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們要一起好端端的!

能兼顧夢想和現實的人生,一定很棒吧?

不過,難度很高呢……

如果「削完一顆蘋果的皮而中間不能斷掉」的難度以三分來記、「黏回去看不出破綻」以三十分來記,那麼擁有能兼顧兩者的人生,難度大概有三千分的程度吧?

幾年前朋友推薦我看一部淺野一二O的漫畫 “Solanin”。裡頭講述一群大學時期一起玩樂團的夥伴,出了社會兩年後,因為無法忘懷玩團的熱血歲月,加上投身職場之後的落差,對自身存在的價值產生越來越多的疑問。

當時我一邊看著,腦袋一邊發漲、手心冒汗;「哇~~」「!」「……」的內心旁白配合著表情在臉蛋四周此起彼落。並不是漫畫劇情多曲折離奇、或是女主角背後開了多少玫瑰;把我吸到漫畫格子裡的,是因為每一句獨白和對話,時時刻刻都在我的人生中上演啊。

在北藝大念書時班上的同學個個都有一手好功夫,興致一來就唱一句響徹雲霄、好笑的梗一開口就找不到開關停下來、彼此互虧的瘋話如果記錄下來直接就是個短劇……在學校裡待上一天,看到的比一集電視節目還精彩呢。

但是,愈到畢業,大家就愈徬徨了。畢竟我們的未來,不像一般人有一個明顯的標靶裡的準心,深呼吸、閉氣、手腕微甩,「豆!」正中紅心。沒有。學表演的學生,眼前的道路是一片大海,但我們的偶像是天上的月亮和星星;要怎麼上去?完全沒有概念。

和老公認識之後,花了好久的時間籌備「深白色二人組」的第一張專輯。我們一起寫歌、到朋友的錄音室錄音,錄完之後會一起去看漫畫、開車到海邊喝咖啡、到燒烤店吃宵夜。然後發片了,參與了只聽過沒見過的企劃會議、定裝、拍 MV、上電台進攝影棚、跑校園演唱、和錄專輯的朋友一起組團到河岸留言表演。

然後一起檢討了下一張要改進哪些地方。然後老公自己花了幾百萬,蓋了自己的錄音室。然後寫歌、錄音、錄完去吃半夜燒烤、海邊喝咖啡、蹲漫畫王……一切重來一次。

然後第二張宣傳期結束了。老公到唱片公司和老闆開會,自己提解約。

該不該追逐夢想?要追到甚麼地步?何時該對自己說,「放手吧」?

走出體制的框框是不是就能找到自由?每天按時打卡上班的朋友曾經羨慕:「啊你們可以去看早場的耶,都沒人跟你們搶,不像我們一下班就要努力殺到電影院~~~」或是「我也很想跟你們再待晚一點啊,可是明天早上要開會不能遲到……真羨慕可以睡到自然醒啊……」(好吧,自然醒的這部份真的挺不賴的)。然而,朋友沒看到的是,沒有下班時間,所以無法義正辭嚴地不接工作電話、因為一起做同一件事而無法界定「幾點到幾點不要討論工作」而無時無刻不受壓力影響;當生活和工作的界限變得模糊、夢想和各種現實的壓力綁在一起時,辭掉工作,真的就能得到想要的自由嗎?

到現在,我還是常問自己,那些熱血的青春記憶,究竟是帶著我們ㄧ步步走出低潮期的希望?還是當人想逃避貧乏的現實世界時,不得不依賴的虛幻陷阱?Solanin 指的也是一種會在身體裡累積的、因為妥協和放棄所產生的毒素;累積的越多,若無法即時在矛盾和兩難的困境中脫困,就會走向幻滅。

解約後,其實我很想再衝,但真的不知道自己的頭皮還有沒有那個硬度,可以繼續撞牆(真的好硬喔)。雖然我還是不知道怎麼做,但無論如何,起碼我不是一個人。

回來之後,老公意外得到唱片公司音樂總監的工作,忙了起來。專輯暫停了,但生活得以喘息而繼續了。我們慢慢開始像一般的生活一樣:很珍惜週末,帶著相機出去玩,然後在黃昏的車陣裡等著回家;寫了一首新歌,但因為下班都九點多了,只好等週末再錄音。之類的。

專輯還要做嗎?我心裡的問號大到快把房間撐爆了。不知道是不是注意到牆壁上的裂痕,老公有一天突然語重心長地跟我說:「我說上班啊,」

「怎樣?」因為特別在意,所以語氣更要淡定。

「會讓人失去自我的獨特性呢。」老公說。

「即使你上班的內容是你的興趣也是一樣嗎?」

「是啊,」老公點點頭:「所以我決定了,專輯還是要照走。」

在下一秒我熱情擁抱他之後,中間發生了好多事情,但一路嘗試、錯誤、再嘗試,到了現在,除了籌備中的深白色二人組第三張專輯,我們又和兩位合作多年的好友組了一個新樂團「好端端」。

前陣子我和朋友開車到海邊玩耍,她們起鬨要一個準備參加試鏡的年輕男孩在大家面前唱歌,小男生有點害羞,手插口袋、故作鎮定的低著頭站在一旁小小聲,漫不經心的哼著,我餘光瞄向他,心裡想著:「以前我就是這樣的。」然後不知為何,有一天我衝動在FB上傳了一封訊息給他,告訴他其實他的型很棒,對自己再有信心就更完美了。其實這個世界並不友善,當你不夠堅強時,願意停下來等你的人,會越來越少。不如先盡情的衝刺吧!等到用盡全力唱到荒腔走板了再等人來丟飲料罐也不遲啊。

「嘿~以上就是姐姐的覺悟喔。」我真想拍拍他的肩膀這麼說。

從第一張專輯的籌備期算起,到現在也有七年的時間了。七年讓女孩變成了太太。

過程中的美好是偶爾知道你唱的某首曲子,曾走進誰的生命中。

過程中的不順讓我們看清了很多事情;糾結後,反而心態上解脫了。

“Solanin” 裡有一句話:我覺得所謂成人就是「好吧,算了」凝結而成的團塊。

如果市場已萎縮到就算銷售數字排名第一也發不了財,乾脆爽快的做自己喜歡的音樂吧。逆風高灰~衝啊衝啊(握拳)!

太太覺得能和老公並肩同行,這輩子真的很幸運。至少我們沒有被迫在現實和理想間抉擇,我也知道,願意為夢想打拼的老公,看遍各種不同尺寸的大小眼,如果單純回復到他原本受人尊敬的「老師身分」是不用承受這麼多的。如今你成了橄欖球隊隊員,有世界上最厚實的肩膀。

謝謝一直以來喜歡看端端專欄的朋友,如果端端的心情你想用聽的,這個週末(十二號)的下午兩點半,好端端會在「寵愛女人節」的台上唱給你聽喔,若你真的來了,也請讓我知在這段時間,我們不知不覺中相互陪伴著,讓我謝謝你、抱抱你。

寵愛女人節



端端
創作團體「深白色二人組」主唱。中廣音樂網ihappy DJ。雙子座太太,買菜舉棋不定,老公捉摸不定。出過兩張專輯,並擁有職業花藝設計師證照。專長是旁敲側擊、左右逢源地亂用成語,得出個人專屬的後現代解構文字趣味;搭配連任教美術老師三十年的父母也望塵莫及之素人扭曲畫風,跳躍性地分享小女孩太太天馬行空之新手主婦的大無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