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是她自己貼上來的

當自己在一段感情中付出了比以往更加認真的心力,沒有被安慰的撫摸頭說:「妳好乖」或「妳好棒」,反而還被狠狠地推開說:「妳根本不夠愛我!」

她想不透,為什麼他能說:「妳根本不夠愛我!」這句話。

她為了他改變了很多習慣,平時下班立刻回家,如果比他早回家還會先把晚餐準備好,週末假日不再和姊妹們出去,為的就是替他整理家裡以及洗衣服、遛狗,有時候遇到他出差,她還得一大清早開車載他去機場,甚至怕他沒錢花用,還會偷偷在他睡覺時塞個幾千塊在他皮夾裡。

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生活小事,卻是需要費盡一個人的時間與體力去完成,這也是說如果她沒有用愛家人的方式去愛他,或許這些事情也不可能主動會去做。

然而我們人有時候就是這樣,身在福中不知福,小時候老是會以為爸媽早上挖我們起床,不厭其煩的一遍又一遍的叫著我們名字,叫到最後自己還會因為起床氣而跟爸媽翻臉臭臉相對。

他就是這樣經常用這種模式對待她…

沒有人天生喜歡被用這種態度對待,她也有想過為什麼他會有這種反應,她猜想可能他是他家中排行老么,比較容易耍任性而得到父母的溺愛,而她自己本身是家中排行老大,一直以來都是主動去關心或幫助別人,所以在這樣的關係裡,她總是會用著體諒、包容的方式來對待他,而他卻老是覺得她很囉唆、很煩人。

『好』的定義因人而異,有些人覺得你對他的『好』是一種壓力、負擔,他不想要你這樣對他『好』,因為他不知道自己接收了你的『好』是不是也要對你同等『好』。

又或許那些不喜歡別人對他『好』的人,他們只是沒有把握自己也能跟你做到一樣,所以害怕別人對他『好』吧。

後來男人受不了她的『好』,有天終於在一場大吵架中提出分手協議,她哭跪在地拉著他求說:「不要分手好不好?我知道你在說氣話…」但男人用著冰冷的眼神斜眼看著她,硬是說了一句:「是真的要分手,妳把放在我家的東西收一收吧。」

從兩人分手後幾個月,她想當然是每天哭了又哭,就算沒有憂鬱症整個人也變得很暗淡無光,這段期間,她跟一般被提分手的人一樣,不停地鑽牛角尖問自己:「我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要跟我分手…」

可惜這些問題都沒有人可以解答。

有天她有個朋友打電話跟她說:「昨晚我們一群人出去唱歌,我的朋友帶了她新交往的對象,結果居然是妳前男友耶!我故意問還有沒有跟妳連絡之類的話題,誰知道他就大聲說……」

「說什麼?」她等不及問。

「我根本沒那麼愛她,是她自己貼上來的。」

有些關係雖然可能沒有那麼恩愛,但再怎麼樣都是一段感情,是用時間去一點一滴的建築起的感情,當你發現自己所作所為又沒什麼大不了的同時(其實通常這類型的人不會有發現的),能否想想很多事情,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有些不在乎的灑脫與不尊重的態度是無法相提並論,沒有一句謝謝但至少也留點口德,別再將最後剩餘的那一丁點情份給抹滅掉。

她聽完朋友闡述了那晚的對話,沒有掉下任何一滴眼淚,但她的心很難過、很難過,有種糾結在一起無法言語的心痛。她終於明白在這段感情中,最終難過的不是發現他的不真心,而是來自於…很晚才發現自己的愚昧。


亞美將Blog


亞美將Facebook

高中廣告設計畢業後便在藝文網站『失戀雜誌』裡當駐站作家,左手寫字,右手畫圖,以輕鬆詼諧的生活態度來觀察人生的每一刻並且紀錄下來發表在網路平台上,也因為個性活潑外向開始接觸電視節目,口無遮攔、辛辣直接是觀眾第一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