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親愛的, 我把你當客戶, 好嗎?

Share

這是一個女業務的故事。因為這幾年來, 自己本身也是業務的關係,我特別喜歡關於這樣的故事。

我最近人生不順到了極點,如果要我形容,就像是一連串的繞口令一樣。

Advertisement

我喜歡的人討厭我。

我討厭的人喜歡我。

我討厭的客戶想當我男朋友。

我喜歡的男朋友想當別人的男朋友。

我最近不小心變得很胖,希望別人不要發現我很胖。

那些說她覺得我一點都不胖的人,在心裡告訴自己千萬不要像我這麼胖。

在老闆面前,我假裝自己很聰明,我不想假裝,可是我真的不聰明。

老闆假裝他知道我很聰明,可是他不用假裝都比我還要聰明。

……

我可以一直一直說下去。悲傷人生的繞口令。

長大以後的這些日子,如果以總體評估的方式來看的話,我覺得自己不過是一隻流浪狗,汪汪汪地討好很多人,希望他們帶我回家。但最終我卻只能搖著肥胖的身軀,盡力地舔著陌生的腳ㄚ子,直到他們走進寵物店裡,挑選自己喜歡的紅貴賓。

今天早上爬起來,我在鏡子前面,看見一個失敗的業務專員,一個逐漸老化的女人,一個男人非常想擺脫的女朋友。

沮喪也可能變成一種病。

所以我決定請假不去上班,三年多來,我沒有一天這麼任性過,但今天確實沒有當狗的心情。

跟主管打完電話以後,我一個人跑去河堤旁邊的椅子上坐著,吃剛剛在便利商店買的海苔洋芋片,喝冬瓜汁。

我想起小時候,阿公會買同個牌子的冬瓜汁給我喝,帶我在河邊放風箏。

其他的男人,帶我去過高級的餐廳,請我喝過各式各樣酸澀的飲料。

我曾經相信他們,希望他們能把我帶回家寵。但當我全心全意將身體依靠過去時,他們就猛烈地跳起來,驚慌地說出一樣的台詞。

他們總是對我說:「抱歉抱歉。我還沒有準備好。我們沒有那麼熟…….」

我坐在河堤邊,一口一口的吸著冬瓜汁,那甜甜的味道不曾改變。

回顧過去二十多年,阿公或許是對我最好的男人。

要是阿公是我的客戶就好了。

要是阿公是我的男朋友就好了。

阿公一定會說,我一點都不胖。

阿公一定會說,聰明是我最大的優點。

在阿公面前,我只要做我自己,沒有任何期待或討好,什麼都不用假裝。

上星期六,交往兩年的男朋友,皺著眉頭對我說,我太黏人了,他喘不過氣來,想要兩個人分開,自己一個人冷靜一下。

他說完這句話以後,就再也沒有打電話給我。我才不要先打電話給他。

我吸光了所有的冬瓜汁,看著別的孩子拉著風箏跑。

鋁箔包變得扁扁的。

阿公死掉了。一九九九年的時候被裝在棺材裡,推進火葬場燒乾淨了。

而現在,我只剩下河堤的風了。

就這樣我被滿滿的無奈浸泡著,動彈不得。

雖然在這個世界上,比我可憐的人還有很多。我伸出手指一個一個算著,有人沒手沒腳,有人被追債,有人得賣器官。

我聽見客戶追殺的電話一直響著,可是我現在動彈不得。

無奈的味道有點像福馬林,我就是那瓶子裡面的殘破肉塊,非常噁心又孤單。

這幾年過去,基隆河變得臭臭的,偶爾有塑膠袋飄在水面上。

我一邊捏著冬瓜汁的包裝,一邊無法忍耐地哭起來。

風以修行者的方式,和緩地吸氣吐氣。

我哭著哭著累了,就歪著頭睡去。

在睡眠的底層,我作了一個夢。在夢中我什麼都有,穿著名牌套裝,又獨立又迷人,我不過嘟個嘴,客戶就下單,男朋友開著跑車,在公司樓下準備接我回家。

「妳慢慢來,我可以等妳一生一世。」他溫柔地說,在電話中輕吻我。

這絕對不可能發生。一個低沉的聲音在我耳邊吼叫。我就在這時候發現這是夢,然後身體彈了一下醒過來。

已經是傍晚時間,夕陽掛在橋上,昏昏沉沉的。

吃到一半的洋芋片掉在椅子底下,有一隻雜種狗靠過來,在我腳邊等。

牠可憐地嗚咽了兩聲。我不顧他身上的寄生蟲,把牠抱進懷中。

如果人生是悲慘的繞口令,我乾脆倒反過來活算了。

我這樣想。

隔天上班,我主動打電話給愛慕我的客戶,每天兩次,晨昏定省。

我照顧他像是對我男友那樣,熱情洋溢。客戶很高興。

反過來,我躲著男友,忍住不去關心他的近況。

他在一個星期天打給我,問我要不要出來走走。

「不好意思喔,我現在有點忙。」我客氣地回答,摸著腳邊呵呵笑的狗,給出客戶在假日打電話給我時,相同的答案。

「不然星期一時,我再看看好了。」

第一次,男朋友殷勤地傳簡訊來,說星期一晚上,他訂好一間餐廳。

後來事情就一件接著一件發生。

客戶打電話來時,我主動邀約吃午餐,他笑嘻嘻的,我也笑嘻嘻的。

老闆知道我跟客戶吃飯,過來稱讚我。

我把老闆當成下屬,不再維維諾諾地應答,跟他說話時帶著確實的口氣,老闆說我很有想法。

他還把我叫進會議室裡,跟我討論升遷計劃。

晚上,我穿著正式套裝,塗上口紅,踩著高跟鞋,向男友走過去。

親愛的,我把你當客戶,好嗎?

前往餐廳的路上,我跟他並肩走著,刻意保持三十公分的距離。

「嘿,今晚我請客。」我說,轉頭對他輕輕笑。

他看著我,遲疑地點點頭,眼神疑惑中帶點迷茫。

反倒是他靠了過來,輕輕拉了我的手。

我真的不知道,這一切是怎麼搞的。

上星期我自己編的順口令,我喜歡的人討厭我。我討厭的人喜歡我。

當我反過來的時候,我的世界,就用一種歪七扭八的方式,轉向正的方向了。

葉揚的粉絲專頁

FYI,我想念你:葉揚短篇小說集


【想看更多到讀冊】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葉揚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