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生理痛,生離慟

她已經有交往五年的男友了,兩人感情穩定。而男友計畫當完兵後到英國念書,她也答應陪著去。

她在一家工程公司的人事部工作,努力存著陪男友出國的生活費。有天,公司進來了一位新人,他剛從研究所畢業,似乎沒有太多實務經驗。因為是菜鳥,所以常被主管釘。有天,她忙著整理一些資料,在公司待的比較晚,忽然發現後面那區的辦公室還有燈亮著,走過去正要關燈,就看見了他。

「還沒下班啊?」她問。她想著,沒收到任何人今天要加班的申請。

「嗯,明天要交個實驗報告。」他訥訥地回答。

「我沒看到你的加班申請呀,你剛來沒多久,應該不知加班要先申請才有加班費吧?」她好意提醒。

「呵,是我自己經驗不夠,留下來是應該的。」他說。

她有點驚訝。其他的同事,恨不得多報點加班費,有時還會灌水。但她想著現在物價飛漲,大家領死薪水,的確也辛苦,審核加班費時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她想,這個剛畢業的小孩還挺乖的,是大格局的人。一股天生想照顧人的母性就浮現了。

「這麼拼喔?那我請你去吃飯好了。」她說。

他們一起去附近吃了簡餐。坐在他對面,她這才看清楚他。她發現他長了一對很無辜的單眼皮眼睛,很像某種小動物,便忍不住想笑。但是為了禮貌,她還是忍住了。

以後,每次只要在辦公室遇到他,看到他的眼睛,一轉頭,她就忍不住偷笑起來。

有天,他領了薪水,便來找她。

「那天妳請我吃飯,今天換我請妳吧。」他說。

「喔,好啊。」她說。她也不以為意。她比他大兩歲,也較早進公司,便用一種前輩的心情待他。這次,她發現他有一雙很好看的手,很適合當藝術家之類的。

他比較不懂公司的一些規定,她都會提醒他。他們之間,也就慢慢熟稔起來。

有一天,她生理痛,在位子上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便走到樓梯間蹲著。他正好從工地回來,看見她蹲著,嚇了一跳。

「妳怎麼了?」他緊張地問。

「不關你的事啦,跟你說也沒用!」她沒好氣的說。

「妳怎知沒用?說不定我可以幫忙啊!」他說。

「幫甚麼忙啦!我–生–理–痛!」她大聲說道,說完還真後悔。

他一臉尷尬,手足無措。他看她的汗從額頭沁下來,很不忍心,便將她的長髮輕輕撩到耳後。她覺得心頭一震。他不該,來撩撥她的。隔天,他在公司冰箱放了一罐棗子,寫了mail給她,跟她說那罐棗子給她吃,補血的。之後每隔一個月,他都會在冰箱又放一罐新的棗子。

他們之間,變得有些不自在。她似乎刻意躲著他,尤其他的眼神。她不再覺得他的眼睛好笑了,反而覺得看了有點刺痛。

有一天,他實在忍不住了。下班後,他追上她。

妳幹嘛躲著我?」他問。

「我哪有?」她答。

「那妳看著我。」他說。

她抬起頭看著他,兩人之間的情意流瀉著,似乎也無從隱藏了。

「妳明知道的,我喜歡妳。那次看妳生理痛,我就覺得,我很想照顧妳。」他說。

「我早就有男友了,我要跟他去英國!」她又躲開他的眼神,故意說得斬釘截鐵。

「我聽說了。但妳只要問妳自己喜歡的是誰。我認為感情沒有先來後到。」他說。

她回去哭了一夜。隔一陣子,她男友退伍了。她急急辦了手續,幾乎是用一種奔逃的姿態飛到英國。

然而她心裡,並沒有真正放下他。有天,她接到他打來的國際電話,是他輾轉問了公司好幾個人才問到的。

「國中的時候,我爸忽然生了一場大病,住院三天就過世了。」他說。

她的心抽了一下。

「我常常想念他。妳離開後,我也常常想念妳。」他繼續說。

「妳知道嗎?我體會到一種感覺,生離竟然比死別更痛苦!過世的人,只能對他徹底死心,而活著的人,想見卻見不到,是更深的煎熬……」他哽咽著。

她急急掛了電話,淚如雨下……掛電話「咯」的那一聲,她彷彿聽到心碎掉的聲音。但她無法辨認,碎掉的,是他的心,還是她的心……那句「生離竟然比死別更痛苦」,在她耳邊一直迴響著……

Tags : hot issue
天生凡骨
其實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誠實面對自己骨子裡的夢幻本質。不過既然面對了,乾脆就用文字夢幻個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