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人妻的路數

結婚前,我常幻想把自己擺在婚姻生活裡,會是甚麼樣子?這個遊戲大概可以往回追溯到我五歲的時候,和我表妹玩的扮家家酒開始。我們會揹著阿嬤的手提包假裝去上班,然後學隔壁阿姨牢騷隔壁叔叔那樣煞有其事的唸個不停;興頭一來,還會拿起對講機對著想像中的老公鬼吼鬼叫。

我猜那時候的我,一定很崇拜職業婦女吧。

後來也曾經歷過想一輩子單身的強悍時期;同我並行走過青春歲月的老友,現在看我下午茶沒喝完,時間一到,就趕著回家做飯的轉變,都忍不住消遣兩句。

也說不上是怎麼被馴服的,當我動了結婚的念頭後,就開始沈迷於各種太太型的揣摩遊戲。

市面上有好多種「太太範本」可供未婚女子套用想像呢。

鑽石廣告、房屋仲介廣告、賣調味料的、傢俱、家電…像型錄一般展示著好多有型有款的太太啊!

我想梳包包頭穿小碎花圍裙做一桌好菜請公婆上桌嗎?我擔心老人家受到驚嚇;或者是變身成森林系太太,半夜醒來躲在門縫間偷看老公工作呢?明明每次都耐不住性子抱怨他兩句;那蹬著 Christian Louboutin 的漆皮高跟鞋在家吸地板?那~是~我們家兩個月的菜錢啊。

路不轉人轉,也許外表亮麗的太太款不是我的路數。哼。

沒關係,我也可以成為一個著重內在的太太型啊。

外子小白喜歡跟朋友炫耀我做菜的事。

因為這傻小子世面見的不多,總是被我的氣勢唬的一愣一愣的。

例如:炒波菜就炒波菜,我偏偏就稱它是「香煎蒜蓉佐食蔬」。聽得老公倒吸兩口氣。

昨天傍晚去黃昏市場遲了幾分鐘,肉攤都收了,只好硬著頭皮光顧鹽酥雞攤(只有這一次,真的….)

帶一份炸雞排回家加菜,上桌前拔了一把陽台的迷迭香,用廚房剪刀剪成一小段一小段的撒在肉上

稱作「托斯卡尼風味迷迭香雞排」。

嗯。

哈哈。

為了贖罪,今天小魚我誠心誠意的想做一道海鮮料理;特地開車去大溪漁港逛逛,鎖定的目標是「三杯魷魚」。偌大的市場只見我在人群裡橫衝直撞;終於,我看見了…魷魚?

老闆劈頭就問:『妹妹~~~要什麼?花枝?透抽?小管?還是章魚?』

(我沒聽見他後面的話!!先沉浸在長達一分鐘的喜悅,對老闆是叫我『妹妹』,而不是太太!)

直到老闆再度大吼:『 妳到底要什麼?花枝?透抽?小管?還是章魚?』

瞎密!!!!!我倒退三步,發現自己完全搞不清哪位是哪位,但還是鎮定的問他:『那魷魚咧?』

老闆:『魷魚買不到新鮮的啦,都是乾貨。』

我看著從報紙剪下來的食譜,正想辦法變通的時候,老闆又問:『還是要透抽?花枝?小管?』

我只好摸摸鼻子認了:『透抽是哪位啊?』

老闆用很道地的台灣狗已笑著指指:『啊這位先生速透抽;那位速小管;這速花枝;啊他速章魚。啊這樣懂不懂?』

哎呀呀呀呀…怎麼可以把一個新手太太這樣逼到牆角啊!

法律上有規定認不出海產的不能結婚嗎?

你知不知道當太的壓力也很大耶!

當不成花瓶型的太太我也很苦惱啊!

眼看內在型太太長路漫漫,在得道之前,我就先充當賞玩型太太吧。



端端
創作團體「深白色二人組」主唱。中廣音樂網ihappy DJ。雙子座太太,買菜舉棋不定,老公捉摸不定。出過兩張專輯,並擁有職業花藝設計師證照。專長是旁敲側擊、左右逢源地亂用成語,得出個人專屬的後現代解構文字趣味;搭配連任教美術老師三十年的父母也望塵莫及之素人扭曲畫風,跳躍性地分享小女孩太太天馬行空之新手主婦的大無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