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們相愛,但不快樂

我曾經很愛一個男人,他也說過他很愛我—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在一起,並不快樂。

當年我還年輕,總以為兩情相悅就等於幸福,我很愛他,我自己知道,所以我以為問題出在他身上,一定是因為他對我的愛沒有他說的那麼多,所以才會不快樂。

於是,我開始檢視身邊看似幸福的情侶,像做實驗似的,分為「實驗組」及「對照組」。

我最羨慕的,是當時班上的班對。

他們永遠出雙入對,上課看見他們在一起、到圖書館也看到他們在一起、晚上出去買晚餐也見到他們在一起。

體育課,大家分組打籃球,粗魯又莽撞的男生組成一隊,女孩是裡頭唯一的女生,格格不入,但仍然在場上奔跑,因為男孩在那一組。

分組作報告,女生嘰嘰喳喳,討論總是離題,男孩是裡頭唯一的男生,加入不了化妝品的討論議題,但還是安分的坐在一旁發呆,因為女孩在這一組。

於是,我以為問題,出在「陪伴」,他從來不花那麼多時間陪我。

所以,我開始要求他陪我,可是,更多的相處時間,卻只是給了我們更多的爭執機會。

一起看電視時,我們爭吵,因為想看的節目不一樣,他把電視讓給我,自己去玩電腦,我們還是爭吵,因為同室相處卻毫無交集的模式讓人恐慌;

他在我身邊挨挨擦擦、毛手毛腳,我們爭吵,因為他讓我覺得自己像充氣娃娃,

我洗完澡穿著內衣內褲在室內晃來晃去,他目不斜視的盯著電腦螢幕,我們還是爭吵,害怕自己沒吸引力的恐慌會讓女人發瘋。

後來,他經常對著我大吼「妳到底想怎樣」,而我總是生氣他這樣問我,我還能想怎樣,我不過是想要幸福、想要他愛我啊!

後來是他先放棄了,於是,我更加以為問題是出在他不夠愛我。

一直到很多年以後,一個好朋友借住我家,我明明很喜歡她、她也是個尊重主人的好客人,可是起先那種好朋友可以盡情聊天的開心很快過去,才沒兩天,我開始懷念房子裡只有我一個人的自在,甚至開始偷偷倒數她離開的時間,那一刻我才發現,也許問題不是出在感情好或不好上,而是我是需要大量私人空間的人阿!

我喜歡半夜起床時,不用考慮會不會吵到同寢的人。

我喜歡亂轉遙控器,不用擔心別人討厭這樣的行為。

我喜歡自由決定吃什麼喝什麼,不用在那裡「你想吃什麼」、「隨便都好」的問來問去。

這不是長大以後才養成的獨立,而是自小的個性,從很小的時候,我就喜歡窩在自己的房間做自己的事,想看一部電影,寧願租DVD在房間裡用電腦小小的螢幕看,也不想在客廳被隨時會經過的家人左一句「妳在看什麼電影」右一句「那個男主角是不是布魯斯威利」打擾……

我知道的,我從小就知道自己非常喜歡、也非常需要一個人的時間,那到底是為什麼,我竟會以為膩在一起的情侶才叫幸福?

我猜,是因為看多了連體嬰似的幸福情侶。

我猜,是文藝電影總演著相愛的兩人是如何在沙發上相依相偎。

我猜,是聽了太多強調「男人愛妳就會陪妳」的理論,於是我以為陪伴才是愛,卻忘了自己有多麼喜歡一個人。

我們總以為我們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是戀人不肯給、不願給、給不起,可是原來,我們根本不夠了解自己。

就像穿衣服,我一直迷戀緊身T恤加垮褲這樣的裝扮,可是我明明是上身圓而下身瘦的人,只要穿件寬鬆上衣配短裙或短褲,就能贏得「妳好瘦」、「妳腿好細」這樣的讚賞,卻偏偏要花大錢買衣服把自己弄醜。

有一陣子,我突然毅力高漲,每天搖半小時呼拉圈又做一百個仰臥起坐,上身終於勻稱了一點,那時我瘋狂購入一大堆合身上衣,覺得自己終於「可以」這樣穿—可是,有什麼不可以呢?就算我的小腹大如孕婦,也沒有人有任何全權力阻止我妨害市容,只是,我的目的明明是讓自己看起來好看啊,那又為什麼卻花大把時間精神把自己弄醜?

因為喜歡,是的。

可是,原來啊,喜歡上不適合自己的人事物,得不到時痛苦,得到了,也不會快樂。

嘿,曾經的親愛的,你現在過得怎麼樣?

多年以後,我終於學到了一點教訓,努力了解自己,然後提醒自己,學著愛上適合自己的人事物,而非擠進不適合自己的框架,為難自己,也為難別人。

希望,你也學會愛上適合自己的人。

祝福。

本文摘自密絲飄的新書
《不愛為何不早說?》時報出版

密絲飄的Facebook


密絲飄的Blog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