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舊情人,你到底想幹嘛?

幾個女生朋友聚在一起,做雜誌上的心理測驗。

測驗的題目是「妳會吸引哪一型的男人」,我們認真照上頭的問題計算著分數,做出來的結果,有人會吸引宅男、有人會吸引大男人、有人會吸引玩咖、還有人會吸引前男友。

「幹!這真的超準!」做出來的結果是『會吸引前男友』的貝塔不斷尖叫:「那傢伙前幾天晚上又莫名其妙傳簡訊給我了!」

「傳了什麼?」我皺眉。「他又想幹嘛?」

「鬼知道他要幹嘛!」貝塔仍然在尖叫:「當初說不要聯絡的是他,現在傳簡訊的也是他,祝我什麼新年快樂,屁啦,老娘看到他的名字,整個就快樂不起來好嗎!」

「失去了才知道珍惜,男人不是都這樣?」測驗結果是『會吸引玩咖』的小優冷哼了一聲,做出非常符合她的測驗結果的見解:「我告訴妳,男人天生就犯賤啦!」

男人是否天生犯賤,這點還有待查證,但可以確定的是,女人絕對不如表面上那樣理智。被貝塔稱之為「那傢伙」的男人,是她曾經深深愛過的對象,他們交往沒半年,男人就劈腿了,還對她講出「我還是很愛妳,如果妳不介意,我們可以不要分手,只要『她』不知道就行」這麼王八的話,當然,貝塔沒有答應,於是兩個人就分手了。

分手傷的是心,如果是因為別的女人介入而分手,傷心之外還傷了自尊。

貝塔著實痛苦了一陣子,吃不下又睡不著,還輾轉求助於另一個長期看心理醫生的朋友,才在藥物的幫助下回歸正常生活。

然後,貝塔認識了另一個男孩,循「正常程序」曖昧了一陣子,男孩終於表白了。

貝塔本來是要答應的,只是依據「正常程序」,女孩子總要偽作矜持,考慮個兩天再做答覆。偏偏就在這該死的兩天裡,劈腿男好死不死傳簡訊來了。

簡訊的內容從敘述自己最近的不開心開始,最後一句是:「也許,妳才是真正適合我的人。」

貝塔於是被徹底惹毛了,她心裡的OS是:「當初劈腿的是你,現在又傳這種簡訊,到底想幹嘛?」

抱著「我回傳簡訊只是為了弄清楚他想幹嘛」的心態,貝塔回傳了簡訊,劈腿男立刻撥了電話來,約貝塔見面。

抱著「我只是跟他吃個飯看他想幹嘛」的心態,貝塔赴了約,劈腿男請她吃了一頓超美味的日本料理,然後約她上陽明山看夜景。

抱著「我吃了他那麼貴一頓飯總不好吃完就翻臉不認人」的心態,貝塔答應了,劈腿男把她車上了陽明山。

上了山之後自然就看夜景,看完夜景自然順道洗溫泉,洗完溫泉自然順道過夜……任憑貝塔再怎麼強調自己原本只是抱著「想知道他到底要幹嘛」的心態,都很難解釋為什麼最後卻幹了別的玩意兒。

然後,在劈腿男不斷強調「我覺得好像還是妳最了解我」、「我好懷念以前和妳在一起的甜蜜時光」的甜言蜜語下,再加上兩人都上了床,於是也就順理成章的復合了。

接下來的事, 大家用膝蓋想都猜得到, 復合沒半個月, 劈腿男又劈腿了—噢,不是,是腿根本沒合起來過。他和當初那個小三還在一起。貝塔崩潰的逼問他到底想怎麼樣,劈腿男卻放了大絕,他說:「我哪有想怎樣?當初我就說過了,我很喜歡妳,但也很喜歡她啊!」

當然兩人又分手了。可是如果說第一回分手會讓貝塔想死,那這回的分手貝塔只想讓對方死,上次是傷心委屈難過,這回貝塔只覺得火大火大超火大—要到這時候,貝塔才覺得自己根本是鬼遮眼了,她早就已經過了為對方茶飯不思的失戀期、她早就已經轉移了目標,就算還有那麼一點感覺,也早已稀薄的像青康藏高原上的空氣一樣,她到底為什麼要跟這個已經不愛的男人復合?

我想,是因為舊情人的身上,有著新情人無法給妳的東西,那就是洗刷冤屈的機會。

無論時間過去再久,對於過去失敗的戀情,女人都還是耿耿於懷的。

女人對舊戀情的介意,不是因為放不下過去,而是因為對未來有寄望,才會那麼努力想找出失敗的理由,作為前車之鑑。

是我不夠漂亮嗎?可是外表會隨著時間老去啊,個性才重要不是嗎?

是我不夠會撒嬌嗎?可是除卻那些狐媚功夫外,我是真的關心你啊!

是我脾氣太差嗎?可是我有口無心啊,而且每次我發脾氣,還不是因為太愛你?

我們不是不知道自己的缺點在哪裡,可是要我們承認,因為那些情有可原的小缺點,活該我們失戀,我們卻不服氣。因為,我們或許不夠漂亮溫柔、不夠會撒嬌,但那顆真心,卻是不輸給任何一個人的!即使在深刻的檢討後,我們承認了自己要對失敗負起一定的責任,但潛意識裡,我們還是覺得自己是冤枉的,是對方不懂我們的好!

所以,舊情人的回眸,就給了我們洗刷冤獄的希望。

劈腿的男人回來找妳,妳會覺得「終於想清楚了吧,我比那個女人好太多了」。

當初堅決分手的男人回來找妳,妳會覺得「失去了才知道我的好」。

對女人而言,路邊被搭訕或夜店的豔遇,受肯定的是外表,但前男友的回眸,受肯定的卻是整體。他到外頭轉了一圈,見了各式各色鶯鶯燕燕,最後卻依然回頭來找妳,只差沒對妳大吟「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妳嘴裡雖然說不相信,但心裡怎麼可能不偷偷得意?

就是因為心裡偷偷得意起來,所以很多女人因為舊情人的一點小動作就坐立難安,不停自問、或找朋友討論「他到底想幹嘛」,可是我不得不說,男人多半沒想幹嘛,他會在半夜敲妳MSN,很可能只是那時間沒半個人在網上,他會在過年傳簡訊祝賀妳,很可能是因為那是連發罐頭簡訊,而他連妳的號碼還在通訊錄裡沒刪掉這件事都忘了。

女人要主動對一個男人、尤其是前男友示好是很難的,因為害怕被拒絕,但男人要對女人示好卻容易得多,看看路邊那些搭訕的男人就知道,他們被拒絕慣了,臉皮比流浪漢的腳皮還厚,根本不當回事。

大多數的時候,他只是無聊,根本沒想幹嘛,是妳又希望他做些什麼、又希望他什麼都不做,才會不停的問舊情人「你到底想幹嘛」。

面對舊情人的示好,也許我們該在乎的,從來不是「他到底想幹嘛」,而是「妳還愛他嗎」?

如果還愛,那麼這也許是個機會,就算最後只是再一次的失敗又何妨,說得直接點,找一個新的人,也不一定會成功。

如果已經不愛了,那還管他到底想怎樣,就算他痛定思痛、真的認為還是妳最好又如何?他認為妳最好,也不保證下一個男人也會這麼覺得。

在戀愛裡,最辛苦的莫過於猜測對方在想什麼,而為一個妳根本已經不愛的人,去忍受這份辛苦,再我看來,是比努力愛一個人卻失敗更不值得的。

本文出自《
不愛我,為何不早說?》時報出版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