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與粉紅的愛恨情仇

自從父親在十一歲那年娶進繼母後,原本並不排斥粉紅色的我,就變得越來越討厭粉紅色。

由於配合繼母的喜好,新房被佈置成類似芭比娃娃的真人樣品屋,床單由深粉紅色的蕾絲製成,搭配淺粉紅色的床裙,連壁紙都是淡粉紅,更誇張的是天花板還懸掛著超浪漫的公主帳。

或許因為不是父親期待中的兒子,也可能天生我不討喜,父親對我這獨生女的態度跟對待下屬差不多,反倒是小父親十二歲的繼母比較像是掌上明珠。相較繼母的芭比房,我的房間則類似臨時行軍落腳處,睡床由木製餐椅拼湊組成,春夏秋冬的衣服加起來不超過二十件,除了這些物質的表象之外,父親還長年要求我剪短髮,更從不買洋娃娃一類的玩具。

不知是因為天性原本就man,還是由後天薰陶而成,總之童年的我身上找不到一絲女孩味。

當時父親的工作性質常需出國,一年大約有十個月不在家,因此他再三叮嚀我:必須負起保護與照顧繼母的責任。現在想起來委實覺得可笑,但童年的我卻認真的執行父親的意志,並開始以騎士精神自許,在家打遍蟑螂蜘蛛、在校打遍掀女同學裙子的臭男生。

那時同班有位揹著粉紅色書包、用粉紅色的鉛筆盒的女生老是被男生欺負,然而卻從不反抗,也不願向老師告狀,只老哭著躲到我身後尋求保護;而在家中,繼母也像是個情緒化的少女,每天總是為了點芝麻綠豆小事找碴哭鬧,總是要百般勸慰才能平靜下來。

在我的少年時期,粉紅色就象徵「依賴」,而依賴就是無用與找麻煩的代名詞,於是我開始偏激的排斥粉紅色,正如同我越來越厭惡那些需要她保護和安慰的眼淚。

青春期暫居親友家,大人老是要求我幫忙「做家事」、「顧嬰兒」,只因我是個女孩,而男孩卻能自由自在的玩樂,這讓我非常討厭自己身為女性的事實。成年後的我刻意獨來獨往,避免與人做太深入的交往,只因害怕又有人要我去承擔什麼。

即使談了戀愛,我也下意識的避免依賴男友,雖然心中明明渴望被保護,但因為不懂撒嬌也不擅長溝通,最後把自己搞得疲累不堪,更把彼此的距離越推越遠;對於女性朋友,我則不知該如何相處,雖然她們既獨立又平和,總之我像是異世界的生物,和哪個性別都格格不入。

還好,隨著年齡的增長,除了皮膚鬆弛以外,多少也慢慢長了一些智慧,我開始察覺到自己的問題,並且學著面對,終於,我慢慢明白:

依賴人其實並不可恥,只要也懂得適時回饋。

溝通非常重要,話放在心中別人永遠聽不到。

超出能力範圍的要求就坦白的拒絕。

當個女人其實很棒,可以堅強也可以溫柔,而且我私心認為,女人的韌性要比男人強多了。

嬌嫩的粉紅色是由充滿生命力的紅色與清爽的白色所組成,所以粉紅色不僅只是夢幻浪漫,其實也可以是包容與溫暖。

從極為討厭到接受粉紅色,對我來說就像是刺蝟慢慢卸下身上的刺,學習如何認同「女人」這個身分角色,以及接納自己與別人的過程。雖然我想我這輩子還是不會買粉紅的衣服,但至少我學會欣賞能將粉紅色穿的好看的人。

凌茜粉絲團

新書預告: 《放下過去,不是放棄自我》

凌茜六月即將出版新書,不再為愛妥協,愛自己的女人都該看的一本書。

姊妹淘Pink Power讀冊會:凌茜推薦

一、歡樂之家\作者:艾利森.貝克德爾

以譏諷的黑色幽默敘述作者成長的故事,圖像小說的風格特殊,文筆充滿智慧,值得一看。


【想看更多到讀冊】




二、小王子\作者:聖‧修伯里

我心中人手都該有一本的聖經,所有關於人生與愛的哲學都在裡面。


【想看更多到讀冊】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