麼嚴重。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啟思出版《
不委屈,才能愛得更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