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分手後才懂的體會

他們原本一切都很好,五年的感情一路走來風平浪靜,雙方的家長相處和睦,原本該理所當然的結婚、生子,過著柴米油鹽醬醋茶,吵吵鬧鬧但平淡幸福的生活,至少,她曾經這樣以為。

某天,她偶而無聊的去翻閱他的臉書,才發現裡面多了一批照片,裡面是他與公司同事聚餐的合照,特別引起她注意的,是合照裡有張他與某個陌生臉孔的女生的單獨照,他們公司的同事她幾乎都看過,卻從沒見過這個女子。

「新來的特助。」他輕描淡寫的解釋:「才來三個月,妳當然沒見過。」

「怎麼你跟其他同事都是大合照,唯獨跟她是獨照呢?」她帶點懷疑的問。

「我們坐在一起,剛好有人拿起相機拍了下來。」他笑了笑:「要是我跟她真有什麼,我會笨到把照片放到臉書嗎?」她想了想覺得有道理,只是那張照片中女子臉上的某種神情,讓她隱隱的有些無法釋懷。

隔了一個月,她發現那張獨照已經從他的臉書刪除,他說:「我想既然妳介意,不如就乾脆把它刪掉。」

「我沒像你想的那麼小氣,而且我不相信你敢不愛我。」她開玩笑的說,他舉起手敬禮:「我們當然一心敬愛偉大的太后陛下。」但她卻發現他臉上一閃而過、無法形容的某種神情。

※※※※※※※※※※※※※※※※※※※※※※※※※※※※※※※※※※

最近他很忙,留在公司的時間越來越長,忙到連假日也得出差加班,陪她的時間縮水不說,相處的品質也跟著下降,每次碰面他不是心不在焉的玩手機,不然就是有一搭沒一搭的聽她說話,但他對她還是那麼呵護備至,溫柔到讓人無法懷疑他的心早已遠離。

那個禮拜天他同樣要到中南部出差,於是她約了朋友在華納威秀看電影,朋友遲到了,她卻看見他跟照片中的女子手挽著手,笑得好開心的從她面前走過,當下她腦中一片空白,直覺的往反方向閃躲,就像受了傷的動物一時無力反擊,只想先躲在暗處療傷。

後來她跟他攤牌,他爽快的坦承了一切,他說他真心的愛上那名女子,那女子也愛他,他們不是玩玩。

她試過很多種方式挽回,但他說:「其實我覺得,分開對妳我都好。」

她痛恨那對「狗男女」,然而再多的恨都不能改變事實。單身了一段時間以後,在寂寞的驅使下,她跟一個追了她許久的男人在一起,憑良心說,她並不那麼愛他,但他卻是真心待她好,視她如掌中珍寶。

某天上床後,男友突然對她說:「我覺得妳好像沒有很愛我。」

「怎麼說?」她楞了一下。

「不知道,反正就是感覺。」

「我當然很愛你,不然幹嗎跟你在一起,你亂說話,我要處罰你。」她笑著給男友搔癢,釋懷的男友也跟著吃吃笑了起來。

這時她卻突然從臥室的鏡子中看見自己的臉上有種熟悉的表情,她曾在前男友、以及照片中的第三者的臉上,看過與現在的自己一模一樣的神情。

現在她終於明白這神情的含義:象徵著謊言,混合著狼狽、愧疚、不安以及心虛,衷心害怕被拆穿卻又希望有人能給自己狠狠的一巴掌,霎時間她突然原諒了前男友與那位第三者,並且體悟到愛情中非黑非白、不可言道的秘密。

凌茜粉絲團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