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別逼我當抓耙子!

現代人不知怎麼一回事,談到劈腿、小三,好像都有一種「理所當然」的理直氣壯,不是當小三當得頭頭是道,就是覺得小三是現代愛情裡頭擺脫不掉的附屬品。「有誰不劈腿!」被劈的、劈腿的都說得天經地義,好像想談一場單純的兩人戀愛,在今天已經成了太傻太天真的幻想。

談戀愛、說感情,本來就是件私事,想當小三、甚至小四,只要大家開心就好(但結果通常不會讓人太開心),輪不到外人插嘴,但是當發生的對象就是你身邊的好哥們、好姐妹,你會怎麼做?以前的我會堅守閉嘴原則,倒不是為了什麼崇高的朋友道義,而是這樣的情形本來就不是任何人說任何話就可以解決,更何況該解決事情的是劈腿(或被劈)的當事者,只要不波及到我,哪輪得到我變身正義使者,來代替月亮來懲罰他們。

但這樣的閉嘴原則,最後卻差點把我搞瘋!

我在一個吃吃喝喝的場合同時認識了A男與B女,他們是一對剛從法國遊學回國的情侶,看一樣的電影、讀一樣的書、聽一樣的音樂,在外人看來就像是天生註定在一起的一對,兩人雖然在一起不久,沒有婚姻關係,但卻比老夫老妻還要穩定。

他們看起來比阿里山神木還穩定的感情,卻悄悄出現了偷啃的蛀蟲,而且就活生生地在我面前上演。有天我從電影院走出來,剛好看到A男也在附近遛達,而旁邊狀似親密走著的卻不是B女。原本我也不以為意,畢竟這些國外回來的人都開放得很,搭搭肩、牽牽手只是剛好而已,只是他們兩個越走越近、越貼越緊,最後連嘴唇都黏在一塊,而且遠遠看就知道是舌頭繞了好幾圈那種,路過的人都忍不住看了他們幾眼。

最後他們一起上了計程車離開,我站在原地,正想轉頭去買杯飲料,忘記這些鳥事,結果手機就響了。

對,就是那麼巧,B女打來了。

「妳剛剛剛跟A去看《The Descendants》喔?」B女在電話裡問我(對,國外回來的一定都要講洋文)。

我心裡一驚,下意識邪惡的說謊模式立刻連動開啟。「對啊!超感人的!剛看完準備要回家。」媽呀!偷吃的明明不是我,怎麼會無意識地開始扯謊!

電話還沒掛,我馬上就收到whatsapp的訊息,果然是A男的火速傳訊。

「我剛剛跟B說我們一起看電影,幫我cover一下,反正你也剛從戲院出來…」

原來,剛剛A已經有看到我了。

接下來幾週,我就開始過著一種人格分裂的生活,B女會偶爾跟我抱怨A男變得怪怪的;A男會跑來拜託我再幫他掩飾幾回。

紙包不著火,果然一點都沒錯。

B女果然發現了A男在外偷吃這件事,只不過她沒想到的是,其實A男跟另一位女生其實交往的時間更久,自己無意識當上小三已經兩年多!只是這其中有一整年她都跟A男在國外,所以難以查覺地三個人的出現。

「你之前為什麼不跟我說?」B女還沒跟A男攤牌前,就先跑來用歇斯底里的口氣質問我。

對啊!我怎麼會沒有想到要跟她說呢?明明我有太多的機會告訴她:你男友跟其他女人亂搞喔~但是我卻說了莫名其妙,跟自己不相干的謊,這甚至比我過去的「閉嘴」原則更糟糕啊!

雖然之後我沒再碰過哪個朋友白目偷吃,但經過這件事之後,我告訴自己:「當抓耙子總比被當瘋子好!」雖然我說謊可以面不改色,雖然我很多事都可以當做沒看到,但是,我也想當個好人啊!各位哥們朋友,沒本事就好好談場單純戀愛吧,不要再逼我當抓耙子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