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們不是彼此的遺憾

情人在分手後第一次打電話給我時,很奇妙的是台詞總是同一句:「妳最近在幹嘛?」

每次我聽到這個問題,總有一瞬間的忡愣,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有時候,在和他分開的這段時間裡,我們的人生有了一些改變,例如換了工作、搬了家、護照上多了哪個國家的入境章……我們不是沒有事可以說,可是,卻不再確定這個人還能不能分享我們的喜悅或哀愁;又有時候,情況相反,在和他分開的這段時間裡,我們的生活乏善可陳,和當初沒什麼兩樣,這時心裡又憋著一股氣,不想讓他知道我們毫無改變,好像少了他之後就不再精采。

寫成劇本可能要三大頁A4才能演完的劇碼,在女人的內心裡搬演一遍,只需要三秒鐘,所以,我總是快速回答:「沒幹嘛阿,那你最近在幹嘛?」

「也沒幹嘛阿。」他們會這樣回答。

然後,就是長長的尷尬與沉默。

於是我總是在想,為什麼,我們會希望跟舊情人當朋友?

在我們還沉浸在分手的悲傷裡的時候,和舊情人當朋友,是極其受傷的一件事。

如果他溫言軟語、小心翼翼的問妳好不好,妳不會開心、也無力領情,只想對他大吼「不好不好不好,我不好都是你害的,你還敢問我好不好」;

如果他從此消失在妳的世界、連句敷衍的問候都不再有,妳也不會開心,那種被人甩掉之後、對方還手刀加速逃逸、簡直把妳當成不降的髒東西深怕妳又纏上他的無情,更讓人受傷;

他打來也不對、不打來也不對,他口氣一如以往溫柔不對、他的口氣變得冷漠疏離也不對,因為妳還接受不了分手的事實,所以他說什麼都不對。

可是,當我們已經不再為分手悲傷,和舊情人當朋友,也不見得就容易了。

你敢摸著良心對天發誓說你們只是朋友,可是你的新戀人卻不一定認同;

你敢摸著良心對天發誓說你一點復合的念頭都沒有了,可是聽他說起和新戀人的甜甜蜜蜜,又不禁有點酸溜溜的,覺得他以前對你也沒這麼用心;

曾經我和某位昔日戀人討論著彼此好久沒見,應該要敘敘舊,兩個人討論半天沒共識,末了他說「不然就去以前常去的那間咖啡館吧」,那瞬間,在那間咖啡館裡所有的回憶都湧將上來,我們曾經在那裏吵過架、曾經在那裏拉過手、感情好的時候,他會和我一樣都點一杯維也納咖啡,然後,我拿著小湯勺偷舀他的鮮奶油,他會幫我喝掉冷了以後就顯得澀苦的咖啡……我不知道這到底算是想念,還是只不過是想起,我不知道分手之後再見面,我們各喝各的咖啡會不會顯得太刻意的疏離、分享彼此的口水又會不會太逾矩,最後,我在那麼一間以現磨咖啡聞名的咖啡廳裡,點了一杯莫名其妙的水果茶,至今我還記得那味道,喝起來像是馬偕醫院小兒科的感冒藥水。

全世界大概沒有一種「友誼」,是這麼麻煩的。

如果我們學不會將自己看他的角度,從情人調整為朋友,即使舊情人釋出再大的善意,這段友誼,我們還擁有不起。

可是即使這麼麻煩,我們仍舊熱此不疲。

我不知道別人是怎麼想的,但於我而言,和舊情人建立友誼,其實是一種和過去的自己和解的必經過程。

只是想要證明,我們的戀情之所以失敗,不是他不夠好、也不是我不夠好,純粹是我們不適合。

只是想要證明,我們都很好,我們只是運氣不好。

希望總有那麼一天,我們都會好。

我們會好到對方不會再開口問「你好不好」,因為不用問都看得出來,我們真的都過得很好。

總有一天,我們能用更理智的態度,去面對舊情人。原來我們不是彼此的遺憾,而是彼此在感情路上的教訓,只是希望,我們都比當年要更成熟,已經犯過、並在對方身上嚐到苦果的錯,都不必要再一次經歷承受。

密絲飄的Facebook


密絲飄的Blog


密絲飄的新書《不愛為何不早說?》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