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稀有的邂逅:相愛在他鄉

作者:袁皖君

在尋找到Ria之前,我也沒想過要在這本書中紀錄下一個有關愛情的故事。

然而對女人來說,愛情似乎是用來決定命運的一種媒介,即使我們再想打破這個規則,都無法完全逃脫愛情成就了婚姻,而婚姻成就家庭的公式。一次的與愛相遇,最終會引向一場無法預料好壞的婚姻,但我見到每一個為愛為家庭付出的女性,在完全進入回憶當年的那份愛戀時,她們的眼中都閃耀著難得一見的光芒。

對我來說,Ria就是稀有兩字。雖然外在很平凡,但內在思想與情感卻異常豐富。她是學校裡的烹飪教師,在加拿大移民中是極稀有的荷蘭人。我希望她介紹荷蘭傳統菜餚,但她說:「我最拿手的是阿拉伯菜。」阿拉伯菜嗎?這幾乎是兩條平行線、兩條星球軌道,不可能交錯。她在電話中都聽出我的困惑,於是解釋:「我的老公是阿拉伯人,結婚多年,我最拿手煮阿拉伯菜,其實荷蘭菜反而不太熟悉。妳應該嘗試阿拉伯菜,阿拉伯菜非常美味,並且獨特。」

雖然聽到了她的婚姻,但始終難以想像。會是如何的姻緣際會,將這個在荷蘭喀爾文教派教會裡被嚴格教導長大的歐洲白人女孩,嫁給了黎巴嫩長大的中東男子?這又是另一種稀有,反而讓我更想知道她的故事。




Ria與丈夫是在飛機上邂逅的,不過飛機邂逅成就的愛情故事也不少,似乎並不需要驚奇。但她決定參加中東旅行,原因讓人不可思議。「我從小在教會長大,1983年某天我遇到教會的傳道人,不知為何,他突然問我有沒有到過中東。我是個在荷蘭這麼美麗的地方長大的荷蘭女孩,妳知道,並不會特別安排到中東那些地方去旅行。於是我只好禮貌地回應他。傳道人告訴我,他知道上帝對我有一個特別的大計劃會發生在這趟中東的旅行之中,但我沒有特別在意這句話。同一天晚上,我又遇到教會裡另一位牧師,沒想到一見到我,就又問我何時會安排去中東旅行呢?妳一定要去,那會是一趟很特別的旅行。」於是一天之內有兩次遇到教會的牧者提醒,她想:或許真的去玩一趟也未嘗不可。

這趟旅程從荷蘭飛到了耶利歌城(Jericho,聖經裡由約書亞帶兵進攻、繞城七圈而城牆應聲倒地的罪惡之城),又從耶利歌城向約旦(Jordan)飛去,自約旦起飛到黎巴嫩的飛機上,Ria遇到了她未來的丈夫。兩人並肩坐著談了許許多多的事。當時黎巴嫩境內的政局並不穩定,他提議Ria在當地的行程由他陪著,這樣比較安全。Ria是個嚴格家庭出身的女子,這樣信任一位陌生男子提議陪伴旅行與她的本性根本不合。

「但我不知為何居然答應了。」那應該是種非常奇妙的感受,讓她能夠在瞬間相信了這個人。「後來的幾天都有他陪著我玩,我們不停的交談,有非常多話題,從早上聊到天黑。然後我在行程結束後就回荷蘭了。」「回去後怎麼聯絡呢?」「當時沒有辦法打電話,也沒有網路可以email,我只好寫信。但寫信的頭兩封信還被退回,簡直無計可施。當然最後還是靠信件聯絡。後來他來荷蘭找我,我也很掙扎,因為家人朋友都擔心這樣一個阿拉伯男子感覺起來很危險,他們甚至擔心我會被騙去中東賣掉。」但他的誠意與共同的信仰背景打動了Ria的家人朋友,兩個人最終是跨越了差距極大的文化背景而結合。婚後立刻移民到加拿大,又接受了北美文化的洗禮。

阿拉伯文化與荷蘭文化究竟有多大分別呢?「最基本的分別都在生活習性上。比如我們荷蘭家族人口都很多,但房子很小,若要見面的話,親戚會到彼此家中小坐,喝咖啡或是吃點餅乾,從不會留下來晚餐的。但阿拉伯文化不是,飲食是他們生命裡非常重要的一部份,他們用為親友煮一大餐來表達他們的愛。所以有人走進家中他們就熱情的留下人家吃飯,煮最美味的餐點招待。」她說荷蘭人日常生活是相當規律的,比如早餐習慣九點起床喝杯咖啡吃個麵包,過了九點一刻吃完後,中間是絕不會再吃東西的。

荷蘭人雖律己甚嚴,卻是充滿了對家人大量的愛。而阿拉伯文化裡則充滿了熱情與彈性,規則可以變更,但卻同時也過於在乎人與人間的那種敏感微妙的撞擊。比如中東文化裡家族的牽連很深,年輕人可能會在家裡住到存好足夠的錢才會結婚,然後搬出去住。但荷蘭父母卻鼓勵孩子盡早獨立,最好很早就搬出去自立,他們當然也不會插手年輕人婚後的生活。兩種幾乎相反的文化,讓Ria與丈夫都盡一切努力來溝通協調,嘗試將兩人的生活能夠放在同一天秤上平衡。

或許是經過了多年的婚姻生活磨合,Ria是個處事泰然且充滿智慧與獨特觀點的女性。她對於包容另一半的文化付出了相當大的努力,我想這也是因為荷蘭人的那種對於獨立個體的尊重概念,她當然也認為另一半家族那種互動太多的特性讓她有點難適應,但她的做法是去了解在行為背後的動機,出於文化習俗與出自於愛,都可能是可以用來平衡兩人文化差距的重要關鍵。

「就像教育孩子,我也不喜歡太過主導他們的人生,我總認為孩子有他們的學習步驟,如果他們能夠生活快樂,說實在的,是否學了很多才藝或成績有多好都不重要。我在乎的是他們是否做著自己最喜愛的事。」

離鄉背井,當初那個在虔敬的信仰家庭裡長大的單純害羞女孩,為了愛而做了此生最大膽的決定。望著他們掛在家中的合照,美好而樂觀的一家六口,Ria在背後的努力與承擔,上帝怎可能看不見?有時女性表面上是比較犧牲的,但深思一層,或許獲得的都是表面上不易察覺的。比如更早學懂愛與被愛、比如被深愛她的家人依賴、比如經由生活而累積的智慧。比如,一個因為與她結合後,而越發沉穩並且成熟的男人。更重要的可能是,在她個人的事業與人生之外,還能保有一個穩固的家庭,讓她自己也有個避風港可以休息。

荷蘭家常酸甜紅菜 Rode Kool Met Appeltjes



荷蘭人吃得清淡,而且所食用的菜色其實也跟其他北歐國家相似。這道酸甜紅菜是荷蘭人餐桌上常食用的,我覺得這道配菜的智慧處在於添加了各種香料,將原本無味的椰菜變成充滿香氣與酸甜交錯的享受。

材料:

蘋果(切碎)2顆、奶油50公克、洋蔥(切碎)1顆、紅高麗菜(約800公克)、鮮橙汁150毫升、黑糖2大匙、肉桂粉1小匙、肉桂棒1根、丁香2粒、月桂葉2片、葡萄乾100公克

做法:

1.紅高麗菜切絲、蘋果切小丁、洋蔥切碎,備用。

2.取一大鍋,將奶油溶化,把洋蔥與蘋果放入後拌炒一下,煮到軟化,約四分鐘左右。把紅高麗菜絲倒入,加入鮮橙汁,拌勻。加入糖、肉桂粉、肉桂棒、丁香、月桂葉、葡萄乾,轉小火煮30分鐘。偶爾攪拌,直到高麗菜全熟為止。

3.將丁香、月桂葉、肉桂棒拿走,然後把剩下的奶油加入,攪拌到融化為止。

4.煮熟透後便可上桌。這道配菜最適宜跟燉牛肉一起吃。

本文出自《老祖母的家傳食譜:收藏十三國的家常食滋味,來自食物的鄉愁是心頭最入味的美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