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粉紅的淚水

「那不然就離婚吧!兒子給妳!」一場大吵之後,他撂下了這句話,狠狠甩下門便出去了。

她渾身顫抖著,忍住眼淚,緊緊抱著滿臉淚水的兒子。她不能崩潰,她必須在兒子面前堅強。

已經數不清這是第幾次吵架了。金融風暴那年,他被公司解聘。頂著美國長春藤名校光環的他,一向意氣風發,覺得被解聘也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心想反正工作隨便找都有。但年近四十的他,已經過了職場上炙手可熱的年紀,加上經濟不景氣,大環境比他想像的嚴峻許多。找工作快兩年,積蓄也快花光了,仍找不到他滿意的的職位,最後只好區就在一家小軟體公司當個工程師,領著剛好夠過生活的薪資。從此,他的個性就像變了一個人。

以前的他,細膩體貼,現在的他,回到家就眉頭深鎖,對才在念幼稚園大班的兒子,更是動不動就又吼又罵。她總是看不下去,站出來捍衛兒子。

「孩子還小,更何況也不是甚麼大錯!」她小心翼翼地說。

「我管孩子也不行嗎?妳比較會管,都給妳管!」他罵道。

她忍耐著,她想,應該是因為他在工作上不得志,她也只能多包容。為了分擔家計,她開始接一些企劃案,在家一面照顧孩子,一面寫企劃。她有偏頭痛的毛病,這天,她因為前一晚熬夜,頭痛不已,想要小睡一下,晚上繼續趕稿,但他又為了一點小事,對兒子破口大罵。

「你讓我休息一下都不行嗎?」她終於忍不住了,長期以來隱忍積壓的情緒,終於爆發了。極其慘烈的一場大吵。

「那不然就離婚吧!」他說的那句話一直在她腦中盤旋。她還要繼續忍下去嗎?她覺得自己已經到了底限。

她抱著兒子,輕聲問他:「如果爸爸媽媽分開,你跟媽媽一起好嗎?」

兒子點點頭,但一邊擦著淚水,一邊說:「雖然爸爸很兇,但是要和他分開,我還是會捨不得,他有時還是會陪我打電動,下棋……」

她的淚水潰堤……以前,聽到別人說,很多女人為了孩子,總是在婚姻中委屈求全,她頗不以為然,覺得不幸福的婚姻就應該快刀斬亂麻,何必歹戲拖棚?女人要有志氣一點,那麼沒出息,連離婚的勇氣都沒有,難怪被男人吃的死死的!現在,她終於明白那些女人的難處,沒有親自體會那種痛楚,是無法明白的……

大吵之後,他常常半夜才回來,有時還喝得醉醺醺的。他想起兒子的話,只能忍著,為了保護孩子,還沒想到更好的解決方式之前,這是她目前唯一能做的。他可以甚麼都不管,只管自己在外面快活,但她,也不可能丟下孩子不管。她準備著晚餐,等他回來,他半夜回來,一口也沒吃,她也只能再把飯菜冰到冰箱。她洗著他的衣服,打掃家裡,晚上等孩子睡了,繼續寫企劃。她常常寫著寫著,眼淚滴到鍵盤上……隨即又告訴自己,不能軟弱……

母親節快到了,兒子在學校做了一朵康乃馨給她,她忍不住又紅了眼眶。電視上,大街上,充斥著各種母親節廣告,珠寶,大餐……她好想跑到大街上大吼,女人不需要歌功頌德,不需要貴重珠寶豪華大餐,她們要的,只是身邊的人,能體會她們為家庭付出的心血,這樣就夠了……如果她的淚水有顏色,應該是粉紅色的吧!那是椎心泣血的顏色…..她還是傻氣地相信,他的心還是有柔軟的那一面,若能將他的心召喚回來,她仍然願意默默守候著這個家。

天生凡骨
其實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誠實面對自己骨子裡的夢幻本質。不過既然面對了,乾脆就用文字夢幻個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